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民宁靠天不打农险伞海南农业险处境尴尬【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38:09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会商宝农业林业网导读]8月初,强热带风暴“飞燕”来袭,虽然在海南境内待的时间不长,却已导致不少农户受灾。

在灾害面前,农业保险是“三农”的保护伞。“十二五”期间,我省将投入5.5亿元,以每年10%的比例扩大农业保险保费补贴试点规模。

财政补贴持续增加,政府对农业保险表现热情。然而,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农民对农业保险反应冷淡———

大棚瓜菜、烟叶、奶牛3个险种,一张保单也没有;甘蔗、玉米、制种水稻3个险种,投保完成率不足3%。这是今年我省农业保险承保工作截至7月底的最新数据。

农民有需求,保险公司有市场,政府很重视,这本应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为何农业保险的现实却是———保险公司抱怨无利可图,农民不满保险结果?

农业险

要不要买

8月初,强热带风暴“飞燕”来袭,虽然在海南境内待的时间不长,却已导致不少农户受灾。

省保监局提供数据显示:“飞燕”过境,全省农业保险报案97起,涉险品种包括橡胶、香蕉、水稻等,预估赔款3917.8万元。

“研究表明,农业保险发生赔款的风险是财产保险赔款的10倍。农业经营风险高,购买农业保险可以适度分担农户的风险。”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表示。

镜头1

没买农业险

台风刮走20万元

强热带风暴“飞燕”过去一个月了,文昌市文城镇的蕉农许环纲每天带着一帮小工忙着修复被风吹毁的木桩,木桩可支撑香蕉树应对下一次风灾。

“台风一来,3米高的香蕉树都能吹倒,打桩固蕉可减少损失。”许环纲说。他的100亩蕉园也因“飞燕”遭受损失,三成香蕉树倒了,损失近20万元。

由于没有购买农业保险,许环纲必须要自己承担全部损失。一时之间,他很难拿出大量现金去购买新苗重新种植,生产陷入了困境。

镜头2

投保2万多元

获赔12万多元

同样是种植香蕉,同样是遭遇“飞燕”。

澄迈县蕉农吴明心理负担比许环纲轻松不少。吴明连续10年为自己种植的香蕉树买保险。今年为150亩香蕉投保,保费为2万多元。

8月初,遭遇“飞燕”,吴明的香蕉树损失近4成。经保险公司最终定损:损失香蕉树7200株,初步计算赔款12.24万元。

“搞农业不容易,天天盯着天气预报,一听说有台风就提心吊胆,经常紧张得睡不好觉。多亏我投了农业保险,不然受灾后,什么都没了,哪里还有钱购买蕉苗和肥料再开展种植。”吴明说,他将利用这笔理赔金去重新购买一批香蕉苗。

“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拿到了理赔款,我心里特别高兴。”8月22日,拿着理赔支票,临高县临城镇美台村民张新光激动地告诉记者。

8月2日,受“飞燕”影响,临高县共有25户农民和专业户受灾,人保财险海南分公司把156万元政策性农业保险金发放到了受灾农户手中,让受灾农户挽回了一部分经济损失,及时投入生产。

农业险为何两头不讨好

推进农民保险意义重大,各级财政补贴力度逐年增强,2010年-2013年,各级财政分别支出6910.55万元、1.38亿元、2.61亿元(预算)。

但是农业保险始终躲不开一个困局:海南农民参保积极性不高。

“能繁母猪、商品林、橡胶树保险正逐年萎缩,甘蔗保险的量一直上不去。”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介绍。

海南农业保险各险种的投保率统计显示,2012年,投保率最高的是橡胶保险,投保面积约为全省种植面积的一半。今年农业保险承保工作开展至7月底,大棚瓜菜、烟叶、奶牛3个险种,没有一张保单;甘蔗、玉米、制种水稻3个险种,投保完成率不足3%,农业保险遭到冷遇。

记者采访发现,农业保险两头不讨好。一边是保险公司在推广时有顾忌,不愿意将业务做大,担心亏损。一边是农民觉得买保险不划算,心存灾害不会发生的侥幸心理。

一头是保险公司:

利润低风险高,难赚钱

“农业保险呀,来了个‘飞燕’,今年又亏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澄迈点负责人李友模接受记者采访时,脱口而出。

在李友模看来,农业保险是一种收费低、风险大、赔付率高的险种。由于自然灾害的不可预期性,保险公司从技术上无法回避风险,往往是一个灾年就能吃掉以往数年的基金积累。

多位保险公司理赔人员称,保险公司承保农业保险的压力很大,能赚的只有林业保险,其他的一旦发生大灾可能出现巨亏。由于担心入不敷出,保险公司不愿意将业务规模做上去。“以近期南繁制种水稻险为例,当年保费收入总共才8万多元,灾害天气后,保险公司赔了107万多元。”

一头是农企农民:

理赔少速度慢,不划算

省农业厅南亚办副调研员刘明彬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参保交的保费比较高,赔付又少,农民存在侥幸心理,不愿意投保甚至主动弃保。”

理赔金还没成本高

一场台风,香蕉树就可能全军覆没。由于风险高,农民亟需保险公司分担风险,香蕉种植大户对于农业保险并不陌生。

“2008年和2009年,我曾给香蕉投过保,扣除政府补贴的3成,每株蕉苗保费约1.1元,15万株蕉苗共投保16万多元,感觉不划算。”澄迈蕉农黎吉东说,这几年,他再也没投过保。

究其原因,主要是香蕉种植管理成本大幅飙升,而赔付金额始终没有增加,蕉农觉得投保不划算。

黎吉东说,算上人工、农药、化肥等成本,现在每株蕉苗的种植管理成本达50元。而保险公司开出的赔付金额太低,今年虽然已从一株赔10元提升至一株赔20元,但仍达不到生产成本。

由于香蕉保险赔付低,保险的吸引力在逐年下降。2010年、2011年、2012年的我省香蕉保险承保面积分别为:3.01万亩、2.16万亩、1.65万亩。

理赔程序多速度慢

“2008年买过一次母猪保险,那一年出险后,赔了几万块。但是,从报案到理赔金下来,总共花了一个多月,理赔金还分几次才到账,太麻烦了。”海南金牧园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夏祥政称。

另外,母猪出现死亡后,由于保险公司需要勘查现场,死猪暂时不能移动。如果是有传染病的母猪,可能发生疾病传染的风险,没人会等到保险公司来了再处理死猪,所以保险买了也是白买。

据了解,以2011年台风“纳沙”为例,由于灾情严重,涉及面广。仅就勘查情况的环节,人保财险理赔人员就马不停蹄地跑了2个月,才将出险情况弄清楚,理赔金的发放速度则更慢。

小散户被拒之门外

澄迈县金江镇海仔村村委会黄琼村母猪养殖户林鑫波目前经营着一个小型养猪场,有1800多头猪。

“听说有母猪保险,由于我们的养殖技术不高,每年都有猪病死,希望买保险分担风险。但是,我跑了几次保险公司的营业点,咨询是否有养猪方面的保险,对方都说还没有开展这个业务。”林鑫波有点烦。

后来,他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保险公司不愿为小养猪户承保,因为小养猪户保单利润薄,理赔分散,人力成本高。

与林鑫波情况相近,儋州石屋村的橡胶种植户潘金凤,家里有1000株橡胶树,由于种植面积分散,保险公司不愿意为其承保。

据悉,海南的橡胶林中,有一半左右是民营橡胶,多存在种植分散的问题,因此他们也都被排斥在了农业保险之外。

有农民不知农业险

“种香蕉也能买保险吗?”文昌市公坡镇蕉农韩文丰疑问,他们家每年都会种植几亩香蕉树,收获后便拿到市集上销售,一年也能赚上万元。“2011年台风把我家的香蕉树都刮倒了,那年白种了。”韩文丰说。

省保监局在对农业保险进行专题调研时发现,许多农户仍然不知道有什么险种,不知道如何投保、如何理赔。如香蕉保险2007年已经开展,但至今有些农户仍然不知道。

人保财险负责农险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水稻为例,每亩保额360元,保费由中央、省和市三级财政补贴75%,稻农只要自缴保费25%,农民早造、晚造需要自缴的保险费用分别为4.05元/亩、5.04元/亩,但仍有很多农民没有投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知道有水稻保险这个险种。

农业险怎样叫好又叫座

1.亟需建立

大灾风险分担机制

“农业生产风险大,如遭遇台风,农业全面受灾。所以,对于商业保险公司来说,农业保险是不可保的。但是,考虑到农业是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国家仍要求推进农业保险。”省保监局财产险监管处处长徐伟刚说。

人保海南分公司从1980年代开始,尝试在海南推出农业保险产品,不过一直不太成功,原因就是风险太高,常亏钱。

该公司先后开办了橡胶、香蕉、西瓜、林木火灾保险等业务。但一算账,1985年至2006年农业保险累计保费收入5861.93万元,累计赔款支出5225.4万元,扣除必要的经营费用,海南农业保险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海南市场小,农业保险经营受限,难以分散风险,经营不容易成功。我认为,保额低、保险费率高、理赔时间长等都只是表面现象,解决海南农业保险投保率低的问题,先得建立大灾风险分担机制。”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庹国柱说。

庹国柱进一步解释,农业保险风险大、成本高,没有政府财政的支持,纯商业保险难以发展。2007年后,海南推出政策性农业保险,但是由于风险分担机制没有建立,政策性没有得到很好体现,只是多了一些农业保险的保费补贴。人保财险作为商业性保险公司,可以少赚钱不赚钱,但不能持续亏损。没有建立大灾分担机制,业务做得越大,风险越高,亏损概率越大,这就是他们推进农业保险积极性不高的原因。

近年来,随着中央、省、地方三级财政对农业保险的保费补贴力度增加,农业保险的参保人数、保额增长明显,意味着保险公司承担着更多风险,亟需获得风险分担。

目前,北京、上海、安徽、浙江、江苏等地都有不同的大灾风险分担机制。浙江与海南一样采用“共保体”运营农业保险。浙江省“政策性农业保险共保体”由10家在浙商业保险公司按股权认购的方式组成,实行“单独建账、独立核算、赢利共享、风险共担”。浙江省财政对参加政策性农险的农户给予45%-90%的保费补贴。同时,赔款在保费2倍以上的,财政按比例承担赔款。

承保风险在制度上有了保障,保险公司才敢干,才愿意积极去销售农业保险。

2.从保成本

提升到保产量保收入

有了风险分担机制后,如想提升农户投保的积极性,必须从农户的需求出发设计保险产品,如提高保额、降保费等具体优惠措施。

有关专家认为,鉴于当年我省农业保险的保额水平比较低,现阶段不宜实施强制保险,而应实行低费率,让农民觉得买保险很划算。要想实行低费率的农业保险,只能由政府进行补贴。我国目前对农业保险经营机构除了免征5%的营业税外,并未给予其他税收优惠待遇。

长期来说,提升农业保险的参保率、扩大保障覆盖范围,我省农业保险必须提高保额。

庹国柱介绍,我国各地一般都是承保作物的物质成本,保险金额比较低,只相当于产量的30%-40%。比如一亩水稻产量在1000斤以上,收入超过1000元,但各地设定的保险金额只有350元-450元,农民普遍有意见。

“农业保险如何最大程度地惠农,我觉得趋势是提升保额,从保成本模式转变为保产量、保收入模式。”庹国柱表示。

种植业保险保产量,实际上是承保农户种植的某种作物平均产量的一定比例,这是发达国家农作物保险通常采用的方式。

保产量可以有效提高保险保障水平,但相应的保险费就高了。

比如在保成本的情况下,水稻保险的费率假如是6%,一亩水稻的保险金额是360元,保费就是21.6元(政府出16.2元,农户出5.4元)。现在要保产量的70%,亩产1000斤,保险金额按照一斤稻谷一元钱计算,保险金额就是700元,在相同保险费率的条件下,每亩保费就提高到42元。政府仍然补贴75%的话,同样一亩水稻,政府就要出31.5元,农民出10.5元。这对政府和农民保费负担的影响是明显的。当然,农民在遭受同样灾害时,能得到的赔偿数额也会大大提高。

“未来,如果农业保险无法过渡到保产量或是保收入模式,农户投保的积极性仍然无法提高。”庹国柱说。

四川广元市今年将新建50个畜禽生态养殖小区项城

仙林国际花园楼盘简介仙林国际花园楼盘怎么样消防泵

研发做强了的长安不会出现长期下滑笔洗

用机械化保障菜篮子太仓农业两大工程示范全国xDS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