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凌乱风月梦里不知身是客

发布时间:2020-03-24 10:44:51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听弦外,那三千的痴缠。若花怜,落在了谁的指尖。演尽一场风花雪月后,豁然醒来才发现不过只是做了一场梦,台下观众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楔子

文/苏凉生

一、【听弦外,那三千痴缠】

二月的洛阳,清凉的天气,来来往往的人不断的穿梭。夏黎抱着她的古筝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个女子从小就喜欢走路,用她的话来讲:我真希望这条路永无尽头,就这样没有目的的走下去,就不会要去面对人生那么多的事。看着身边不断擦肩而过的人,夏黎无奈的笑笑,或许这条路上奔波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难堪的一面吧。

夏黎,不是属于那种让人一见就难忘的女子,但是身上却有着一种让人安静的气质。不知道这种气质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培养而成的,或许是弹古筝的女子身上都有一种清新,典雅的气息。又或者是吸纳这个传承了几千年的古老城市的气息。

坐在湖边的椅子上,夏黎抬起头望着天空。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夏黎不想回家。别人都很羡慕夏黎的一切,有着优裕的家庭背景,又能弹得一手的好琴。可是这一切对于夏黎而言不是她想要的,这样每天不断重复的枯燥生活就是一种重荷。这个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女子,却不像她那表面那样安静,心里早就盼着有一场属于自己的旅程。

回到家,夏黎正准备上楼,就听见母亲的叫她:黎儿,怎么这么迟才回来,琴弹得怎样了?下周你就要上台演出了。夏黎忍住内心的烦躁道:妈妈,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母亲笑着:恩,那就好。夏黎一直是林可的骄傲,遗传了她的音乐细胞,在很小的时候就对音乐很敏感,能很快的就掌握乐谱的调子。林可是一名音乐家,在洛阳这座城市小有名气。她一直想要把夏黎培养成一名优秀的音乐家,夏黎不管是对钢琴也好,吉他也罢,都有极高的领悟。但她却对古筝情有独钟,夏黎的父亲却极其反对女儿走那条路,夏家从夏黎爷爷那里起就是企业家。

夏黎作为夏家唯一的孩子,将来做的当然是继承夏家的企业。这些年来这样的争执不断,两种不同的教育方式常常让夏黎压抑的想逃离,夏黎不想要做什么音乐家也不想和父亲一样做一个企业家。只是父母安排的一切,夏黎是个孝顺的孩子,不想和父母争执的太多,渐渐接受了这样的生活和教育。夏黎的梦想就是去西藏,那里有着让她安心的草原,还有着传延了几千年那神秘的佛教和那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的布达拉宫。

望着房间放满了乐谱,夏黎就像抓狂。她只想做一个自由平凡的女子,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已,人生就是如此的奇怪,自己羡慕着别人却不知道反之别人也在羡慕着自己的一切。

重重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夏黎此时的脑袋里就像这纯白的天花板,一片空白。夏黎感觉到自己总有天会逃离这个地方,这个束缚了她这么多年的地方,梦里再一次发现自己站在那无尽的草原上,抱着自己的琴,风吹乱了一头长长的三千青丝。

下面我们请夏黎小姐为我们弹奏一曲名曲【高山流水】,夏黎微笑的走上台中间,行云流水的动作,把这首名曲演绎的淋漓尽致,台下林可一脸的笑容,写满了赞赏和喜悦。夏黎冷眼看着这一切,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眼光扫过全场的人,却在第一排定格了,全场的人只有他那样的波澜不惊,只是用眼睛静静的看着夏黎。夏黎这么大从未谈过恋爱,追求她的人自然不少,却没有她所喜欢的。看着这个男子,夏黎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他。

表演结束后,夏黎全场的张望着,却不见那男子的身影,有点遗憾的出来。男子早已在外面,然后叫住了她,夏黎让母亲先回去,两人就那么自然的走在一起。男子介绍自己:我叫段笙,你的琴弹得很好,娴静带着典雅又夹杂着不桀。夏黎没想到,他一句简单的话就带过了她内心的所有。你能在弹一曲么?段笙问道。夏黎点点头,坐在一凳子上还是那样娴静的动作,一曲【孔雀东南飞】犹如天籁,夹杂着那三千的痴缠,生生不息。

洛阳的河边,段笙望着这个女子,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伶俐可人。虽谈不上如何的倾城,却也淡雅如菊,清秀如百合,绽放着自己那与生俱来的气场。

二、【看花落,浸湿了谁的指尖】

段笙曾经也是一个音乐家,弹得一手极好的钢琴,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如精灵般的跳跃。夏黎调皮的笑道:段笙,你说你怎么长了一双女子的手,比我的都好看。段笙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女子,看上去乖巧,娴静的淑女,实际上本质里就一刁蛮的野丫头。

突然夏黎说道:段笙,不如我们合奏一曲吧。段笙有点惊讶的看着夏黎,看看她是不又有新花样:钢琴和古筝合奏?夏黎认真的点点头。

两个人背对着坐着,调整呼吸,一起弹下。古筝的悠扬,淡定的声音和着钢琴优雅,高贵的气质,把一曲【红豆曲】演绎到了极致,一起落下最后一个键。如此默契的配合,那韵律犹如鸾音绕梁,不绝于耳。夏黎转过脸去看段笙,却见段笙久坐着不动,眼睛望向远方。

夏黎循着段笙的视线望去,昨日还是花苞的桃花今天全都绽放了。淡淡的红色花瓣随着微风轻舞飞扬,盘旋然后落下,像一个女子跳舞,那样的唯美。夏黎也不禁看得痴,时间好快如今已是三月中旬了,正是挑花秀它那绝美舞姿的时刻了,段笙的脸上划过一缕忧伤,半晌后夏黎拉起段笙的手,一路直奔桃花盛开的地方。

段笙知道,这个女子如此的可人,他该是喜欢她的。看着她在那桃树下不断的跑动,嘴角浮起淡淡的笑,笑中却带着苦涩,深深的长叹了一吸,她太像她了,她同样喜欢桃花,喜欢古筝。举手投足间都是那样的相似。有时他真把夏黎当成了是她。但他知道夏黎即使再像那个女子,可是终究不是啊。

夏黎一脸灿烂的笑容,伸手触及桃花,轻轻的嗅着,怕打扰这份美好。洛阳三月的雨潇潇洒洒,倾落而下,浸湿了每一朵花,夏黎舍不得离开。

伸出指尖点触那花蕊,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打湿了夏黎那好看的手指,一些凉意传达到了心底,夏黎不禁的打了一哆嗦,黎,该回去了,雨开始下大了。段笙提醒着夏黎,夏黎收回手指,走近段笙。把自己的手轻柔的放进段笙的手掌里,好柔软,夏黎心里感叹道。

夏黎知道遇上段笙那刻,他的那双寂静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已经将她埋藏了进去。这二十二年第一次为一个男子亦喜亦忧,开始学会了牵挂一个人,偶尔看见段笙坐在洛阳的桥头上,一脸的落寞。那种张望的姿势像在等待着谁的归途。

三、【一场风月,梦里不知身是客】

段笙,如此熟悉的声音,让段笙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摇摇头,嘲笑自己的傻,她不可能还会回来了。段笙,又是一句轻声的呼唤,如此好听的声音。段笙转过头来愣住了,是徐乔。是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子,一身白裙衣袂浮动,一如当年那样的安静,美好。段笙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敢大声的呼吸,怕惊扰了这一场美梦。

徐乔,真的是你?我没有做梦吧。徐乔点点头,柔声道:笙,是我。我回来了,眼睛里闪耀着晶莹的泪光,像一潭池水那样的清澈。如今站在这里的徐乔还是当初的那个徐乔么?段笙不敢肯定了。

当年他们还在一起努力的奋斗当中,无数次的规划了未来的蓝图,那样的憧憬着明天的日子。多年的努力开始有所收获了,段笙才在音乐界开始有着一些名气了,而那时的徐乔已经获得过小天鹅奖了。如一匹黑马跃居世界芭蕾顶端,而他们的生活就是在那以后开始偏离了他们规划的宏伟蓝图轨迹。

5年前,徐乔的不辞而别,段笙对徐乔的突然离开不知所措,生活被弄的一塌糊涂。他还不知道徐乔为什么会突然的离开,不断的颓废。每天活在糜烂的灯红酒绿中,试图用这样来麻痹自己,可以忘记那些不堪。却不曾想过这一切怎样都是徒劳。制作人对段笙从开始的劝导到最后放任不管,不再顾及段笙。对于制作人而言,好的人才多的是,谁会在乎你一个。

段笙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不见徐乔的身影,徐乔的父母家到徐乔的工作地方,所有人都没能告诉他徐乔去了哪里?段笙放任了所有开始沉陷,最后徐乔的一个朋友实在看不下去了,告诉段笙。徐乔已经去了巴黎,去了她向往的那座城市,过她想要的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几个月前徐乔认识了一个法国大亨,那个人能给徐乔的,是他们要一起奋斗十年才能拥有的,徐乔最后在巨大的物质和欲望的诱惑面前低下了头。

徐乔当初在怎样的清丽脱俗,终究就免不了被尘埃世俗所掩埋吞噬。在这个物质横欲的世界里又有几人会将自己的爱情保存的那样的美好剔透。段笙慢慢的开始振作,他知道徐乔终有天会回来,当她玩够了,累了会回到他的身边。只是段笙不曾想到的是,他会邂逅夏黎,那个和徐乔近乎一样的女子,那个单纯,善良不染世俗的女子,现在的段笙开始犹豫了,他不知道他到底爱谁,是徐乔还是夏黎。是的,他曾一度把夏黎当作是徐乔的替身。可是不想面对这样两难的抉择,他彷徨了,犹豫了。

段笙,当初是我一时的糊涂,原谅我好么?徐乔扑在段笙的怀里,眼泪打湿了他的衣服,他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她还是那样的柔弱,那般的让人怜惜。段笙知道他还是爱她的,要不这么多年不会再也没有一个女子陪伴,直到看得见夏黎的出现,那个不染一丝尘埃的女子,那个对名利置之度外的女子。他是喜欢她的,但是他终究还是会负了一人。

段笙一个怀旧的人,面对徐乔的回来,面对徐乔一如当年的柔软。躺在他的怀里还是如此的娇羞,他以为夏黎是坚强,她可以承受这样的疼痛。而徐乔是脆弱的,这一次的受伤回归,让他更加的心疼。

段笙就这样消失在了夏黎的生活里,夏黎无数次的寻找,终究无果。

直到某天在一酒店吃饭,在电梯里的相遇。夏黎看着段笙,段笙有些不知所措了。夏黎看着段笙身边的那女子,纵有万般的言语,都独自一个人吞了下去,那个女子和她如此的相似,原来她终究还是她的替身,只不过终究做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梦,夏黎看过那女子的照片,一次无意中的发现,她就知道段笙只是把她当成了她,只是夏黎自己希望某天会真正的到达段笙的心底,但是她回来了,她终究取代不了她。

四、【梦外烟花遗落一地】

一个人在心底演绎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梦,只是台下的观众唯有自己一人,她终究只是他生命里的过客。

夏黎决定找个安静的地方来疗养这段伤害,夏黎这二十二年来不顾父母的坚决反对,一个抱着她的琴乘上了去西藏的飞机,西藏那个有着辽阔草原的地方,那个她向往了无数次的地方,她曾以为有天段笙会陪着她一起来看这片草原,最后来的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影子。

站在西藏这片望不见尽头的草原,夏黎努力的扬起嘴角,那样疼痛的笑容,静静躺在草地上,心里的苦涩和难过早已混沌一片,分不清是心底的泪还是血在翻滚。

立于布达拉宫的中央,看着那些不断参观和拜佛的人,听说佛能解众生苦,能解众生之不能解的难,那么情字佛又该如何解答,夏黎接过喇叭递上来的香烛,郑重的拜下去。

走过布达拉宫长长的走廊和阶梯,转动所有的经筒。夏黎知道即便是佛也不能给她答案,爱情的世界永远没有答案,夜晚漫天的烟火,看着那些情侣才知道原来已是七夕。

做了一场甜蜜的梦,可是梦的尽头却是无尽的黑暗,夏黎望着天空,璀璨了瞬间后烟火很快就落下,亦舒笔下的她比烟花还寂寞,那么我是否也是如此。替别人做了一场梦,梦里烟花漫天,梦外烟花早已凋零,那就是归途。

江诗丹顿

杀菌灭藻剂厂家

清远复印机出租

胶原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