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殡仪馆的化妆师【39中华】

发布时间:2021-01-14 15:51:34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一、奇怪的尸体

小志是一名殡仪馆的化妆师,这个职位真的很不好当,每天都要跟几十个死人化妆,谁能心里头舒服呢。

但是,在这繁华的城市中,连小志乡村中的80平方米房子月租都得大约3000元,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付得起的,生活是不给小志解释的机会的,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这个职业,虽然工资很高,但是近些天,小志心里头总是很不舒服,总觉着某些事情将要发生。

一天晚上,小志终于干完了最后一笔活,正准备跟同事洗个澡回家。突然,一对夫妻走进殡仪馆,走到前台,要求现在就给他们的女儿化妆,因为明天就急着要开追悼会。

听到又来了一笔活,小志和几位同事都不怎么开心,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毕竟,这种工作虽然工资高,但是他们这里延长工作时间是不给加班费的。

但是人家毕竟已经来了,还付完款了,也不好推辞,只能认栽了,小志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做为他们这个化妆小组的组长,这种情况下,必须得是他挺身而出。

小志向其他员工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正常下班了,其他员工见到他的动作,都是很开心同时也很佩服小志的人品。

见到渐渐散去的员工,小志转身准备换上工作服,正当他要进入专门的化妆室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组长,我觉着你一个人工作很费劲的,而且这么晚了,一个人也很不舒服的。”

听完,小志转身看了一下,原来是一直喜欢他的一个女员工,她叫邓琦琪,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一般人都会叫她小琪,看到小琪愿意在这么晚还陪她,小志也是觉着很欣慰,平常见小琪不吭声,但是关键时刻,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走吧”小志头扭了一下,紧接着便进入化妆室,此时其他工作人员已经把死者死体推入化妆室了,小志轻轻撩起死者头部的白布,但是,眼前的一幕让小志惊呆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全身已经冷冻僵硬了,脸上右半部的血已经凝固了,看上去异常的恐怖,小志只能用工具给尸体解冻,待解冻以后,小琪将很多棉絮递给小志,小志用镊子夹上棉絮轻轻擦去女尸脸上的血……

等到擦完,映入眼帘的画面,不禁又让小志和小琪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女尸脸上的右半部有几个小部分已经凹陷了,显然是死者在死时脸部上的肉就已经被弄下来了,虽然小志身为化妆师,这种情况遇到过几次,但是这大晚上的毕竟也挺吓人的。

小志用石膏和其他的材料将死者脸部凹陷的部分进行了处理,小琪也是尽她所能帮助小志,小志将脸部进行了清理,开始化妆,等化完妆后发现死者看上是一个很漂亮年轻姑娘,可是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死亡的,而且死时连脸部都是受到的很大的创伤。

带着种种疑惑,小志继续化妆,当他化妆画到死者右耳的时候,发现右耳的耳垂处有一排密密麻麻的小字,出资好奇的情况下,小志向小琪招了招手,小琪过来也疑惑的看着这排小字,但是字太小了,肉眼根本无法看清,于是小志拿起放大镜看这排字,边看边读了出来。

“我……不……会……放……过……他……的…”

读完后,小志脸上终于露出惶恐的神情,小琪也是尖叫了一声,随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决定暂时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二、询问死因

第二天,追悼会正常进行,作为化妆师的小志和小琪也被邀请参加,活动中,看着已经被处理好的尸体,小志深思着,她是怎么死的,那个“他”又是谁,带着疑问,小志终于鼓起勇气走到那对夫妻面前,说:“阿姨,叔叔,你们好,我是您们女人的化妆师,我冒昧地问一下,您们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夫妻听到小志的问题,眼泪再次狂涌而出,过了一会,那个男的擦擦眼泪,慢慢说着“我们的女儿真是不幸啊,我们本在家中等着她回来吃完饭,但是等到9点女儿也没有回来,我们正准备打电话时,座机就响了,www.5aigushi.com我们一看是女儿来的电话立刻就接起来,本来还想问问怎么还不回来,但是却是一个男的说话,当时我们就有些紧张了,电话那头男的自称是警察,发现死者死在花园的低栏杆旁边,我们当时就赶了过去,那里已经被警察围了起来,我们跟警察说我们是她的家属才进去,我们看见一个法医正在检验尸体,我们当时就大哭了起来。”说到此处男子眼泪又是低下几滴。

“检验完后,警察说我女儿是在骑自行车是不小心摔了,后来便倒在了这个尖栏杆上,这个花园比较大,晚上人也不是很多,所以短时间内没人发现我女儿,不幸当场死亡。你说说我女儿是什么命啊,怎么会这么不幸啊。”

说完,男子眼泪又涌了出来,小志也不好意思继续过问,安慰了夫妇一下,便转身走到小琪面前,说:“小琪,我刚才问了他们,他们说死者是因为骑车时不小心栽了导致死亡,但是从昨天的事情来看,这件事情,不止这么简单。”

“是啊,但是这种事情咱们还是少管的好,不要没帮助别人,反而把自己都栽了进去。”小琪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志也点点头。

但是此时,那股不详的感觉再次出现。

小志也明白,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也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重庆的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重庆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哈尔滨治疗脱发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