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碧池渊的婊子们22

发布时间:2021-01-20 05:51:28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

***

***

***

第二十二章、蛮牛(下)

这人……真的是个人吗?

这是包厢周围很多围观者脑中的第一想法。

不知何时,在这个本该是最偏僻的包厢外,已经围满了偷窥的男男女女。男

人们的外表都还多少光鲜些,无论有没有腰带、拉没拉裤链,至少裤子都是好好

的穿在腿上的,而那些女人们就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了,穿着裙子的占了大半,

但裙子却多多少少都皱的不成样子,甚至还有位干脆就卷在屁股上面,白花花的

一片全露了出来,可还不自知一般伸长了脖子往包厢内窥视。

面具女和冷总监因为有就在隔壁的地利,占据了最佳的「观众席」。而围观

的人群中,他们两个也是最早开始观看这一出活春宫的。

现在,他俩的下巴还张着,都已经要合不上了。

「啪啪啪啪」的声音在包厢内回响着,但第一耳朵听上去,却根本不会联想

到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原因很简单,频率太快了,仿佛鼓掌一般密集的拍打声,

反而让人第一时间就会排除掉这是人体与人体之间撞击而发出的声响。

但声音具有欺诈性,画面却不会。

那女人,居然还没被干死?

这是面具女从头看到尾心里现在的想法。

那男人,腰是钛合金做的吧?

这是总监男从开始看到现在的最大感想。

包厢内正在发生的事情从一开始就超出他们的认知范围了,在周围一众为了

偷情、找刺激而来的男男女女们眼中,这哪里还是性爱,纯粹是在打架啊!而且,

还是男方对女方一边倒的群殴,女方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现在完

全就是沙袋一样的存在。

而他们所围观的男女主人公,自然就是被激怒的顾大鹏和自讨苦吃的孙鸯。

孙鸯的身上早就是赤裸一片,她躺在一侧的沙发上,双腿被压到了头的两边,

整个人像被对折一般保持着一个紧绷到极致的姿势。

而顾大鹏则站在孙鸯的面前,却和她之间保持着一拳左右的距离。他一只手

撑住了沙发的靠背,一只手则按住了孙鸯的脚脖子,将她牢牢控制住。他也已经

脱光了衣服,一身精壮的肌肉因为汗水而变得油亮,腰则如同火车的活塞一般前

后挺动着,带动他那根阳具在孙鸯的体内前后进出。

整个包厢内都散落着两人的衣服,孙鸯的衬衣更是被撕开了变成了几片布条。

但这些衣服当中,唯独少了一件,那就是孙鸯的内裤。内裤自然不会自己跑掉,

此时此刻它已经被卷成了团,正塞在孙鸯的嘴里。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孙鸯全程

都无法发出一丝声音,只能瞪着眼睛,无声的表达着自己此刻正在承受着多大的

压力……或者说,撞击力。

顾大鹏终于停了下来,不是因为他累了,更不是因为他要射了,而是他觉得

好渴。从早上开始他就几乎滴水未进,来咖啡厅一开始也有点杯喝的解渴的打算。

现在他又流了那么多的汗,大量的失水让他觉得自己的嗓子都要喷出火星了。

他往外扫了一眼,虽然他没有理会,但外面那些人是什么时候围上来的他都

心知肚明。窥视在包厢外的一双双眼睛因为他的这一扫而退缩了大部分,只有几

双还坚持在原地,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个穿着套裙却把裙子全都卷到

了腰上,露出毫无遮拦的下半身的女人。

这个女人其实早就开始看着包厢内的活春宫而开始自己安慰自己了,她那位

同样光着屁股的男伴本来还想把她拉走,但见她想钉住了脚背一样一动不动后,

就气鼓鼓的一个人离开了。原本的男伴走后,女人自慰的动作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现在顾大鹏看着她,她非但没有觉得难为情,反而更加兴奋的冲着顾大鹏挺起了

腰,将自己分的开开的大腿和在阴道中扣弄的手指全都展现给顾大鹏看。

然而顾大鹏对于她的表演毫无兴趣,他现在很渴,他只想见到水。虽然此刻

女人的下面是有不少水在流,甚至都沾湿了地板,但他对那些毫无兴趣。

「有水吗?这儿不是咖啡厅吗,总该有点儿喝的吧。」

虽然这些围观的人一眼看上去就不是服务生,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大

声讲出了自己的要求。

包厢外的那些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都是来这里快活的客人,而此刻

附近也没有服务生在。最后,还是那位一直都在表演自慰的女人第一个发声:

「我去!我去帮你叫喝的!」

她光着屁股挤开了围在包厢外的人群,一溜烟的跑向了吧台。几乎是片刻后,

就见她端着一杯饮料冲了回来。

「来,帅哥我喂你!」

女人端着杯子大大方方地进了包厢,整个过程显得分外自然。而这时围观的

人们才反应过来,原来她这么积极的去跑腿全是为了这个。

「不用你喂,我自己喝。」

顾大鹏从女人手中拿……或者说是夺过杯子,一口气就喝干了全部饮料,甚

至还把杯底的冰块都倒入嘴里嚼碎了咽下去。而一旁的女人则两眼放光地看着他

的肌肉,一副马上就会扑上来的表情。

「还渴吗?要不我再帮你叫一杯?」

「算了,就这样吧。」顾大鹏当然还没喝够,但他这个时候发现了一个更重

要的问题。

他指着下半身还是光着状态的女人道:「你是谁啊?服务生?服务生还有穿

你这样的吗?」

女人一愣,但马上就换上了笑容道:「你别管我是谁嘛……那个,你真的不

渴了?要不我还是再帮你叫一杯别的吧?这里有很多特别的饮料的,你不尝尝?」

顾大鹏把空杯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摇了摇头。这时,他忽然发觉自己还插

在某个地方里,他这才发觉孙鸯还被他压在身下。

他回过头,拍了拍身前的孙鸯。从刚才他停下动作开始,孙鸯就毫无反应,

也不再抵抗更不会挣扎,这让他有点儿奇怪,要知道一开始她可是拼命挣扎外加

大叫的,就是因为这个他才用脱下来的内裤塞住了她的嘴。

然而孙鸯还是没有反应。

定睛一看,顾大鹏才发现此时此刻孙鸯已经翻起了白眼,她的嘴角不断溢出

透明的唾液,整个人一动不动。

顾大鹏有点儿慌了,他是想要给这个女人一点儿教训,可没想过要她的命。

情急之下,他赶紧把阳具从孙鸯的体内拔了出来,一大股液体混杂着白色的泡沫

随着他的抽出而喷流出来,孙鸯的阴道口也一直像一张嘴一般张开着,始终没有

闭合。

「喂,你醒醒。」顾大鹏将内裤从孙鸯的嘴里拽了出来,这团被他亲自塞进

孙鸯嘴里的布料此时已经浸透了她的唾液,变成了湿哒哒的一团。孙鸯的脸上终

于有了点儿反应,她不再翻白眼了,但无神的眼睛中还是没有焦距。

不会真的那啥了吧?

顾大鹏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还好,还是有些许的气息进出的。

「帅哥,你让开,让我来!」而这个时候,包厢里多出来的第三个人,那个

光屁股女人突然走了过来。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杯透明的饮料,里面还放着

冰块。女人让顾大鹏从孙鸯的身边离开,然后举起杯子,将半杯冰水全浇在了孙

鸯的脸上。

「呜哇!」孙鸯终于被这杯冰水浇醒了。她浑身打着摆子,左顾右盼着不知

道在找什么,就在女人准备把剩下的半杯冰水也浇下去让她彻底清醒一下时,孙

鸯的眼睛终于捕捉到了站在不远处、全身赤裸的顾大鹏。

然后——

「呜哇——你别过来,别过来!」孙鸯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还

拼命的往后退。但她本来就是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的,身后除了椅背就是墙,哪

里还有逃跑的余地。

还端着半杯冰水的光屁股女人回头看了一眼顾大鹏,眼中半是敬佩半是惊恐。

她是这里围了不少人之后才被吸引过来的,一开始的情景她都没有看到。但看着

孙鸯现在边哭边喊的样子,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到底是怎样的性爱,才会让眼前的

女人崩溃掉。

而顾大鹏则一脸无奈的走了过来,他越过了还站在那儿不知道干什么的光屁

股女人,蹲到了蜷缩成一团的孙鸯面前。孙鸯则一直胡乱挥舞着自己的胳膊,企

图阻止男人的接近。

「喂,你老实点儿!」被搞的不耐烦的顾大鹏一声大喝,孙鸯顿时僵住,不

敢在发出声音。

顾大鹏看着她的惨状,心里也多少有了一丝可怜的感觉。顺便,他也悄悄松

了一口气,孙鸯虽然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怎么正常,但至少身体还能自由活动,没

什么太大的毛病,这让一开始以为自己搞出了人命的顾大鹏可是放下了一颗悬着

的心。

他看着孙鸯,放缓了口气,道:「咱们可先说清楚,这是你先勾引我的,我

只不过是顺着你的意思而已。明白了吗?」

孙鸯忙不迭地点头,实际上脑子里还一片混沌的她根本就没听明白顾大鹏在

说什么。

看她这副样子,顾大鹏知道自己今天是没可能问到关于苏梦梦的消息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他到现在都在干些什么啊!不知不

觉中,他被人牵着鼻子走,中途又自己失控,打听苏梦梦联系方式这个最开始的

目的早就抛到脑后了。

算了,回去吧。

打定主意的顾大鹏,开始从沙发和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

「帅哥!帅哥!」

发现自己被无视了的光屁股女人一边挥手一边跳着,拼命想要吸引顾大鹏的

注意力。

顾大鹏停住穿衣服的动作,他看着眼前这个上半身整齐无比、下半身一丝不

挂显得怪异无比的女人……或者说,女孩,问了一句:「你要干什么?」

刚才他一直都没有在意,仔细一看,这个穿着职业套装一般衣服的女孩其实

年龄不大,估计比苏梦梦都要小个一两岁。

光屁股女人……现在是女孩一脸兴奋地道:「帅哥你要走?可是你还没射吧,

就这么走吗?」

顾大鹏有点儿没反应过来,他是没射,但那时因为他一直憋着这股劲儿要给

孙鸯好看。现在被女孩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下面一直硬着很不是个滋味。

但他和眼前这个女孩是完全不认识、不相干的陌生人。她说这些要干什么?

「我,我来帮你爽吧?你用我上面,还是下面都行!」女孩说着,冲过来就

要去抓顾大鹏的下面。顾大鹏闪了一下,但担心女孩扑过来的势头太猛而跌倒,

最终还是没有挪动自己的位置,任由女孩握住了他的阳具。

顾大鹏还硬挺着的阳具上此时沾满了粘液,虽然已经干了不少,但还是黏糊

糊的留在了女孩的掌心上。女孩意识到这是从孙鸯体内带出来的东西,露出一副

恶心的表情正要甩手,但余光扫到顾大鹏正在看自己,马上又将手放在了肉棒上,

满脸堆笑道:「我,我帮你舔好不好?还是说深喉?那个我还做不好……但我可

以学的!现在学!」

顾大鹏叹了口气,无论是小姐也好客人也好,他在碧池渊里遇到的怎么都是

些不正常的女人。

他一把将女孩提了起来,单手提起体重估计还不到80斤的女孩对于他还是

很容易的。他看着满脸雀跃的年轻女孩,道:「你就是想做爱是吧?」

「对!嘿嘿,帅哥你果然直白。」

你比我直白多了!顾大鹏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但没有说出来,而是继续道:

「那你打算和我做?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啊,不行吗?那咱们换个地方好不好,去爱情宾馆吧!」

顾大鹏赶紧摆了摆手,制止了女孩就要冲出去的高涨情绪。

然后他思考了一下,道:「和你做我倒是没意见,但你可想好,我可不带套,

因为我不喜欢那东西。」

他看着女孩变了颜色的眼睛,接着说:「还有我不会射到外面,你想好了再

和我做,不然就免谈。」

这下……总该知难而退了吧?

顾大鹏想着,从沙发上捡起刚才他放下的衣服。

但他的衣服下摆,突然被从另一端拽住了。

抬头一看,两眼快要喷出电火花的女孩正站在他面前,双手拽住他的衣服,

像拔河一样和他僵持着。

女孩用无比兴奋的语气道:「我做!我做!我早就想这样无套直接来真刀真

枪的干了!内射也要!我要被你中出!」

中出?这妞儿没少看AV吧?

顾大鹏觉得更头疼了,他本来是想要把女孩赶走然后赶紧走人的,结果却起

了反作用,女孩更加兴奋了。

他咬着牙道:「被这么多人看着你也愿意?」

此时包厢外已经看不到大厅了,黑压压的全是人头。

「为啥不愿意?你不觉得,」女孩已经开始脱掉自己上半身的衣服了,她甚

至原地转了一圈,向外面的观众们展示自己年轻没好的躯体,「你不觉得,被这

么多双眼睛看着,才会更兴奋吗?」

得了,这是个荷尔蒙中毒的小变态。

顾大鹏也不管那么多了,他一把抱住还在兴奋地转圈的女孩,然后抬起了她

的一条腿。

「来吧。」

「哎?这么快?我还没把衣服脱掉……啊,好大,塞不进来的吧?我疼……

啊,啊!」

皮肉碰撞的啪啪声再次在包厢内响起。外面围着的人墙中响起一片惊呼,似

乎是在为这第二场的肉戏和新的女主角而喝彩。

顾大鹏将女孩的一条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这让女孩的阴道能最大限度的打

开。他不再想着坚持多久了,现在的他只想要赶紧地射出来好摆脱女孩的纠缠,

哪怕被她认为自己是早泄都在所不惜。

而插进去之后,他也猛然发现女孩的下面很紧,超级紧。论紧度无论是孙萌

萌还是他以前交过的几个女友都比不上眼前的女孩,至于说孙鸯就更别提了。这

种紧不是那种刻意收紧肌肉的禁锢,而是好似未经人事的处女一般,没有被开发

过的生涩和幼嫩。

这小妞,到底多大了?

顾大鹏一边抽动着一边满心疑虑,不只是阴道内给他一种对方很小的感觉,

女孩的下体此刻也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刚刚一直因为被卷起来的裙子遮住而没看

真切,现在看来,女孩的三角地带根本就没几根阴毛,被他的阳具强硬撑开的阴

唇和露出来的阴蒂也都是小小的、嫩嫩的,一副未经人事、初迎君撷的感觉。

「喂,你,别光顾着叫了,回答我一个问题。」

顾大鹏拍了拍女孩的背,从他插进去开始,女孩就抱住了他的肩膀开始高亢

的呻吟。和孙鸯做的时候顾大鹏还因为怕引来不相干的人而堵住了孙鸯的嘴,现

在外面已经全是人了,顾大鹏也就不去管现在和他交合在一起的女孩怎么淫叫了。

女孩稍微收住了声音,迷迷糊糊地回问:「啊?什,什么?」

「我问你多大了?」

「我,我可20了,上大学了!我早就能一个人来这里了,都是我哥……啊,

啊,嗯,啊……」

顾大鹏对于女孩的家教如何才没有兴趣,不如说看到女孩出现在这里,他就

已经知道这个问题的结果了。

现在得知了女孩在他的可食用范围内,他也就完全没有顾虑了。

他索性将女孩的另一条腿也抱起来,在一片惊呼声中,双脚离地的女孩完全

挂在了他的身上,整个人的重心都压在两人交合的地方。

「啊,天呢,飞了,我要飞了。」

女孩已经开始说不清话了,她轻盈的身体被顾大鹏上下抛动着,整个人都相

当于串在顾大鹏的肉棒上上下运动。而对于顾大鹏来说,这种体位也算是最消耗

体力的一种,但他现在只想早点儿射精,不耗尽过剩的体力,他是不可能射出来

的。

奇怪……

满头大汗的顾大鹏继续着动作,心中的疑虑却越来越重。

他早就有发射的感觉了,毕竟一开始和孙鸯做了那么久,现在和女孩做应该

也只是差临门一脚而已。但现在两人已经做了有五分钟,他还是感觉一直处于发

射的边缘,却不会越过那道发射的坎。这种感觉就像精液流进了无底洞一般,往

常早就该找上门的背部抽搐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妙的酥麻,而他的欲

望越随之越涨越高。

而这个时候,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孩已经坚持不住了。女孩早就记不住高潮了

多少次,在刚刚被抱起来的时候,她就兴奋地全身抽搐迎来顶峰,而之后更是一

浪接着一浪完全没有从高潮上下来过。她的嗓子已经喊哑了,身体也酸软的没有

动弹手指的气力,但男人还是保持着一开始的魄力,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药,药效,过头了。

只有女孩自己知道,她在去拿第一杯水的时候,还顺势从一旁经过的服务生

的托盘上抢过一瓶专门给男性客人准备的药水,全部倒进了杯子里。

那本来是她给做了那么久,理应进入「疲软期」的男人准备的,但现在……

她只觉得自己是自掘坟墓。

「不,不行了,我要死了,放我下来!我要死了!」

女孩求饶了,她可是见过之前那个女人被男人毫无顾忌的操过之后是落得什

么下场的。好在男人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在她喊出了声之后就把她放了下来,

但那根从她身体里拔出来的鸡巴,依旧涨的通红,红到发黑、发紫,整根都斜指

着天,一下一下地脉动着。

「你,你真的还没射啊?」

女孩本来想去握一下那根让她要死要活的粗长玩意儿的,但瘫坐在沙发上的

她已经没有了伸手的力气。她看着男人,有气无力地道:「我是受不了了,我认

输,我可不想也被干昏迷。你,你去找别人吧。」

别人?

顾大鹏此刻只觉得太阳穴在跳,全身都在发热,而热度最明显的无疑就是下

身依旧没有射精的阴茎。他看了一眼包厢里的第三个人,也就是缩在角落里的孙

鸯。孙鸯被他这一眼吓得继续往后退,在角落里发出半哭半叫的声音。

「别去看她啊……她比我还严重吧?你,看那里。」好在一旁的女孩还算是

善解人意的,解释吸引回了顾大鹏的注意力。她本想伸手,但发现手臂酸的抬起

来都困难,于是便用歪头指了指包厢外,那些围观的人群中,不知何时已经只剩

下女人了,而且不少女人的手都放在身下,做着之前女孩做过的事情。

「那些女人,早就等不及了,你要是还想,去找她们吧。」

顾大鹏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放心,她们不可能拒绝的……啊,如果你坚持不带套的话,不过看你的样

子,一个两个也很难让你射出来吧?」女孩扫了一眼顾大鹏翘起的肉棒,咽了口

唾沫。

而此时,包厢外,一个女人已经走了进来。她赤着脚,手里还拎着一双鞋跟

超过15厘米的高跟鞋,高开叉的裙摆撩到一边,露出如黑森林般茂密的阴毛。

她看着顾大鹏,嘴唇微微颤抖的,但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她是最早的观众之一,刚刚如果不是女孩抢先,她就抛下自己那个不中用的

男伴冲进来了。

但好在,老天爷还是给了她机会的。

「看,这不都送上来了。」女孩说着往,拖着身子往一边挪了挪,让开了一

片空间给新加入的第四人。

而新来的女人则扔掉了拎在手里的高跟鞋,她的眼睛已经离不开那根跳动的

大鸡巴了。

至于顾大鹏……他现在已经分不清眼前几个女人的面容了。

他已经变成了一头被红布吸引的蛮牛。

而红布,就是女人那白花花的肉体。

【未完待续】

王城争霸超变版

万彩吧下载

红警5终极坦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