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雕幻淫记神雕乱淫记10

发布时间:2021-01-20 08:18:41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半个月后,夏口城郊的官道之上。

「总算是要到了,按说他们应该也已经聚齐了吧?」因为需要安排府中事务

而最后一个离开襄阳的黄蓉,看着远处在已近黄昏的天色中隐约可见的城池自言

自语地说道。

为了防备可能存在的窥探和监视,黄蓉这一路上几乎都是挑着人迹罕至之处

前行,虽说夜宿荒野这类的事对她来说并无多大危险,但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一

个独身上路的女人终归会惹来一些男人的非分之想。

想起那几个尾随而来想要侵犯她却反被她好好收拾了一顿的男人脸上那悔不

当初的神情,黄蓉不由得有些想笑,这要是换个时间今日的她还当真不介意

张开双腿让那几个色鬼肏进去舒爽一番,正好也能排遣一下自己在乏味行程中积

累起来的枯燥与烦闷,但此次本就是打着隐密行事主意的黄蓉自然做不出此等节

外生枝的事来。

一阵缓缓接近的马蹄声由后方传来打断了黄蓉的思绪,虽然这官道本就是车

马不绝之处,会碰上前往同一方向的旅人那是理所当然之事,但本着谨慎行事的

心态黄蓉还是回转身子向着来人看去。

三张熟悉无比的面容在黄蓉转身的瞬间便映入了她眼帘:正是由父亲黄药药

师亲手制作,众人离开襄阳前她交给杨过、小龙女与程瑶迦使用的人脸面具。

只是看着程瑶迦那坐在杨过身前挺着身子双手后扬、大开的衣襟间一对巨乳

随着马匹奔行剧烈跳动、小腹上乌黑阴毛在棕色马鬃间时隐时现的艳景,黄

蓉在既好气又好笑的同时压抑了一路的春心也是不争气的一阵猛跳。

待得同样发现前面的旅人原来是她的三人加速靠将上来后,黄蓉先是对稍稍

落后一步的小龙女点了点头,然后没好气地看着与自己并肩而行的杨过、程瑶迦

两人问道「你们明明比我早走了那么多天,怎么结果反倒是落到我后面去了?」

杨过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正要说话,他身前的程瑶迦便先一步笑着调侃

起黄蓉来「这有什么办法,过儿的鸡巴那么棒,难得这几天只有龙姑娘一个人和

我分,当然要好好地吃个够呀,不过,呵呵呵呵,我好像闻到了很重的酸味呀,

过儿你闻到了没呀?」

黄蓉微微侧身探手过来在程瑶迦的乳头上轻捏了一把,接着她的话意说道

「你这一路是吃饱喝足被过儿滋润得红光满面的,我可是当真是一路饿过来的,

现在你这样当着我的面大吃大喝还不能让我抱怨几句呀?」

程瑶迦听了黄蓉的话一边吃吃地笑着,一边将身体微抬退出阴道里杨过硬胀

的鸡巴,跳回自己被小龙女牵着跑的马匹上整理起自己的衣裙「既然这样那蓉妹

你还是快点让过儿好好地喂一喂你吧,不然一会下面那张嘴馋出口水来被人误会

可就不好了呀。」

不等白了程瑶迦一眼的黄蓉开口,被程瑶迦点醒的杨过便跳上了她的马匹

「伯母一人赶路,想来也是累了,接下来的路就由我带你过去吧」

「呸,你个小色鬼……」丰臀上传来的坚硬触感让黄蓉本就有些意动的春心

跳动得愈发猛烈,她看了看身周无人的官道,又摸了摸脸上紧密贴合着的人脸面

具,最终还是站到马鞍上撩起裙摆褪下了亵裤。

转过身子面对着杨过坐下身来,将双脚环至他的腰际,玉臀轻抬稍稍一扭让

他那根粘满了程瑶迦淫水的肉棍对正了位置,腰部一沉,腔穴微湿的小屄便顺畅

无比的将鸡巴整根吞没。

「嘿嘿嘿,伯母,原来你真得已经湿了啊,喔,才十来天不见,怎么伯母你

的小屄肏起来似乎更爽了啊?」感受着黄蓉阴道内的湿滑,杨过双脚夹了夹马腹

令其前行,腰身配合着马匹的走动一下下地挺送起来。

「啊…还不是你们几个色鬼的错…在襄阳时你们一天到晚的那样…啊…祸害

我们,搞得我们的欲望越来越大…嗯…这一路上我又是孤身一人…啊…你们还一

来就撩拨我…啊…我想不湿都不行…啊…真得挺爽的…嗯…嗯…」初次体验马上

欢爱的黄蓉双手搂着杨过的脖子,双目微眯的趴在他的怀中,身体配合着马匹的

颠簸轻缓地摇摆耸动。

硬胀鸡巴随着马匹走动在阴道内左冲右突的强烈快感,与身在野外有很大机

率被人窥去春光的刺激,很快便点燃了黄蓉压抑了一路的情火,更多的淫水开始

由花心流出浸泡着杨过的鸡巴,原本只是夹着杨过腰上的双腿几乎分成一字,让

两人的胯间结合得更为紧密。

看着黄蓉那全身沉浸在肉欲中的放浪模样,有十多天未能与她欢爱的杨过也

是分外兴奋,他拉开黄蓉的衣襟把玩起她的丰硕巨乳,口中也是对黄蓉调笑道

「…伯母,既然路上寂寞,怎么不找几个男人泄泄火,我和伯父又不会说什么,

看这把你' 饿' 的。」

黄蓉妩媚的轻啄杨过的厚唇,一手环着杨过的脖子一手探进两人交合着的胯

部撩拨着自己的阴蒂「…到现在对咱们下手之人的…嗯…事还是不甚明了,谁知

道我找来泄火的男人…啊…会不会正好是对方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啊…我哪

能…嗯…骚屄被肏得好舒服…我现在真是佩服以前的自己…啊…靖哥沉迷军务的

那几年我居然一直就那样忍过来了…啊…嗯…用力,过儿,快给伯母来几下狠的

…」

这样的请求又有哪个男人能够拒绝,杨过立时牵起缰绳用力一抖,同时双腿

也在马腹上重重一夹「驾!!!」

原来慢慢行走的马匹快速地奔跑了起来,黄蓉小屄里的鸡巴自然也是跟着加

速起来,杨过本就粗长可以直达黄蓉花心的鸡巴,在马匹跑动的加速下一次次重

重地撞向她娇嫩的花心,一波又一波强烈的酥麻快感在瞬间传便了黄蓉的全身,

连续不断的冲击着黄蓉的春心,爽得她双瞳猛缩嘴边清唾直流。

「……啊…啊…好棒…真是太棒了…啊…原来骑在马上被男人肏是这么爽的

事…哦…好像要飞起来一样…啊…不对…过儿…啊…等等…等等…快慢下来…快

…城门…啊…就要到城门了!!!」原本就已经不是太远的城门在马匹的快速奔

驶下已经近在眼前,看着城门下站着的城卫,黄蓉急忙让想杨过停下,可她一紧

张那小屄就夹得更紧了,杨过被这一夹本就有的精意更加强烈更是不愿意停了。

守卫城门的卫兵老远就看到那匹快速冲来的马匹还以为有人要强闯城门,结

果对方一靠近从风中传来了女人淫浪的叫声,马匹奔跑间前面那人的衣物下摆飞

舞,两片白嫩的臀肉印入眼内,跑得更近时还能看到一根粗大的肉棍正在两片肥

臀间进进出出。

虽然看的很过瘾,守卫们还算记得自己的任务,架起枪戟准备喝定马匹,再

说了马匹停下来他们还能看得更清楚是吧,没想到他们还没开口,对方倒是先来

了个勒马急停。

杨过见已快冲到城门内也拉住了马匹,毕竟强闯城门可不算小事。身体随着

马匹的急停产生的惯性狠狠向前一顶,龟头直接顶进了黄蓉的子宫,之前在程瑶

迦身上积聚起来的精意一口气爆发了出来,一股股浓精强有力地击打在黄蓉的子

宫壁上。

黄蓉就这样迎着四周城卫兵灼热的目光身体被杨过硬生生地射上了高潮,弓

着身体摇晃着胸前饱满的乳房放声尖叫「来了…来了……好爽…好爽…要死了…

啊!!…泄了…泄了!!!」

直到黄蓉的身体停下颤动,杨过这才的抱着高潮过后瘫软下来的黄蓉缓缓的

向城卫靠过去,独手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将黄蓉的裙摆带到了腰间,使得她整个

下体就都清清楚楚的被守卫们收入眼底。

看着黄蓉胸前因挤压而外扩的侧乳、丰满圆润的屁股和不停往外流着淫水的

浪屄,城卫们的裤裆全都高高的挺立了起来,要不是看杨过一身劲装打扮身

后还背着一把重剑,说不得他们早就一拥而上轮奸这位敢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

之下与男人当街行淫的骚妇了。

守卫们灼热的目光与吞口水的声音中,杨过就这样在交了入城税搂着还沉浸

在高潮中的黄蓉走入了城门洞。

可就在两人就要走出门洞进入夏口城时,一名城卫却是追上来拦住了他们。

面对着杨过投注过来锐利的目光,这名城卫连忙摆了摆手又指了指杨过的独

臂解释起来「呃……这位大侠不要误会,日前由上面传下来一道命令,说是要我

们留意一名独臂的男人,如果他的身边还……」

说着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黄蓉依然裸露在外的丰臀上瞄了瞄,然后从

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咳…还有一位或是更多身材样貌都很不错的女子相随的话,

就让我们把这封信转交给他们。」

杨过与黄蓉皆是一愣,想起襄阳发生之事的黄蓉连忙弯下腰伸手去取城卫手

中的信件「你怎么确定他就是你们要找的人,要是我们没来夏口呢?」

看着黄蓉因其姿势而垂挂下来轻轻晃动着的巨乳,城卫呼吸粗重地一边吞着

口水将信件送上一边说道「反正上面来的人就是那样交代的,同样的东西我们那

边还有好几份,只要碰上能对得上号的人就把东西交过去,其它的事哪有我们城

卫管的份呀。」

黄蓉眉头轻皱地与杨过对视了一眼,看了看眼前交出信件后依然站在那里一

个劲窥视自己身体不愿离开的城卫,又看了看手中封泥完好的信件,犹豫再三还

是直接拆开封套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写着一句话、画着一幅图的信纸。

「速来临安,持此匕者将有难」

这匕首是!!!看着纸上被画在最下方的一把带有一个「郭」字的匕首,黄

蓉的心中一凛。

「郭」字?不,这里明显应该是「郭靖」二字,对方显然也因为某些原因而

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这边的身份,所以故意漏掉了后面的「靖」字。

看着这把早已随着郭靖之母李萍一起埋入了墓中,本绝不可能再出现在世间

的匕首黄蓉心思急转,猛的,一个人的名字在她脑海里浮现出来,难道是她?可

她为什么会去临安?

情报太过有限,黄蓉思索了一阵也还是不得要领,她理好衣裙看向同样已经

看出画中所画之物是指什么的杨过「不管怎么说,临安那边咱们可能真的得走一

趟。」

落在后面的程瑶迦与小龙女此时亦赶了上来,在听了两人的叙述后同样表示

确实应该前往临安一探究竟。

既然有了决定四人便不再耽搁,丢下被小龙女、程瑶迦行进间剧烈晃动的胸

部刺激地目露淫光的城卫径直往河洛客栈而去。

心中各有所思的四人都没有发现到,就在城门口一座茶楼二楼临街的坐位上,

一位身穿白衣的男人一边喝着茶一边将视线投注在了他们四人的身上,他在看到

与三人一起进入于内的程瑶迦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困惑的神色,但很快却又像明白

了什么一样,眼中浮起了欣慰的神色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结果一到地方不等四人下马便有小厮上前来告之:客栈已被包下,近几日不

再接待无关的旅者。

正因那封信的到来而激起戒备之心的杨过四人眉头立时一皱。

「外面的四位,还请进来一叙。」好在此时从对面另一家客栈的大堂内传出

了一道妩媚但却陌生的女声止住了他们勒马转身的动作。

四人循声望去,在客栈大堂最里侧正对着大门的一张方桌边看到了多日不见

的耶律燕和怀中搂抱着一名陌生妇人,并正与自己对面位置上另一位看着门外情

形的陌生妇人窃窃私语着的武青凡。

虽然是一里一外又隔着相当的距离,但武青凡怀中妇人身体轻缓耸动、胸前

衣物不时起伏蠕动、俏脸上春情满布的情景,却是一点不漏地被杨过四人凭着超

凡的目力收入了眼底。

明白到确实是自己多虑了的四人将马匹交给了小厮,迎着那两位陌生妇人饶

有兴味的目光鱼贯而入走到了桌边。

黄蓉刚刚才向耶律燕递去了一个问询的眼神,在这厅堂上行着乱淫之事的武

青凡便在借着四人身形遮挡更为大幅度地颠动身前妇人身体,在令她忍不住发出

娇媚呻吟的同时先一步向黄蓉四人打起了招呼「姨,你们总算是来了,真是想死

我了。」

黄蓉没好气地指了指武青凡那只已经开始当着自己四人的面拉扯身前妇人衣

襟、解她肚兜颈绳的手嗔道「你个小色鬼,从你这乐不思蜀的样子上我可是

一点也没看出你有什么想我们的意思哦。」

黄蓉的反应和对眼前白日宣淫的景象平淡如常的态度让两位陌生妇人双目一

亮,在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坐在武青凡三人对面的那位妇人站起身来对柜台

后似乎是客栈掌柜的男人打了个手势,然后对着黄蓉四人微微一福当先开口道

「妾身姓冯名馨霖,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之一,刚才这小色鬼告诉我你们便

是燕儿妹妹在等的' 自己人' 时,我还真是不信,毕竟几位的气质与我们姐妹以

前碰上的那些' 同道' 中人相差的实在是太多了,没想到……呵呵呵呵,失礼之

处还请多多包涵。」

在武青凡大腿上耸动着身体发出娇媚呻吟的妇人轻轻拍开武青凡想要扯去她

肚兜的坏手,待那边的掌柜和小二将客栈的大门关上后她停下了耸动从武青

凡的大腿上站起身来裸露着下半身地理好自己的上衣与武青凡的裤子,又将那条

其实早已被脱下只是放在大腿上遮挡下身春光,在她起身时落到地上的长裙拾起

重新穿好,瞟了眼目光依然在她小腹、丰臀上徘徊没有收回的杨过轻笑着向四人

福了

福说道

「妾身郑云芝,乃是与冯姐同侍一夫的同闺姐妹,之前的失礼之处还望各位

见谅,我们在多年前曾与燕儿妹妹有过一段缘份,没想到前几天她居然会找上门

来,而且…嘻嘻…还带着一个这么' 厉害' 的好儿子,现在这家客栈中除了你们

之外没有其它客人,房间你们随便挑就是,我们这就去让人准备晚膳,待你们和

燕儿妹妹聊完了可得跟我们俩姐妹好好地喝上一杯啊。」

「有劳两位了,我们是……」虽然还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既然对方并无恶意黄蓉四人便也一起向冯、郑两女还了一礼,开始向她们介绍

起自己几人在出发前便一起议定的假身份。

两边见礼完毕,知道黄蓉四人肯定有好些问题要向耶律燕问询的冯、郑两女

对着六人点了点头去到了客栈的柜台后面,而欲火未消的武青凡在得到母亲的同

意后也是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没一会就再一次扒掉了郑云芝的裙子将她按在柜

台上肏干起来,只是这一次冯馨霖也拉开上衣、脱掉肚兜挺着一对饱满的乳房站

在两人边上任由武青凡吮吸把玩。

边上的掌柜和小二同样很是老道地一起往大堂侧门走去,不过从他们经过武

青凡三人身边时自然无比地伸手到冯、郑两女丰乳翘臀上掏摸揩油的举动来看,

难怪冯、郑两女会说黄蓉几人是「自己人」了。

直到这时杨过四人才放心地坐到了桌边向了耶律燕说起了城门处发出的事情,

而听完黄蓉的叙述和交代的耶律燕则也向黄蓉四人解释起自己为何会在这边的原

因。

「那两位的相公是一位身家颇丰的王姓商贾,手下有好几只来往南北两边的

车队、官道上也有不少被他买下的客栈,当年就是因为有他在一路帮着避开各各

种盘查、问询,我和哥哥才能平安无事的来到这边,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某些怪癖

引起了江湖内外不少人的反感,令他们有意地不去谈他的事、扬他的名的话,我

们郭府怕也早就应该收到关于王大哥的情报了,程姐你不是在陆家的家仆中挑出

了一批人准备送去岛上的吗,我想想光靠咱们自己要带走那么多人实在很难不引

起襄阳城中其它势力的注意,所以我便试着过来找一下看看能不能让店里的人帮

忙联络一下,结果没想到她们两位正好在这边,倒是省了我不少的事。」

「王?」听了耶律燕前面的介绍,感觉似乎在哪听人说过类似的人物,在自

己的脑子里翻找起来的杨过终于在此时拾回了某个被扔到记忆角落中的片断,转

头看了一下柜台边已经并肩趴到一起翘着屁股被武青凡轮流肏弄着的冯、郑两女

向耶律燕确认道「那两位的夫君莫不是那位暗地里经常帮落魄商贾、失势权贵逃

难避祸、或是给临安城里那些醉生梦死的人们捎带违禁品,被人称为…' 淫

' 咳,' 通八方' 的王进?」

耶律燕先是稍稍有些意外的看了杨过一眼,不过在想起在郭襄生辰时杨过显

露出来的人脉后便也明白了过来「原来杨大哥你知道的啊,没错就是他,虽然因

为那个奇葩的规矩使不少官、商中人对他颇有微词,但从人品上来看那个人其实

还是蛮不错的,许下的承诺哪怕他自己再不情愿也会认认真真的去履行,接下的

生意就算再麻烦都会确确实实地完成,为人也甚是豪爽大方,以我来看,今时今

日的杨大哥你和他应该会很是投缘的。」

已经完全想起此人传言的杨过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黄蓉却在此时插话进来

向他问道「等等,从过儿你们俩的话听来那位王进在帮人隐秘行踪这方面很是厉

害的?」

杨过的动作微微一顿向黄蓉问道「伯母你怀疑那信有问题?」

黄蓉闭上眼睛伸手摁了摁眉心「我也不确定,但既然连这里都有了布置,那

只能说明我们之前的动向都没能瞒过对方,可他们却什么都没做,这让我很是疑

惑,所以……」

「这确实很不对劲,但临安那边我们也是不得不去的,现在有其它的方法我

们确实可以试上一试。」对那封信同样颇为在意的程瑶迦开口附和道,与她坐在

一起的小龙女则是在杨过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听出了三人话中的意思的耶律燕连忙打断道「等等,师娘,那位王老板的规

矩……」

黄蓉睁开眼睛看着耶律燕,指了指客栈侧门又比了比柜台那边「以前是不知

道,但从你们之前的话,和刚才那几个男人的举动上,我们大致也能想得出来,

无非就是让他看得上眼的女人陪他和他的手下淫乐之类的对吧?」

见黄蓉明白耶律燕便也直接点头承认道「是的,当年过来的时候,我基本上

就没从车上下来过,每天要做的事除了吃饭睡觉、沐浴方便之外就是跟他的几个

妻子一起张着双腿被男人肏,而以师娘你们几位的身形和样貌,我想……」

黄蓉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咱们几个早就不是以前恪守妇道的良家妇人了,要

是他们真能将我们安全隐秘的送入临安城,让他们肏一肏又有何妨,过儿你…

…」

杨过再次看了看小龙女和程瑶迦,见她们俩也都是这个意思便也没再阻止,

他握住小龙女的纤手说道「蓉姐放心,我之前不就说过了吗,在这种事情上只要

你们是心甘情愿去做的,我是不会介意与阻止的……咳……而且,你们在被男人

轮奸时露出的那种放荡、骚浪的模样,我其实也很是喜欢的。」

四女轻声的齐啐了一口,黄蓉白了杨过一眼站起身来对几人说道「时间不等

人,过儿你跟我一起过去吧。」

见黄蓉有了决定,其它人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杨过当即站起身来陪着她往柜

台那边走去。

赤身裸体仰躺在柜台上,双腿大开地被武青凡肏干着的冯馨霖见妻黄蓉、杨

过二人走到面前,毫不在意地直起上身拿起桌子上的铃铛轻轻一摇说道「这么快

就…嗯…谈完了?那咱们便去梳洗…啊…一下准备用膳吧。」

黄蓉对冯馨霖指了指她身前正带着一脸兴奋愉悦神情,一手扶着她纤腰在她

小屄里快速抽插肏干,一手在冯云芝明显才刚刚被他内射了一次的屄穴内扣挖着

的武青凡说道「还是先等等吧,刚刚我已经坏了他一次好事,现在要是又让这小

色鬼半途中断,他还不烦死我呀,而且我也有笔生意想要与两位谈一谈,用膳的

话等我们谈完之后也不迟。」

冯馨霖的目光在杨过与黄蓉间来回地一扫,又看了看那边坐着的小龙女和程

瑶迦,脸上妩媚的笑容未改但眼神却变得认真无比「几位应该已经从燕儿妹妹那

边知道我们的规矩了吧?你们……?」

黄蓉几步走到侧门边,抱住那个听到铃铛声跑来查看的小二,在他一脸诧异

的神色中一口吻住了他的嘴唇,还拉起他的一只手按到了自己高耸的胸脯上。

黄蓉豪放而干脆的举动让冯、郑两女的脸上浮起了一丝非常明显的欣赏之色,

冯馨霖对那个被弄了个措手不及的小二比了比手,看了看对于黄蓉被小二拉开衣

襟玩弄双乳的情景毫不介意,目光一直在自己姐妹俩胸乳屄穴间不停来回的杨过

很是满意地翘了翘嘴角。

好一会之后,黄蓉才松开小二的嘴唇依在他怀中脸泛红潮地对冯馨霖说道

「既然冯妹你知道我们是' 自己人' 那哪能不清楚对我们这样的女人来说,这种

事会是需要我们思虑再三才能作出决定的吗?」

越发觉得黄蓉二人很合自己味口的冯、郑两女瞟了眼远处桌子旁同样没把这

边发生的事当一回事,正与耶律燕聊一边聊着什么一边看着这边的小龙女和

程瑶迦很是高兴地笑了起来,郑云芝在此时接口说道。

「呵呵呵呵,没错,没错,确实是那样,明明是简单之极的事情却总有那么

一群所谓的卫道之士在那里假道学,行,那蓉姐你说说是什么样的生意吧?只要

不是那些会让我们掉脑袋的事,光冲着蓉姐你刚才的话我们也得给你办得漂漂亮

亮的,当然,账可还是得付的,要是让我们家那个色鬼知道有你们这样的美人上

门交易而我们却没通知他过来一起爽,天知道他到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混事来呢。」

黄蓉也没去管那个小二解开自己腰带,拉掉自己长裙,由自己胸前一路亲吻

下去的举动,站直身体双腿微分地对冯馨霖回道「无妨,要是你们真把我们的帐

给免了,我们反倒是不敢放心找你们帮忙了,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必须尽快而又隐

秘的赶到临安,而现在外面很可能有人正…嗯…在盯着我们的动向,所以…啊…

冯妹,你们店里伙计的技巧…嗯…还真不错呢…嗯…好会舔…」

「有我们两个这样愿意时不时张开腿让他们随便爽的老板娘在,要是还练不

出好技巧的话,我们早让他们从哪来回哪去了。」郑云芝坐起身体托着自己饱满

的双乳颠了颠,瞄了眼杨过胯间因为自己姐妹俩和黄蓉身上春光而挺起的大帐篷

很是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搂着武青凡的脖子将身体挂到他身上的冯馨霖,看着黄蓉在自己手下的舔舐

下胯部猛挺的放荡模样自己的腰身也是越摇越快。

「原来如此,这确实…啊…是我们最擅长的事,不过…啊…这怎么付账的问

题…啊,小色鬼,好会肏…咱们还是得商量一下,毕竟…嗯…我家那个色鬼这会

儿…啊…人在台州,就如之前我说的那样…嗯…他在女色这方面…呆子…可不是

一般的执着的…啊…小色鬼,你还没…啊…到吗…你冯姨快要忍…嗯…忍不住了

…啊…小心肝,让姨去吧…嗯…快点射…啊…进来好不好?姨的小屄…啊…可早

就在等着你…嗯…的浓精了,对,就这样…用力…啊…再快点…啊…啊…我也来

了…来了!!…半大小子的精液…射进来了,嗯!!!小屄被烫得好舒服。」

冯馨霖在武青凡劲射下身体不停颤抖的模样,让同样已经被舔出欲火的黄蓉

直觉得阴道内一阵麻痒,她连忙深吸一口气稳下了心神继续说道

「两位妹妹你看这样…嗯…如何,反正我们从临安出来后还要…嗯…前往明

州,不如你联络你们当家的去…啊…绍兴等我们,我们由临安出来后转去绍兴与

他会合,在去明州…嗯…的路上一起结总账,至于定金,我要是没猜…嗯…猜错

的话,我面前这位还有那其它的小二…啊!!小哥你别咬阴蒂呀…嗯…应该都是

两位妹妹车队里的手下吧,今晚…嗯…我们就在这先把定金付了如何,毕竟我们

…嗯…真的得尽快赶到临安的,要是在路上因为…啊…这种事被耽搁行程就不好

了。」

对于黄蓉的提议正沉浸在舒爽快感中的冯馨霖并没有马上同意,稍稍过了一

会儿后才放开武青凡站到地上向黄蓉说道

「呼…好舒服…不用如此,既然你们是要尽快赶往临安,那不如即刻启程,

现在刚到申时,还有不少走短线的商队在进出,相比起晚上或者是黎明来现在出

城反倒比较不容易让人怀疑,盯着你们的人也应该不会想到你们会刚进来就又出

去的吧……至于定金……还是在路上收好了,因为这次是速度优先所以我会安排

轻装简从的队伍,人数不会太多,到时候让我会让那些色鬼在不影响行进速度的

前提下分批过来,你们看这样如何?」

对这已经算得上是贴心的安排黄蓉怎么可能反对,轻轻推开在自己胯间舔舐

着的小二,向冯、郑两女行了一礼正色说道「那就有劳两位了。」

下到地上的郑云芝听了黄蓉的话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这还真是,冯姐,

没想到我们俩居然有被女的交易对象谢的这一天,而且还是因为安排她们怎么被

陌生男人肏这样的事,这世界间的事还真是奇妙的很呀。」

同样觉得有是有趣的冯馨霖微微一笑然后向黄蓉说道「反正完成准备也需要

一段时间,你们不如趁现在将晚膳用了,一会路上省得麻烦不是,郑妹,这

边就交给你了,我去让那些小子马上动起来。」

说完也不去拿散落在柜台边的衣裙,直接赤裸着身体拉起那个正抚摸玩弄着

黄蓉阴唇的小二迈步由侧门走了出去。

很快,得到了冯馨霖吩咐的手下们便开始进进出出地将各式各样的货物从后

院以及二楼、三楼的房间内搬出堆在大堂之中,而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也在

同时送到了黄蓉等人面前的桌子上。

当黄蓉三女在一群男人时不时捏胸、摸腿的揩油中快速地用完晚膳之时,一

队由六辆货运马车组成、二十多位劲装护卫随行的车队也正好停在了客栈门前。

穿好衣裙的冯馨霖拍了拍单独放在货堆边四口大箱子中的一只对黄蓉四人说

道「接下来要先委屈各位一下了,毕竟总不能让人看到你们从这里走出去不

是?」

杨过上前打开箱子看了看,确定这东西连自己半力一击都可能经不住后当先

躺了进去,黄蓉三女见杨过没说什么便先后钻入了其它三口箱子中,由冯馨霖的

手下们抬着搬上了马车。

经过了一阵不算太长的等待箱子外传来的喧闹人声缓缓地退去,只余下了车

轮行进时的咕噜声,又过了近两刻多钟冯馨霖的声音传了进来「好了,你们出来

吧,已经到换车的地方了。」

四人掀盖而起环视了一下四周,另一队由十二名骑手、三十匹骏马、一辆厢

车组成的队伍和已经站在厢车前的冯馨霖立时印入了眼帘。

杨过跳下货车走了过去对已经上到厢车上的冯馨霖问道「冯姐你要跟我们一

起去吗?」

站在车厢内的冯馨霖轻轻拉开自己的衣襟,脱下外衣、长裙挂到厢壁上镶着

的挂钩上,身子微弯的褪下亵裤,眼中媚光浮动雪地看跳入车厢是的杨过「我要

是不跟着,这群色鬼搞不好会为了享受而放慢速度的,再说了,你的定金我都还

没收到呢。」

看着故意说重「金」字的冯馨霖,杨过也不含糊,直接伸手在她胯间还未彻

底干透的阴唇上摸了摸「冯姐放心,我这儿金多粮足,一会保证让你吃的饱饱的。」

等黄蓉三女跳将上来的时候,这一男一女已经在车厢内赤身裸体地拥吻在一

起爱抚起来了,而早已习惯了自家男人时常犯色的三女也不在意,放好自己的行

礼后也纤手轻举一件件脱去了身上的衣物、将车厢内本就准备好的被褥铺开,为

即将开始的「付定金」做着准备。

果然,没等车子行出十里,两名轻装的护卫便撩开门帘中进了车厢。

看着车厢内全身上下不着寸缕的黄蓉三女,其中一名护卫上前摸了摸冯馨霖

因趴到杨过大腿上吮吸他粗长鸡巴而高高翘起的丰臀说道「嫂子,这次的客人还

真上道,我们还没来就先把准备都做好了呀,而且,嘿嘿嘿嘿,这奶子、这屁股

可真是……」

冯馨霖吐出口中的鸡巴转头对两个手下说道「反正你们自己悠着点,要是哪

个家伙只顾着爽,结果玩到自己夹不住马腹掉下去,我可不会让车队停下来等他。」

那名护卫拉下裤子掏出鸡就往冯馨霖的小屄里一送,一边大力地挺送肏干一

边对她说道「嫂子你放心好了,大家又不是第一回做这样事了,孰轻孰重我们分

得清楚…嘿嘿嘿嘿…先借嫂子你的骚屄润一下枪啊,哦,还是这么会夹,真爽。」

另一名看上去本来也有那个打算的护卫见同僚已经得手,脚步一转走到了黄

蓉三女面前拉下裤子对着她们晃了晃硬胀起来的鸡巴「有劳三位夫人了。」

黄蓉三女一起凑到他的身前探出红艳的舌头在他的鸡巴上滋滋有声地舔舐吮

吸起来,她们那与以前那些女人开始时惊慌、无奈等神情完全不同的放荡模

样看得他欲火狂张。

肏干着冯馨霖小屄的护卫看着小龙女主动用双乳夹着同僚鸡巴撸动轻吮红肿

的龟头,黄蓉站起身来与他缠绵舌吻、程瑶迦站在他背后双乳紧贴同僚背脊

上下磨蹭的淫靡情景,忍不住向身前纤腰狂摆的冯馨霖问道「嫂子,这几位该不

会老大他找来的新嫂子吧,这骚浪放荡的样子简直跟你们几位嫂嫂一个样啊。」

嘴中正忙的冯馨霖也不说话,只是侧着头妩媚地白了手下一眼,那名护卫嘿

嘿一笑再次肏弄十来下把鸡巴一退起身往三女那边而去,从身后抱住程瑶迦的屁

股直接以站姿将鸡巴往她阴道里一送「这位夫人,屁股再翘起来一点,对,哦,

这雪白的大屁股真是棒极了,夫人,我可就不客气了呀,啊!!好爽,嫂子,这

夫人的小屄比你的还会夹唉!!」

感觉着身后传来的撞击,被小龙女吸着鸡巴的护卫看了看身下的小龙女,又

看了看身侧的黄蓉,最终让她们一起并肩膀趴到了被褥上,一边把鸡巴肏进小龙

女的嫩屄中抽插肏干一边指奸着黄蓉淫水直流的骚屄。

肏弄程瑶迦的护卫见此,立马推着程瑶迦趴到了黄蓉的另一侧,同样边肏程

瑶迦的屄边扣黄蓉的穴,三女的响亮的呻吟此起彼伏,令得外面随车骑行着的其

余护卫时不时地将目光投注到内里春光一片的厢车上。

自知如果玩得太久搞不好会被后面兄弟为难的两名护卫也没玩什么其它的花

样,直接就是挺着鸡巴在小龙女与程瑶迦的小屄里一路狂插猛肏,在这样毫

不留余地地肏干了近百下之后两人都被两女销之极的屄穴夹出精意。

其中一个急速抽插了几下便放开了精关将精液身进了程瑶迦阴道的深处,而

另一个则在往小龙女的阴道里射了一些精液后,强忍着精意退出鸡巴,将剩下的

部分尽数灌进了黄蓉的小屄之中。

「多谢三位夫人了,等其它兄弟都轮过了我们再接着来啊。」两个舒爽泄欲

的护卫轻轻拍了拍三女的翘臀,拉好裤子跳出了车厢,但还不等三女换个姿势,

另两个被她们的浪叫勾得欲火中烧的护卫便跳了进来拉低裤子压到了她们背上,

火热硬胀的鸡巴再一次顶进她们湿滑的屄穴中飞快地抽插肏干起来。

边上已经骑在杨过身上奋力耸动着身体的冯馨霖,也在此时像是与黄蓉三较

劲似得发出了骚浪无比的叫床声,弄得外面一群还没轮上的护卫更是心焦不已。

车队便在外面护卫们不停轮换、车内四女浪叫不停地情况下马不停蹄地向着

临安狂奔而去。

火狐彩票

龙之岛战纪安卓版

乱世战纪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