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碧池渊的婊子们23

发布时间:2021-01-20 14:58:42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第二十三章、入瓮

顾大鹏不记得这一天自己到底和多少个女人做过。

他的记忆,从第三个女人进来之后就开始变得模糊了。貌似有了两位「先遣

者」之后,剩下的女人都打消了顾虑,争着抢着往狭小的包厢内挤,甚至还为此

打了起来。包厢里最后挤进来了多少个人顾大鹏不清楚,但他只隐约记得,自己

的阳具从上一个女人的身体里拔出来之后,就会有数不清的手和嘴去争夺,丝毫

没有在意那上面已经粘上了不知道几个女人的分泌物。

顾大鹏最后甚至都不用扶住什么,因为他的身前身后都挤满了白花花的肉体,

像沙丁鱼罐头一般把他的身体撑了起来。有些狂放的女人在抢不到被正面临幸的

机会后就会去袭击他的后面,她们的舌头舔过他的肛门和股沟,再舔到睾丸和会

阴,让顾大鹏一阵抽搐,但就是无法射出精液来。

最后的最后,他是在哪个女人的体内发射的来着?顾大鹏模糊的记忆力,貌

似那是张他见过的脸。这已经将范围缩小很多了,因为后来进来的女人,他一张

脸都没记住。

想起来了,是那个第一个进来的女孩。她不只抢到了头啖汤,还抢到了最后

的精华,顾大鹏隐约记得自己最后在她体内发射的时候,她一直在喊一句话。

那句话,是什么来着?

顾大鹏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那个光屁股女人……哦不,是女孩拿来的饮料不对头。清醒过来的顾大鹏,

瞬间就想到了这一点。

他今天的表现怎么看都不能算正常。顾大鹏不是超人,也不是钢铁侠,平常

的他真的没有连御数女、十数女还金枪不倒的本领。而他自己不可能吃那种药,

他甚至连水都没喝多少,这么一推论,疑点就全落在那杯来历不明的饮料上了。

哎,也是自己昏了头。

顾大鹏拍着脑袋,算是记下了这个教训。

望望四周,包厢里只有他一个人,明明之前是那么的拥挤,几乎成了沙丁鱼

罐头,现在只有他一个的包厢甚至让他觉得有点儿空荡荡的。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他下半身盖着一条长毛巾,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给

他盖上的。掀开毛巾,他再次看到了自己的小兄弟。辛劳了几乎一整天的小鹏现

在自然是萎靡不振的状态,但让顾大鹏惊讶的是,他居然一点儿不适的感觉都没

有,仿佛之前那番乱交大战一点儿副作用都没有给他留下来。

日,我不会是神经烧掉感觉不到了吧?

顾大鹏站起来跳了跳,脚下却一软,差点儿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后遗症……果然还是存在的。

顾大鹏扶着腰站了起来,一头冷汗。

还是太过头了,下次千万不能再这样了。

而且自己都记不得自己和谁做过,想想感觉挺那啥的。

最重要的是因为记忆模糊,所以现在的顾大鹏并不觉得有多爽。

明明享受了那么大的齐人之福,却几乎没有一点儿清楚的记忆。

想想……还真的是尴尬到不行。

脚下的感觉有些黏黏的,这也不奇怪,毕竟那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个女人在

这么块方寸之地留下了自己的分泌物。顾大鹏四处打量着,他在找自己的衣服。

嗯?我的衣服呢?

顾大鹏有些慌了,他可不想裸着回家啊。

而就在这时,一个清亮而活泼的声音传了进来:

「啊,你醒了啊?」

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的人影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什么东西。

「你睡的时间挺短的啊,我还以为你要睡到明天早上呢……来,给你衣服。」

顾大鹏从来人手中接过手提袋,打开一看,里面是叠的整整齐齐的他的衣服。

「我让人洗好了,穿上吧,一直都裸着你不冷吗?」

顾大鹏看着来人,皱起了眉。

他觉得眼前的人……或者说是女孩很眼熟,但却和脑子里的印象无法对上号。

他拎着纸袋,很认真地看着女孩,开口道:「请问你是哪位?」

女孩一愣,随机长大了嘴巴。

「你,你,你,你……」

「额,抱歉,我真的是想不起来。」顾大鹏看着她,挠了挠头。

「我是靖夜啊!我的天呢!你怎么会想不起来的?」

靖夜?精液?

就算是现在听到,顾大鹏都无法在脑子里认为这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女孩见他愣神的样子,更加生气了。她一把胯坐到了顾大鹏的身上,双腿紧

紧夹住他的腰,开口道:「这样,你想起来了没有?」

顾大鹏看着两人紧贴的身体,又瞧了瞧女孩近在咫尺的脸,脑海里突然浮现

出了一个画面。

那是……他最后发射的时候吧,也是这个体位,也是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而那句话是……

「我叫靖夜,记住我的名字!」

女孩贴在顾大鹏的脸前,重复出了那句在顾大鹏的回忆中一直模糊不清的话。

「啊,你们男人真是,都在我里面射了那么多,居然一觉醒来就把我的名字

给忘记了?」

女孩,也就是靖夜一边抱怨着,一边从顾大鹏的身上站了起来。看着她那被

运动服包裹着的长腿,顾大鹏的记忆终于明确了。

没错,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一开始看着他和孙鸯做爱自慰的最起劲的那个

光屁股套装女人,也正是她给顾大鹏端来了一杯绝对加了什么料的饮料,而最后,

顾大鹏的精液也是发射在她的身体里的。

顾大鹏顿时觉得,他和这位名字总让他联想到某白色物质的女孩,有种说不

清道不明的孽缘。

他其实是记得女孩的脸的,然而女孩现在的打扮和之前差别实在太大,连气

质都跟着改变了不少,他才会说出那句让女孩生气的发问。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穿衣服啊。」靖夜说着,站到顾大鹏面前。她弯下腰,

直直地盯着顾大鹏的眼睛,开口道:

「你……不饿吗?」

被女孩这么一提,顾大鹏猛然发觉,自己的肚子空空如也。

一连串的咕咕声在包厢中回荡着。

靖夜的脸上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她用手指点了点顾大鹏的鼻尖,然后道:

「快换上衣服,然后我带你去吃饭?」

顾大鹏听到这里,觉得更疑惑了。

他看着靖夜,更加认真地道:「那个,我们,认识吗?」

靖夜双手掐腰:「都已经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了你还在说这种话?」

她手一指自己的小腹:「你的那几千几万的子孙可都在我的肚子里呢!」

顾大鹏尴尬的只好摸鼻子,对于这句话,他还真的无法反驳。

但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的,继续道:「我们虽然是那样过了,但我和你……

还不算熟悉吧?你照顾我我谢谢你,但你要请我吃饭……为啥?」

说到这里,顾大鹏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说了出

来:「总不是感谢我射了你一肚子吧?」

说罢,他就暗道一声糟糕。

完了,说错话了。

但靖夜却一点儿都不在乎的样子,她甚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的花枝招展。

顾大鹏看着她在那儿笑的乐不可支的样子,觉得自己更尴尬了。

靖夜好不容易才止住笑,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道:「你真的是有意思。好

吧,我告诉你,我认识张晓天,他现在不在,所以我才会过来的。」

「哦,你和他是朋友啊,怪不得。」

顾大鹏说着,突然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等下,张晓天那家伙他再熟悉不过了,这家伙认识的人里面有这么个女孩吗?

而此时,靖夜已经解释出了他的疑问:「我和张晓天倒不算是朋友,只不过

是我来这里的次数多了,再加上我家里人和他,和这里的老板都比较熟,所以我

才认识的他。」

「这样啊。」

顾大鹏心里的疑惑算是解开了,他看着女孩催促的目光,不再说什么,三下

五除二就套上了自己的衣服。

看着他利落的动作和线条优美的肌肉,女孩忍不住啧啧称赞,道:「你的身

材真好啊,怎么锻炼出来的啊?」

「锻炼?还真没有专门练过。」顾大鹏如实回答,「啊,我在部队里待过几

年,回来之后就是这样了。」

「部队啊,怪不得呢,你穿衣服的动作这么快也是因为在部队的原因吧?」

「啊,算是吧。」顾大鹏说着,四下找鞋。而这时,靖夜已经拎了一双崭新

的休闲鞋过来。

「穿这个,我刚刚出去买的,你那双鞋太脏了,而且黏黏糊糊的,我给扔了。」

顾大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还挺喜欢今天穿来的那双鞋的。不过既然

对方都准备好了新鞋,他也不好再说什么,接过后默默地套到了脚上。

「还合适吧?我可是比着你那双鞋的尺码买的。」

顾大鹏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腿,很合适,合适的都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了。

但他此时更加怀疑女孩的真实身份了。如果按照她自己说的,女孩只是和张

晓天认识,也只是出于和张晓天的关系才来照顾他,那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

出去买鞋?碧池渊会所周围可没有商店街,最近的有买鞋的地方也在几公里

之外吧?

「嗯?怎么了,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啊?」

顾大鹏忙收回审视的目光,道:「抱歉……那个,鞋挺好的,多少钱我付给

你吧。」

女孩忙摆手,道:「不用不用,这是我送给你的,你还给我钱算什么。而且,

我不是把你的旧鞋给扔了吗?就当抵那双鞋吧。」

顾大鹏沉默不语,他再怎么没见识也看得出来,自己脚上现在的这双鞋的价

格绝对不是他那双穿了几年的旧鞋能抵得了的。

「好了,跟我去吃饭吧。我自己也饿了,咱们快点儿去,还有人在等着我呢。」

「有人等你?你的家人吗?」

「是啊,不过不用担心哦,她也挺想见你的。」

想见我?

顾大鹏又糊涂了。这怎么搞的和相亲似的?

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情况,开口道:「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人,你

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啊,你说孙鸯啊?她回去了,回自己的家去。」女孩头也不回的答道:

「说起来你可是把她害苦了哦,她走的时候还在哭呢,眼睛都不敢看你,虽然你

那时候都睡着了。你到底和她有多大仇啊,把她弄成那样。」

她知道孙鸯的名字?认识的人吗?顾大鹏在心中想着,回答道:

「我只是想问她些事情。而且,那是她自己要求的。」

「呼呼,自己要求的?那还真的是她自找苦吃了呢。啊,走快点儿吧。」

「哦,好。」顾大鹏点头,加快了脚步。他跟着靖夜来到了前厅。此时的咖

啡厅应该是已经歇业了,偌大的厅内虽然还亮着灯,但却看不到一个人影。靖夜

哼着歌走在前面,似乎对咖啡厅的一切都十分熟悉的样子,她并没有领着顾大鹏

从进来时的正门出去,而是走向了一道标着「非员工勿入」字样的小门。

「来,过来这里。」顾大鹏还在犹豫,靖夜就已经打开了门,回过神冲顾大

鹏招手。顾大鹏跟着走进门,才发现里面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两边还有若干道门,

而尽头则露出半边电梯的轮廓。

「现在这个时间从正门可出不去了,咱们从这边走,更快更方便。」女孩说

着,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那个,你曾经在这间咖啡厅里工作过吗?」站在她身后的顾大鹏突然问道。

靖夜瞪大了眼睛,用复杂的眼光看着顾大鹏,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额,因为你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的样子,所以我想你以前是不是这里的

员工,之类的。」顾大鹏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会换来女孩如此的反应,忙解释道。

见他如此回应,女孩反而松了口气,道:「我就是来的次数多了才熟悉的啊。

哎呀,你都说了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在这里工作过呢。这里可是……」

说到这儿,她突然捂住了嘴。

「怎么了?」

顾大鹏问道。

靖夜突然嘿嘿一笑,对顾大鹏说:「差点儿说出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啊?什么秘密?」

「没啥,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并不是怎么有趣就是了。」

这时,电梯已经到了。说着话的女孩率先进了空无一人的电梯,顾大鹏则紧

随其后。

「我现在说的啊,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也就是说呢,我有可能

是在骗你,也有可能没有骗你。」

并肩站在电梯间里,靖夜突然背着双手,抬头看着天花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顾大鹏皱着眉,他有些没搞懂靖夜的意思。

然后靖夜继续道:「其实这间咖啡厅里的女孩呢,全都不是专职的。她们都

是在会所里工作没错,但她们真正的职业是……小姐。」

她将视线转到顾大鹏身上,脸上依旧带着浅笑:「也就是说呢,其实她们都

是妓女。」

顾大鹏没有说话,只是眯起了眼睛。

「怎么样,你觉得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看着补上了这么一句话的女孩,顾大鹏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女孩泄气般切了一声,道:「没劲!你都不说猜不猜的话不就没法继续玩下

去了吗?」

顾大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我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

「哦,所以你是猜真话了?」

「不是猜。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顾大鹏重复了一遍,「这里实际上有什

么,我也不是不知道,而且刚才,你对于我那句话的反应……我相信你说的是真

的。」

「嗯……」靖夜侧着脑袋,看着顾大鹏的脸。

「不错嘛,居然能从我的反应上来判断我的话是不是真的诶。」

她的话好似在表扬顾大鹏,但又没有对答案的正确与否做出公布。就在顾大

鹏被她看的有点儿发毛的时候,她又开口道:「那,我之前和你说的话,有可能

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

「顾大鹏哥哥。」

顾大鹏心中一惊,他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眼前的女孩了吗?

女孩微微一笑,继续道:「你猜,我的哪句话不是真的呢?」

然后她又像小鹿一般跳到一边,语气欢快地道:「猜中了没奖,没猜中可要

受罚哦。罚你……吃饭的时候不能用筷子吧?」

然而顾大鹏的心情却完全不像她那样轻松愉快。

他此时已经注意到了,电梯并不是向下到达碧池渊会所的出口,而是向上,

往着最高层也就是顶层的方向去的。

这栋会所的顶层有什么?

顾大鹏之前从张晓天那里了解过,那是没有对外面公开的,会所老板自己私

用的一层楼。

而再看着巧笑嫣然的女孩,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可能。

一个让他懊悔一开始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的可能。

「你,叫什么名字?」

「嗯嗯呢呢——你坏,明明都告诉你两次了还是记不住。」

「我只是确定一下,你姓……」

「靖,立青的靖哦,很稀有的姓氏是吧?据说全国也没有多少呢。」女孩笑

着做出回答。

顾大鹏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判断。

「你认识一个叫靖远的人吗?他的姓氏,貌似也是这个靖。」

说出这句话的顾大鹏,一直在注意着女孩的反映。

女孩脸上的笑容没有散去,但她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顾大鹏,眼睛越来越

弯,笑意越来越浓。

最后,她捂住了嘴,道:「哎呀,现在才发现吗?」

顾大鹏深吸了一口气,道:「他是你的……」

「哥哥哦,我的大哥,我的亲哥,如假包换的亲生的。」

「那你今天……」

「不过你有一点可能猜错了,我的大鸟哥哥。」靖夜说着,她对顾大鹏的称

呼让他忍不住一皱眉。

然后她笑了笑,似乎很满意顾大鹏在听到这个称呼后的反应,继续道:「我

今天,可不是为了我哥哥来的。实际上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今天在这里。」

顾大鹏一愣,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个被他忽略的点。

「好了!答案揭晓!」

靖夜突然拍着手,大声喊了出来。

「首先!噗噗,大鸟哥哥你猜错了,好可惜!」

「然后呢……我和张晓天认识,这句话肯定是真的。但是啊,我可是不是因

为他,才来照顾大鸟哥哥的呢。」

顾大鹏看着站在电梯间中央,如演讲一般宣告的靖夜。这个时候,电梯已经

停下了。

「最后……我也不是作为我哥哥的妹妹来找你的,指派我的,或者说让我这

么做的人呢,是另一位。」

电梯门打开了,靖夜突然拦在了门前,继续用欢快的声音道:

「锵锵!第三次机会哦,你觉得是谁把我派到了你的身边呢?嗯?」

靖夜让开了门口的路,说了最后一句话:「再说错的话今天晚上就连刀叉都

要没了哦……不过我觉得,大鸟哥哥不应该猜不出吧?」

顾大鹏当然不会猜不出,因为他根本就不用去猜,答案,已经自己站在门口

了。

傲人的曲线,鹤立鸡群的身高,搭配巧夺天工的衣饰。

乍一看只会出现在时尚杂志封面上的搭配,却真真切切的站在顾大鹏的眼前。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充满了性感魅力的女人,一个曾经与顾大鹏有过极其短

暂的肌肤之亲的女人。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已经成为了别人妻子的女人,一个以人妻的身份却让她

的丈夫对顾大鹏提出情夫要求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名字是……

「丽塔·刘。」

顾大鹏说出了这个让他心情复杂的名字。

一旁的靖夜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哎呀,这算不算大鸟哥哥对了啊?」

而站在不远处的丽塔·刘则满意的收回叉在腰后的手,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淡

淡的微笑,径直走到顾大鹏面前不足10厘米的近处。

「欢迎,顾先生。」

顾大鹏没有说话,他的身高和此时踩着高跟鞋的丽塔·刘相差无几,因此,

二人的视线是水平对视着的。

他用沉默回应这个让他愉快不起来的女人。

而丽塔·刘,则说出了她见到顾大鹏后的第二句话:

「你还是来了呢,我的……猎物。」

【未完待续】

幸运彩票app免费下载安装

欢乐修仙破解版

火龙冲BT(炼狱版)

彩虹六号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