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洲仙侠录第十八章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发布时间:2021-01-21 01:34:18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第十八章【上】山穷水尽疑无路

一长排三尺青铜炉中不时高高窜出一道熊熊烈焰,此起彼伏,将牢顶垂下的

一条条鉄锁镣铐影印在壁,映到壁上挂着的千奇百怪的刑具,一片鬼影瞳瞳,阴

森诡异。

千墨被锁链吊直了赤裸裸的身躯,圈着手腕的镣铐冰凉刺肤,想起另一个世

界电视中虐待俘虏凄惨哀嚎的场面,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是阶下之囚,任人宰割。

转头又看见那两个美貌侍女从牢壁上摘了两条长长的黑色皮鞭,面无表情的

走到自己身后站定,鞭子好似两条长蛇,拖在地上,吓的千墨脸色一片苍白。

千墨忐忑中见萱长老抬起一条修长性感的美腿,高高翘挺着一只肉丝嫩足,

绕到腰后,弯膝一扣,牢牢锁住自己腰肢,一只柔夷伸到身下,扶着肉棒向上一

抬,软肉被两片肥厚湿腻的肉唇紧紧贴住,好似蛤口一般,阵阵搾吸。

这萱长老身姿丰腴,样貌姝美,实是绝色,只是千墨如待宰羔羊一般被随意

摆弄,胆战心惊,哪里还有心思欣赏,弱着声音,苦苦解释「萱长老,我、我真

的不是奸细啊,求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萱长老盯着千墨清秀的脸庞,暗地里丹田真气疾行,邪功运转,蜜穴内膣肉

蠕蠕而动,淫汁汹涌,感受着身下蚌口含吸中粗大的龟头,香舌舔着红唇,美目

中渐渐升起一丝淫亵肆虐之色,阴冷的道「闭嘴,本宫就喜欢拷问你这种嘴硬的

贱骨头,看我怎么炮制你!」

两个侍女小手儿扬起,两条黑色长鞭咻的甩在空中,只听鉄牢内「噼啪」

「噼啪」两声,空中炸起两朵鞭花,狠狠抽在千墨裸臀上。

千墨只觉得两瓣屁股好似毒蛇噬肉,两道鞭印瞬间红起,火辣辣痛彻心扉,

「啊~ 」的一声狂嚎,条件反射般屁股用力向前一挺,肉棒狠狠插进一片泥泞逼

仄间,萱长老冷艳的脸上美目微眯,邪功暗催,膣肉群起蠕动,一圈圈绞紧肉杵,

肉棒只插进不到三分之一就被紧紧箍住,再难寸进。

敏感的龟头被紧逼的肉壁摩擦的一阵舒爽,还未来得及回味,两个侍女小手

在空中一抖一转,「噼啪!」「噼啪!」两声脆响,千墨「嗷!」的痛嚎一声,

两瓣屁股又各吃一鞭,屁股一挺,被膣肉绞紧的肉棒却只进了半厘,摩擦间却美

得软肉一阵酥麻。

萱长老暗里继续催动邪功,搅缠着蜜穴中粗硬的身杵,冷艳的脸上却面无表

情,睨着千墨不知痛苦还是快美的皱眉双眼冷冷的道「贱骨头,你的小贱根何时

插到底,何时停鞭!」

两个侍女小手不断兜转扬起,长鞭轮番甩尾,此起彼落,「噼啪」抽在千墨

光屁裸背上,那长鞭不知何物所制,抽在肌肤,火辣辣灼入骨髓,千墨只觉痛不

欲生,「啊!」「啊!」的咝嚎着,拼命挺起肉棒,只盼赶紧一插到底,免受皮

肉之苦。

但那膣肉死死绞住杵身,肉棒挣扎了大半天,难以寸进,反磨的龟头酥麻肿

胀。

千墨阳具被嫩垒柔瓣牢牢箍住,阵阵射意涌来,后背鞭子却催命一般抽打不

断。

两个侍女似乎见千墨半天插不进去,手上渐渐加重,人在极端环境中往往动

物本能占了上风,千墨痛苦情急中腰部一退一挺,肉棒一抽一插,这次居然多钻

进蜜穴三分。

背上鞭子一缓,侍女下手一轻,千墨缓了口气,受到鼓励,拼命挺动屁股抽

插起来。

绝色妇人见少年终于开窍,冷哼一声,闭上美目享受起来,一双雪臂搂紧千

墨脖子,一条丝袜美腿扣紧熊腰,一条肉丝长腿踩着少年脚背,随着抽插,曼妙

的身段前后摇曳,丰腴的胸乳紧贴少年,两团粉桃红樱在千墨赤裸胸膛上滑来抹

去,磨的少年舒爽莫名,小乳发硬,一道真气从美妇踮着的嫩脚侵入,顺着大腿

游走到下腹阴囊之间,激起一阵淫欲,穿过肾脏,暗催精气,真气游到后骨锥尾,

又被腰间盘着的丝滑长腿吸了回去,来来回回,真气周转不息,千墨喘息渐重,

肉棒慢慢涨到发疼。

这个姿势是姹女心经中一个采补法门,据说上古时代,一条强大无比的先天

玄蛇跟一仙龙缠绕争斗,最终制服并榨干了神龙,她的后代睹其惊世身法创出了

这个玄妙的附龙吸髓决,因其功法过于阴毒常被用作刑罚拷问虐待囚犯。

千墨真气被封,纯靠体力难以持久,那层峦叠嶂间抽插十分困难,几百下后,

龟头始终未曾触底,额头慢慢见汗。

两个侍女虐待俘虏手法纯熟,见千墨身形渐缓,鞭子立刻加重,下手狠毒,

抽的「噼啪!」作响,千墨吃痛,立刻加速抽插;倘若用心用力,鞭子便好似蛇

游虫啄,打的不痛不痒。

两个美貌侍女,鞭法刁钻,心思恶毒,整治的千墨服服帖帖,拼命前后挺动

着腰肢,被迫着进出那可恶湿窄小穴,讨好搂住自己的美貌妇人。

又奋力抽插了两百多下,千墨累的满头大汉,仍然未曾触到花心,每到蜜穴

根部,美妇就膣肉紧收,夹的千墨会阴处酥酥麻麻,精意一浪高过一浪,每次要

越过临界,蜜穴深处就往玲口中渡进一丝诡异的灼热真气,顺着肉棒一直深入堵

着精管,令千墨欲射不能,肉棒肿胀欲裂,苦闷异常。

萱长老慢慢睁开美目,看着少年狼狈的样子,知道他已是强弩之末,若不是

自己寸止之技炉火纯青,早就射的一塌糊涂,见少年憋的双眼通红,累的呼哧直

喘,觉得火候已经十足,搭在少年腰间的丝足弓起,同时做了个手势,两个侍女

见状心领神会。

千墨又一次抽出湿腻腻滑亮亮的棒身,机械的再次插入,龟头突然一紧,蛤

口变得极度紧窄,扭动几下,都是插之不入。

只听后面两个侍女娇叱一声「大胆,谁让你停住不动!」「竟敢怠慢长老!」

千墨听见身后长鞭「呼呼」在空中兜了好几个圈子,这一下怕不得抽得自己

皮开肉绽,惊慌下不论如何用劲,都钻不进那缩如蚁孔的蜜穴。

「啪!」的一声鞭响,一股难以言喻的灼痛从股沟瞬间升起,却是被一鞭抽

在了臀缝菊花上,千墨脆弱之地被袭,痛的惨叫一声,蜜穴忽然一松,正拼命前

挺的肉杵在羊肠小径中一插到底,龟头一路撑开层峦叠嶂,一头撞在娇嫩花蕊正

中,美的妇人「嗯!」的一声淫叫,内宫张开一含,牢牢卡住龟头肉棱。

瞬息之间千墨前面摩擦快美难言,后面吃鞭痛的菊花一紧,突然又一条长鞭

从后庭强行探入,如蛇一般扭动着钻了进去,鞭身一路擦过前列腺,带起一抹异

样的快感。

千墨「嗬!」的一声张大嘴巴,突觉花心宫壁叼住龟头狠狠一吮,一股吸力

从马眼直透精囊,「啊~~~」千墨狂吼一声,阳精如同山呼海啸一般汹涌而出,

无休无止的射入美妇体内。

千墨爽的大脑一片空白,被吸的腰打摆子,浑身颤抖,吊着手臂的铁链「哗

啦哗啦」挣的直响。

一连射了几十股还不停歇,嘶哑着嗓子求饶「长、长老,饶、饶命!饶命啊!」

侍女小手儿一抖,长鞭一又是「噌!」的一阵刁钻游走,扭动磨擦,千墨只

觉后庭内一阵快美直透腹下。

美妇脸颊浮上红晕,美目中却依然一片冰冷,阴毒的全力运起媚功,子宫内

蕊再次死命一吮,「噗嗤!噗嗤!噗嗤!」,千墨只觉得马眼好像变成了水龙头,

难遏难止,射的两眼渐渐翻白,后庭内长鞭如蛇「嗤嗤!」的又是一阵爬搔,粗

粗的鞭身来回钻弄无视缩紧的后门,蜜穴内再狠毒一吸力透阳根,三游三吸,千

墨翻着白眼,闷哼一声,身子一软,铁链哗啦啦一紧,射的爽晕过去,会阴处一

个指甲大小八卦图印「嗡!」的一声亮了起来。

第十八章【下篇】柳暗花明又一春

萱长老强迫少年连续高潮三次,那真是穴下无情,吸的阴毒狠辣,射的酣畅

淋漓,子宫内采精纳阳,整个小腹热热烘烘,想不到这小子还是个高阶货,眼里

现出满意之色。

忽的怀里一软,见千墨头一垂昏了过去,终于放开少年,又听见「嗡嗡」一

丝异鸣传来,蹲下娇躯,循声朝他跨下看去。

只见会阴处一个指甲大小的金色八卦图案不断闪烁,既似胎记,又像纹身,

眼里不由疑惑

「这是何物?」伸出一指轻轻点上,指尖微热,试探着渡出一缕真气,发现

竟然受阻,侵之不入,好似一个阻隔阵法。

萱长老心想「大概是他亲人或者师傅之类怕他被人采阳补阴,纹的一个护身

符,不过刚才自己附龙吸髓,阳精涌出,丝毫未觉阻滞,想来设印之人修为有限。」

遂不再放在心上,站起身来,玉手好整以暇的轻轻拍打少年脸颊。

千墨过了半晌才悠悠醒来,只觉手腕被镣铐拽的甚是疼痛,连忙挺起双腿,

不料大腿根一阵酸软,身子一跌,又拽的手腕一阵疼痛,几次发力,才勉强站直

了身躯。

下巴被一只玉手捏着抬了起来,睁眼一看,萱长老正俯视着自己,美目里似

笑非笑「小贱货,爽不爽呀?」

千墨背后鞭痕火辣辣的一片,实在怕了她的手段,心里一瑟,示弱的嗫嚅着

「爽、爽。」

萱长老玉手向下一伸,握住少年鸡巴轻轻揉弄,冷冷一笑「服不服?」

千墨被捏的胯下一酥,苦着脸「服、服啦,萱长老,求求您饶了我吧。」

「那本宫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奸细?」

「萱长老,我、我真不……」

胯下玉手一紧,阳具顿时又酥又痛,「喔……」千墨忍不住呻吟,见美妇俏

脸一寒,凤目眯起,喉中威胁的「嗯?」了一声,连忙改口「是、是是,我是奸

细,我是奸细!」心下却想「若不承认,只怕还要被她连番虐待,好汉不吃眼前

亏,先混过眼前这一关再说。」

脚上一沉,只见萱长老踩了上来,美腿一抬,又扣住自己腰间「既然你自认

奸细,那就乖乖的受罚吧。」

「啊?」千墨苦丧着脸道「承认了也要受罚啊?」

「你以为光受罚就完了?」美妇冷哼一声「本来本宫打算活活吸死你,不过

见你身负高阶元阳,还有点用处,就贬做精奴,以后本宫会慢慢调教你的。」

「我不做精奴!」千墨来到中洲十多年,可是没少听过精奴的凄惨传闻,那

是完全剥夺了做人的尊严,据说每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被迫着射精。

「这可由不得你了。」萱长老阴森森一笑「呆会你会跪着求我做精奴的。」

「我、我不要!」千墨心急之下,拼命挣扎起来,挣的铁链哗啦直响,美妇

搂着少年脖子,丝腿牢牢扣住腰间,好似睨着小老鼠一般,看着千墨无助的反抗。

冰冷坚固的镣铐让千墨渐渐绝望,腰间小腿一紧,美妇正要再次强行采补一

番,却听的「吱嘎!」

一声,牢壁开了一门,一个二十多岁的粉衫美女走了进来,边走边笑吟吟的

道「怪不得哪里都找你不到,原来跑到这里跟萱长老玩,小弟弟,玩的开不开心

呀?」

两个侍女一起躬身行礼「见过凌郡主!」

千墨转头一瞧,发现是紫玫的那个漂亮姐姐,顿时希望骤起,准备大呼救命,

嘴巴张开,却发出一声惨叫「哎呀呀,痛死我啦……」

原来萱长老伸手到下边狠狠一握千墨的肉蛋,眼中满是威胁之意的一瞪,放

下搭在少年腰间的丝腿,转头道「原来是凌郡主,我正在拷问奸细,不知郡主有

何事啊?」

胯下玉手攥着阴囊,紧捏慢拢,千墨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五指传递的胁迫之意,

不敢再吱声,眼巴巴的瞅着漂亮姐姐,好像看着真主降世,救赎之光。

凌若水一瞄千墨好似松鼠一般缩着脑袋,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盼着自己,心下

暗笑「不让你这小家伙身陷绝望,如何能对我满怀感激。」

花颜上却是一片惊诧之意「你说他是奸细,不会吧?」

萱长老微微一笑「经过本宫拷问,他已经承认了。」手上一紧,眼中阴冷的

盯着千墨「说,你是不是奸细?」

千墨支支吾吾,心想「这回打死都不承认」

,但是要害被捉,却也不敢出声否认,生怕这阴毒美妇下手狠辣,立马废了

自己。

「哎呀呀!」凌若水雪白的嫩手掩口一笑「萱长老的能耐,水儿还不知道么,

天底下有哪个人受的住。」

凌若水迈着短裙下一双凝玉般的长腿,慢慢踱到两人之间,萱长老只好收回

手来。

凌若水妩媚一笑「萱长老只需略施手段,莫说让他自认奸细,就算让他说自

己是小乌龟,他也得乖乖承认。」说着伸出一根剥葱嫩指,曲起在千墨脑门一弹,

右眼偷偷朝他一眨「告诉萱长老,你是不是小乌龟呀?」千墨看到若水冲自己打

眼色,心中老大不愿,不过此时性命攸关,闷声闷气的道「唔,是,我是小乌龟。」

凌若水「噗嗤」一笑,百媚千娇「你看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要不然,萱

长老怎么会是我宗执法,掌管刑司呢。」

萱长老冷冷的道「郡主的意思,是本宫把这小乌龟屈打成招了?」

千墨心里骂道「你才是乌龟,你这个老乌龟,啊,不对,那岂不占了我小乌

龟的便宜,啊呸呸,我又是什么小乌龟了,人家又何止占了你便宜,简直占的死

去活来,不能再多占一点啦。」

凌若水温柔一笑「影卫已经确认过啦,他名叫白千墨,两岁就在抚仙城入了

官册,来历清清楚楚,再说这可不是屈打成招,是执法长老修为高深,手段太过

玄妙,这小子骨头太软,一下都挺不住。」

说着凌若水玉手一拂,「叮當」「叮铃」两声,镣铐打开,千墨被吊了半天,

受了鞭刑,又被榨个半死,手腕一松,一下软坐在地。

凌若水葱指一指「你看,都软成这样啦,简直是个没骨头!」脚尖一踢千墨

大腿「还不起来,走啦。」

千墨闻言忙不迭的爬起来,凌若水小手一握,拉着千墨就走「那人我就先带

走啦,萱长老就别送啦。」

看俩人出了牢门,两个侍女不甘心的上来说道「长老,这个高级货,就这么

放他走么!」

两人存着私心,若是长老带他回宫做了精奴,以两人贴身侍女身份,自然有

机会享受一番高阶元阳,如今眼睁睁见他跑了,心下暗道可惜。

「闭嘴!」萱长老阴沉着脸,「宗主近来越加不理事务,一切都交给她这长

女打理,将来大位只怕就要落在这大郡主身上,此女外柔内刚,手段城府甚是了

得,现在得罪她,十分不智,今日之事,休得再提!」眼中却是阴晴不定。

千墨被凌若水拉到了一个女子香闺之中,脱离了险境,心下一安,便窘迫起

来,红着脸问道「凌姐姐,你这里可有男子衣服么?」

凌若水转头一看,少年赤身裸体,一手捂着下面,一脸窘态,掩口一笑「这

里没有,等会给你找一件来,你先躲到床上,姐姐还有事跟你说呢。」

千墨拨开轻纱爬上床榻,钻到锦被之中一躺,略一吸气,一股女孩身上特有

的麝体幽香立刻沁入胸肺之中,闻着浑身舒畅,忍不住又偷偷深呼吸几口,却又

怕被发现,微微转头向纱帐外偷望,发现凌若水正睨着自己,花麵似笑非笑

「姐姐被窝香不香呀?」

千墨老脸一红,支支吾吾。

「那你屁股痛不痛啊?」

刚才心急脱离苦海,分散了注意力,这时听凌若水一问,顿时觉后背火辣辣

一片,尤其被鞭子通入的后庭柔嫩之地,更是疼痛难忍,苦着脸「痛啊,痛死人

了,那鞭子是什么鬼,打在身上,怎么这般疼?」

「哼,疼死你这小色鬼!」凌若水娇嗔一声,侧身坐在床榻,两条修长美腿

叠起一翘「你知不知道中洲北方有一片蛮夷之地。」

「这个我知道」千墨眼中一亮「蛮荒是兽妖的领地,师傅说上古浩劫时,兽

妖一族最惨,千百个各族兽神连同无数雄性兽妖都死绝了,留下了无数寡妇,她

们为了延续香火,每年秋末都组队入侵人族领地打草谷,抢劫钱粮,掳掠男人回

去配种,如今,北境的合欢宗,幽冥府,慈航静斋跟兽妖已经打了几万年啦。」

千墨瞅着若水的眼神突然变得有点异样「师傅还说,姹女宗不顾大局,暗地里总

拖合欢宗的后腿,害我人族无数男儿被抓去做了性奴。」

「呸!」凌若水花颜一嗔,啐了一口「我们跟合欢宗是万年世仇,不共戴天,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再说了,不顾大局?幽冥府和合欢宗暗地里那才是

真刀真枪,互相暗捅,慈航静斋道貌岸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数万年

前同是正道联盟,昆仑如今为何与之老死不相往来。」

「不管如何,拖后腿总是不妥,大大不妥。」千墨大摇其头。

凌仙子一弹千墨脑门「别打岔,现在说你的事。」

「喔,姐姐你接着说。」

「蛮夷之地靠西北处有一数万里的沼泽,里面藏着许多上古留存的奇珍异兽,

其中有一种双头奇蛇,名曰缚骨。」

凌若水顿了一顿,见少年脸上茫然,显然未曾听说,接着道「这种缚骨蛇皮

会分泌一种毒液,捕食时牢牢缠住猎物,猎物皮肤被毒液渗入,会变得敏感十倍,

同时产生剧痛,你想想,皮肤敏感十倍,剧痛也变十倍,猎物緾的久了会活活痛

晕过去,毫无反抗的被蛇吃掉。

曾有人不小心被缚骨缠住,逃回来后连续痛上七日七夜,一日痛甚一日,到

第七日痛入骨髓,脑袋不住撞墙,只有把手脚捆起来,才能防止自尽,所以此蛇

被称为缚骨。」

千墨感受着背上一阵阵的抽痛,脸上有点变色「那我岂不是要疼上七日七夜!」

「不错!」

「这可如何是好啊!」

「忍着就行了,熬过七天,自然没事。」

千墨听凌若水这么一说,似乎背上尤其菊花真的越来越痛,苦着脸道「姐姐,

这个,只怕很难熬呀。」

「好弟弟,放心吧。」凌若水坏坏的一笑「到时候我会帮你捆起来,就算你

大喊大叫,求我杀了你,我也不会理会的,保你熬过七天。」

千墨脸色有点发白「这个,凌姐姐,有没有什么解毒法子,可以不受七日之

苦啊?」

「有啊。」凌仙子见少年果然上钩,心里暗笑。

千墨精神一振,连忙道「好姐姐,快告诉我,是何法子?」

凌仙子纤巧的香足一翘一翘,蛮腰微侧,美目睨着千墨「在蛮夷兽妖中,有

一蛛族名曰黑火,她们喜捉缚骨,食其蛇肉,不惧蛇皮之毒,因为她们所喷蛛丝

天生能解缚骨蛇毒。」

「姐姐,不知哪里有那蛛丝?」千墨急急问道。

「萱长老腿上穿着那双就是咯」凌仙子俯身下来,薄衫胸口乳白深沟晃的千

墨眼睛一花「若要解毒,须得金丹期以上修为以真气灌入激活蛛丝,摩擦鞭痕,

你有没有结金丹?」

「没有,差的远了。」千墨闷声道。

「喔!」凌仙子抬起头来,美眸一转「那不如把你送到萱长老房里,我求她

帮你解吧。」

「不行!」千墨往被子里一缩「落到她手里,毒没解完,人先被她弄死啦。」

「唉!那就没法子啦!」凌仙子叹一口气,娇躯立起「只好姐姐辛苦一下啦!」

千墨从香被里探头望去,却见那个漂亮姐姐正侧身对着自己,弯着盈盈一握

的蛮腰,柔夷拉开床头暗格,拎出一双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抬起一条修长玉腿,

翘着纤巧秀美的裸足,豆蔻一弓,探入镂空紋边袜口。

随着涂着红色指甲的剥葱十指细挑慢抹,黑色的薄丝一路套上了晶莹如玉的

大腿肌肤,一直覆到粉色短裙之内,接着又翘起了另一条玉腿。

千墨不由自主睁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香艳之景,觉得心内有一丝黑

暗的野望如野草一般疯狂生长,只觉口干舌燥,呼吸急促,肉棒硬硬的涨了起来,

将被子顶出一圆隆起。

凌若水暗运心经,举手投足,魅意四散,勾诱着千墨,与其心田中那丝魅心

之惑遥相呼应,助其壮大。

千墨喘着粗气,看着凌美人穿好了丝袜,突然转过头来,娇嗔道「好看么,

小色鬼。」

千墨脸上一红,却见仙子突然妖娆立起,皓臂微扬,踮着脚尖轻轻转了个圈,

粉红短裙旋起,露出丝袜上一段浑圆莹润的大腿,黑白相衬,肌肤如玉,没有半

点瑕疵,接着香步微移,姿态撩人的踮上床来,嫩指尖绕着一缕秀发,贝齿咬着

红唇,美目似含春水,睨着千墨

「好弟弟,你看,姐姐美不美?」

千墨只觉她一投足、一扬手、一扭腰,一凝眸,无一处不美的摄人心魄,怦

然心动,脱口而出「美,简直美若天仙!」

「那~」凌若水美眸一转「姐姐跟紫玫哪个美?」

「唔,这个」千墨认真想了想「我没见过紫玫面纱下的样子,不知你们姐妹

哪个更美。」

若水心里暗暗嘀咕「没见过样子就敢说我不一定比她美,看来这臭小子是真

喜欢上紫玫了。」想不到这小妮子单身十六年,如今竟然有个少年爱她,不由微

生嫉妒,娇哼一声「还不趴好,让姐姐给你解毒!」

嫩足一撩被子,千墨「哎呀!」一声,连忙转身趴过,直愣愣的肉棒晃悠着

抡在下面,屁股摆了好几个姿势才把粗长的肉棒斜着别到一边。

凌若水全都看在眼里,媚眼如丝,一只嫩足抬起,踩着千墨后背用力一顿,

整个人都陷在绵软锦褥中,另一只丝足踏在光屁上,拇趾抚着菊花肉褶,咬着水

嫩红唇,芳心暗里恨恨的道「我让你喜欢小妮子!」香足用力一捅,拇趾侵入。

千墨一声惨叫

「哎妈呀!」

白云山下白云观

白云观里道坐禅

禅鸣蝉静道不尽

又闻禅静道听蝉

------能伸能屈、可S可M的拖地小道

新世纪福音战士适格者变态版

光之萌约

太极熊猫3猎龙下载ios版

彩票app哪个靠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