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七章谁是玩物谁又是俘虏作者逆流星河

发布时间:2021-01-21 03:53:15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六章 听话的好玩具】【作者:逆流星河】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ex8.cc——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七章 谁是玩物?谁又是俘虏

顾大鹏和张晓天二人自然不会知道,苏梦梦接到了这样一个和他有关系的电话。

看着苏梦梦三女的车越开越远,顾大鹏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张晓天突然拉住了他。

“这个,还给你。”张晓天递过来一样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顾大鹏方才在背后塞给他的手机。

“哦,刚才谢了啊。”顾大鹏接过来,看也没看便塞进了兜里。

东西还完了,顾大鹏却发现张晓天还在盯着自己看。看着露出一脸玩味表情的张晓天,顾大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只要张晓天露出这样的表情,就代表着他心里揣着什么馊主意,作为发小,他可是比谁都清楚。

“我说,你那么看我干啥?”

“没啥,没啥……不过,你就没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听张晓天这么反问,顾大鹏顿了一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你愿意告诉我就说,不要这么吊我的胃口!”

“好,好。我告诉你,不过在告诉你我知道的情况之前,我还是要问你几句的啊,关于……”说到这里,张晓天故意停顿了一下,“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你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顾大鹏反问。

“不急不急,这里可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张晓天却摆了摆手,迈开步子走向他们来的方向。他转头对顾大鹏道:“你现在应该还不困吧?咱们去找个地方,再喝点?”

顾大鹏没有说话,但也没有表露出反对的意思。

他必须在心里承认,现在,他真的对这台手机的主人……那个名叫苏梦梦的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二人并没有走出巷子,而是在里面转了几个弯,来到了一处外表很不起眼的,却依稀能认出是块招牌前。这是一家开在小区里的酒吧,老板是个比顾张二人大不了多少岁的同龄人。那家伙是个富二代,开酒吧纯粹是出于爱好,外加招待一群狐朋狗友方便的目的。顾大鹏和张晓天虽然和那老板关系不算特别近,但作为同在这一片儿混迹的同龄人,在这里也算是熟客了。

今天酒吧里反常的没有多少客人,但顾大鹏和张晓天还是习惯性的绕过了空无一人的吧台,来到了他们惯例的位置,一个角落里的小桌。随便点了瓶啤酒,顾大鹏顾不上先喝一口,就打开了话匣子。

“得了,快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好好,你看你急的。”张晓天倒是先不紧不慢的喝了口酒润润喉,然后再开口说话,“你想知道什么?”

“你是怎么认识那个苏梦梦,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女人的。哦,对了,你小子要先告诉我你最近半年到底干啥去了?”

顾大鹏现在憋着一脑子的问题要问。

“你这问的还真不少,先让我想想该从哪儿说起啊。”张晓天说着,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是很为难的样子。但和他相处了多年的顾大鹏一眼就看穿了他是在装样子,一巴掌打在他的肩膀上。

“跟我你还装模作样啊,赶紧的!”

“好了好了,我老实交代还不成吗?你小子下手真的是没有轻重。”张晓天一边揉着被打到的部位一边道,“那就先从你的最后一个问题开始回答起吧,我去哪儿了?关于这个,我要问你一下……嘿,你还记得碧池渊吗?”

“碧池渊?”顾大鹏搜刮着自己的回忆,“哦,想起来了,那个之前你带我去过的会所?我记得你当时还调侃说……”

“对对,就是那个,我当时和你开玩笑说它还不如改名叫‘bitch院’呢。”张晓天说着,又喝了一口酒,“现在啊,我是不能说这种话了,不然被我老板听到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你……去那里了?上班?”

“没错,就是那家碧池渊会所。”张晓天继续道:“那家会所其实是我表舅的同学开的,他们两个是好哥们,关系特别亲的那种,我每年过年除了去我表舅家还要专门跑去他们家给拜个年。”

“这些我明白,然后呢,你别那么多废话。”顾大鹏打断张晓天,插了一句。

“你丫,我什么时候说废话了?”张晓天愤愤不平的用酒瓶底撞了顾大鹏手中的瓶子一下,但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继续开口道:“你也只得,我从外面回来,在家里混了半年多,整体无所事事的我表舅看不下去了。所以,他就托他那个同学的关系,给我在碧池渊里面安排了个工作,就是我刚才和你说的,当个小小的保安部经理。”

“哦,这样啊……那然后呢?”顾大鹏继续问。

“然后,然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还要问什么?”

“重点啊!那两个女人,苏梦梦,还有那个我忘记叫啥名字的,你是怎么认识她们的?”

“哦呵,原来你的关注点在这里啊?”张晓天笑道,“也不奇怪,毕竟是‘拔屌无情’的顾大鹏啊,啧啧,不奇怪不奇怪。”

“你少给我提这个,赶紧说!”顾大鹏作势又要打张晓天。

“好好,我说,你别动手!”张晓天作势要躲,继续道,“其实很简单。那个孙鸯,哦,就是最后从车上下来的那个女的,她是我们会所里的公主。而那个苏梦梦,之前曾经被孙鸯介绍着也在我们那里做过一段时间,后来走了而已。”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那三女的--额,短头发的那个我不认识所啊,不过也八九不离十,她们都是那种出来卖的婊子。”

顾大鹏握着酒瓶,盯着张晓天。

张晓天回以一副淡然的表情,他说的句句属实,没有一丝开玩笑或者骗人的意思。

顾大鹏拿起酒瓶,一口吹干,然后招手道:“那谁,给我再来一打。”

等待啤酒上桌的时间里,张晓天一直都在打量顾大鹏脸色的表情,让他意外的是,他并没有从自己的发小脸色看到诸如气愤、悲伤亦或者任何负面的情绪。

“额,大鹏,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很好啊。你问这个干啥?”

“不是……我刚刚说完之后,你一直一句话不说,还要酒,我还以为你又失恋了还是咋的。”

“开什么玩笑,我和那个苏梦梦就是一夜情的关系,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顾大鹏解释道。

“那,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张晓天指着被一瓶瓶码上桌的啤酒,他和顾大鹏都不是那种平白无故就会酗酒的人,顾大鹏叫这么多肯定是有理由的。

“我……怎么和你说呢,我就是心里面一时间有点儿复杂。”顾大鹏说着,放下空酒瓶,又拿起一瓶新的啤酒。

“心里复杂?”张晓天重复着顾大鹏的话,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看着埋头吹瓶的顾大鹏,只得点了点头,也拿起一瓶啤酒。

喝吧,不管咋了,这个时候喝酒肯定是没错的。

顾大鹏对张晓天说的,一半是真话,但也有一半是假话。

他和苏梦梦之间,的确是没什么关系,说是一夜情其实也牵强,因为从最后的结果来说,他更多的是被对方当成了一件“道具”,至于这件道具是他顾大鹏还是别的什么男人都无所谓。虽然,他最后是反客为主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有些后怕的。当时的刺激太强,他脑子里的那根弦像是绷断了一样,理智全部下线,纯粹由欲望支配身体了。看到苏梦梦和没事人一样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眼前,他甚至在心里舒了一口气。

但从张晓天那里得知的事实,也让他胸口一阵发闷。

顾大鹏其实早就知道苏梦梦,说起来这还是一个巧合,在苏梦梦通过摇一摇主动和他搭话的那天,他正巧在网上看一组标题打着“X博福利姬萌萌最新私房VIP福利套图”的图片,苏梦梦在微博上发来的那几张图片,恰好和他在网站上看到的套图里的几张是相同的。虽然,套图里的图片是经过PS处理过的,画面本身也经过了剪裁,但顾大鹏自己就是个PS的行家,也拍过不少这种照片,他几乎是一眼就确定了这两张乍一看不同的照片,其实是源自同一副原图。

而在旁敲侧击了一番,确定了这个微信昵称同样也叫“萌萌”的女人,发来的图片的确就是她本人之后,顾大鹏最终确定了一件事:这不是巧合,他在摇一摇里碰到的这个“萌萌”,就是那个X博福利姬萌萌!

确定了这件事之后的顾大鹏,内心的想法很微妙。

老实说,他对这个化名萌萌、真名苏梦梦的女人第一印象很好。苏梦梦的身材、脸蛋,甚至是两人见面以后苏梦梦所表现出来的性格、谈吐,都十分符合顾大鹏的喜好。

顾大鹏很不情愿的想到了一个词……

俘虏。

尽管从一开始就在心里清楚,能做福利姬的女人肯定不会接受他这种男人,他们之间只可能是逢场作戏。

但当他宾馆房间的门被反锁、宽阔的圆床映入他的眼帘之后。“二人独处”这个概念突然前所未有的在他心中强烈起来,而随之而来的是,他那丝一直被压抑在心中、明知不可为的妄想,也开始一步步萌发。

所以,他在床上爆发了,失控了。所以,他在发泄完欲望之后冷静了,后怕了。现在想想,顾大鹏真的觉得当时的自己很可笑,看着床上失神昏迷的苏梦梦,他真的很担心,担心到顾不上去拿放在外套内兜里的自己的手机,转而直接去拿放在最近位置的那台属于苏梦梦的粉红色手机,想要在第一时间拨打120急救电话。

但当他唤醒屏幕之后,他呆住了。

错愕与不解只是片刻的,他其实早就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心中的慌乱瞬间被冰冷的寒流取代。

然后,当顾大鹏再次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之时,他已经在离宾馆一公里之外的地铁站外了,而他手里--是那台从在房间里起就一直紧握着的粉色手机。

还未成型的梦,就这么破碎了。但梦醒了,顾大鹏也彻底的看明白了:自己,和对方,中间隔着怎样的沟壑。

但现实依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今天,他被堵在那儿,其实在苏梦梦跳下车之前,他就想到这个可能了。

他本来是打算把手机直接还给对方的,甚至说之前他还在苦恼如何交给不知道住址等信息的苏梦梦,但当他真的看到苏梦梦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又犹豫了。

方才下定的决心烟消云散,顾大鹏鬼使神差的选择了将手机藏起来,选择和苏梦梦周旋。

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大鹏在这么做的时候没有问过自己,现在,做过了,也不想再追问自己原因。

而意外,接二连三的出现。

张晓天的职业,虽然他没有直接告诉过顾大鹏,但顾大鹏早就隐约猜到了。

所以在张晓天认出了苏梦梦,和她身边的女伴之时,他就明白很多事情了。

呵呵,那是什么滋味呢?

曾经被自己认为是在天上的“女神”,一朝降入凡尘,本认为可以一亲芳泽,结果却发现女神实则是别人手中的玩物,而自己也只是一件不需要名字的道具。当他看开了一切,打算回归原样之时,染尘的“女神”却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并且被狠狠的撕开伪装,暴露出光鲜外表下靠出卖肉体来换取金钱的污浊本质。

污浊……然而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这些?污浊的是那些卖身的女人,还是他这种将这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甚至还妄图将这些女人变成自己的玩物的男人呢?

酒,接连不断的流过喉咙。但顾大鹏,却在酒精入胃之前,便陷入了一种迷醉的状态。

“咣当!”空酒瓶被顾大鹏重重放下。

张晓天被吓了一跳,他放下酒瓶,凑过来问道:“你没事吧?大鹏。”

“没事,我很好。”顾大鹏没有继续拿起酒瓶了,他转而握住了张晓天手中的那瓶啤酒,将他拉近到自己眼前。

张晓天被拉的一个趔趄,但看着顾大鹏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他忍住了说话的冲动,继续当一个倾听者。

“晓天……”

“我在呢,你尽管说。”

“我,要草那个女人。”

张晓天一愣,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你,你说什么?那个女人?谁?”

“我,要再上一次那个苏梦梦,再一次,上她。”顾大鹏说着,松开了手,继续拿起酒瓶对着瓶口灌酒。

看着仰头喝酒、丝毫都不在意漏出来的酒液浸湿了衣服的顾大鹏,张晓天半长着嘴,最终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酒精终于迷醉了男人的意识,一片朦胧之中,似乎有人在发笑。

到底,谁才是玩物?又是谁成为了俘虏呢?

【未完待续】

字数:3733

彩库宝典4 0下载2017

盛世明朝

六合博彩图库宝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