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碧池渊的婊子们39

发布时间:2021-01-21 04:27:20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第三十九章、第二幕:被操纵的过去(上)

时间回到前一天的晚上,卧室内。

「大鹏,明天我想回去一下。」

坐在床上的苏梦梦,十分突然的开口了。

顾大鹏愣了一下,他有点儿意外,于是开口问道:「回去?你是说回你住的

地方吗?」

「嗯,鸳鸯她……啊,就是孙鸯,她有点儿担心我,而且我也有点儿衣服想

要回去拿一下。」苏梦梦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她有些刻意的去回避

顾大鹏的视线,然而站在门口正忙着擦干刚刚洗过的头发的顾大鹏并没有注意这

些细节。

「你还缺衣服吗?那我们明天下午什么时候再去一次商场吧。」

「别,总不能所有的衣服都买新的吧?太浪费了。」

「几件衣服而已,这有什么,你喜欢那就买呗。」顾大鹏坐到床边,十分自

然的搂住了苏梦梦的肩膀。

「还是算了,你一直给我买新衣服,我有点儿过意不去。而且我那些旧衣服

也不是不能穿了,我还是回去一趟把行李收拾一下吧。而且这次我也是要和孙鸯

商量一下,我打算从她那里搬出来,总要打个招呼的。」

苏梦梦的话让顾大鹏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况且,苏梦梦出来之后就一直和他

住在一起,顾大鹏也觉得是时候让苏梦梦回去一趟了。

「那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我去借辆车,可以帮你搬行李。」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成,」苏梦梦摇头拒绝了顾大鹏,「而且,孙鸯

她……对你,可能有点儿误会。对了,我正好要问问你,你和她之间到底有过什

么啊?上次她见到你直接都吓的……」

顾大鹏也想起了上次孙鸯在他面前尿裤子的一幕,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当

着苏梦梦的面,他总不能直说自己和孙鸯的那段露水情缘,只能搪塞道:「可能

是因为张晓天的关系吧,她有点儿怕我,别的……没啥的。」

说完这番话的顾大鹏自己都觉得心虚不已,然而苏梦梦似乎并没有刨根问底

的意思,转而道:「那我明天早上自己回去,可能要到晚上才回来,你不用等我

吃饭了。」

「嗯,好,那就这样。」顾大鹏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得到了许可的苏梦梦也

松了一口气,原本有些绷紧的身体松懈下来,很自然地依偎到了顾大鹏的身上。

软玉在怀,顾大鹏的注意力很快便转移到了别的方向。

同样是刚刚洗完澡的苏梦梦此刻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睡裙,蓬松的长发披散在

肩膀上,散发这十分好闻的味道。这件睡裙是昨天刚刚买来的,而且是苏梦梦最

近新买的衣服中唯一一件由顾大鹏来挑选。

顾大鹏几乎是第一眼就看中了这件睡裙。这件睡裙并非那种十分透明亦或者

十分暴露的款式,甚至可以说半长袖加上长裙摆的设计相比现在常见的内衣样式

还略显保守。但是,这件睡裙唯一也是顾大鹏最看重的独到之处,就在于它在胸

口的位置有额外的设计,可以额外凸显女性的上半身曲线。

而现在,睡裙之下不着丝缕的苏梦梦紧贴着顾大鹏同样只穿着一件内衣的身

体,两人的肌肤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苏梦梦的体温与柔软对于顾大鹏来

说全都处于触手可及的状态。

顾大鹏很自然的便有了任何健全的成年男人都会有的生理反应,而他身体某

处的「变化」,也很快便被苏梦梦察觉到了。

「那个,梦梦……」

「别弄到太晚就给你,上次做到天都亮了,我明天还要出门呢。」

「哦哦,好好。」得到许可的顾大鹏哪里还顾得上苏梦梦提出的限制条件,

两只手立刻开始不安分起来。

左右开弓,苏梦梦的两边胸部同时落入了顾大鹏的魔掌之中。被睡裙特别强

调出的丰盈如同枝头熟透的硕果一般在顾大鹏眼前摇曳着,即便是他已经无数次

的攀登上这两座山峰,此刻还是被诱惑的加重了呼吸。

柔软的乳肉在顾大鹏的手中不停地变换着形状,虽然是隔着一层布料,但顾

大鹏的动作还是让苏梦梦的脸上染上了一层诱人的桃红。

「讨厌,别……一直揉啊。」

苏梦梦扭捏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在阻止,但顾大鹏明白,此刻的她想要表达

的可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顾大鹏变爪为钩,食指和中指相互配合着,很快便捉到了因为兴奋而逐渐立

起的乳尖。

「嗯!」

被揉捏住的一瞬间苏梦梦发出了一声呻吟,但马上她就用手捂住了嘴,不让

自己再继续发出声音。

「捂住干什么?这里的隔音很好的,你不用担心被邻居听到啊。」

顾大鹏调侃着在他的怀中不停扭动身子的苏梦梦,手上则不忘继续加重力道,

开始变着花样的刺激苏梦梦最敏感的乳尖。

「我只是觉得,这样,好丢人……嗯嗯!」

苏梦梦辩解着自己的行为,但她话音未落,就又发出了一声更高亢的叫声。

但这一次不是因为胸口的刺激,而是顾大鹏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撩起了她的

裙摆,刚刚的那声浪叫,就是因为顾大鹏的手已经捏住了她比乳尖还要敏感的阴

核。

「你别老是欺负我啊!」

苏梦梦忍不住瞪了顾大鹏一眼,但她水汪汪的眼神与其说是在责备顾大鹏的

搞怪,不如说是在催促他赶紧进行实质性的动作。

而顾大鹏自然不会让苏梦梦失望,他拦住苏梦梦的脖子,垂下头,两人的唇

舌立即纠缠在了一起。

苏梦梦的吻技很差。

虽然顾大鹏没有直接问过,但从苏梦梦生涩甚至有些时候还有点儿不知所措

的表现上来看,她在接吻这种情侣之间稀松平常的事情上的经验是很少的。其实

顾大鹏自己也不能说有多么的经验丰富,但比起生涩的几乎和新手一般的苏梦梦,

他还是能担当起引导者的角色的。

所以,两人确定了关系之后,每一次的亲密顾大鹏都会将接吻作为杀手锏。

没有什么是一个法式深吻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次。

当两人的舌尖终于分开的适合,苏梦梦的脸已经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她蜷

缩在顾大鹏的环抱里,舌尖还停留在嘴唇之外,微张着被吻得有些发红的嘴唇急

促地喘息着。相比之下顾大鹏要从容的多,但这种从容也仅仅是表面上的,顾大

鹏的阳具早就坚硬如铁,此刻他只想早点儿去探寻更多关于苏梦梦身体的奥秘。

但在提枪上马之前,顾大鹏还没有被欲望吞没的理智提醒他做了另一件事。

手伸向床头,收回来的适合,顾大鹏的手上已经多出了一个银色的小方盒。

「别急啊,宝贝,让我把这东西准备好。」

苏梦梦躺在顾大鹏的怀里,仰望着顾大鹏急躁地拆开包装。

她突然开口道:「我例假前天就停了,今天不用戴的。」

顾大鹏的动作一滞,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去克制扔掉手中的避孕套的冲

动,然后,他闷声闷气的回了一句道:「还是戴上吧,我怕现在不戴做太多以后

就不习惯了。」

「嗯……原来你也会担心这种事情的啊?」

「当然会啊!前几天你说例假没来的时候你知道我心脏都快停了吗?」

本来,顾大鹏是不可能知道苏梦梦的例假是在每个月的哪几天的。但前不久,

苏梦梦突然告诉她这个月她的例假没来,对自己都做过什么事心知肚明的顾大鹏

立马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好在第二天的早上苏梦梦的那位迟到的亲戚就来拜访

了,这让顾大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几乎是马上便跑去便利店买来了冈本放在

床头备用。

不过在两人情深意浓的时候,提起和计划生育有关的事情总是有些破坏气氛,

特别是在话题的挑起者还是先天就占据优势的男方——也就是顾大鹏的时候。苏

梦梦有些生气,她在顾大鹏的腰上掐了一下,小声道:「不愿意承担责任的男人。」

苏梦梦这一掐并没有用多大力气,不过就算她下了狠手,顾大鹏也只有打掉

牙往肚里吞的份儿。没办法,在这件事上他不可能说过苏梦梦,现在只是被掐了

一下已经算是苏梦梦法外开恩了。

「来,宝贝,换个姿势吧。」

顾大鹏拍了拍苏梦梦的大腿,示意她换成平躺。但苏梦梦却并没有按照他的

意思躺在床上,而是翻转了身体,以四肢着地的姿势跪坐在了顾大鹏面前。

然后,顾大鹏手中捏着的避孕套,也被她夺了过去。

「嗯?你就那么不想用吗?」

顾大鹏一头雾水,但如果苏梦梦坚持要无套,他肯定是一万个同意的。反正

现在是苏梦梦的安全期,不用担上「出人命」的风险他何乐而不为呢?

但苏梦梦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她用牙齿咬住避孕套的塑胶包装,然后撕开,

取出了粉红色的橡胶圈。

「我来帮你。」

苏梦梦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将粉红色的套子叼在了嘴上,接着,她匍

匐在顾大鹏的胯下,一点点接近顾大鹏已经冲破内裤的封锁、露出大半截的阳具。

顾大鹏做梦都没有想到苏梦梦会用嘴来帮他戴上安全套。

但福利已经送到了眼前,不吃下去顾大鹏就真的不能算是个男人了。

苏梦梦先是拍了拍顾大鹏的屁股,她的嘴上叼着套子,所以没办法说话,但

顾大鹏马上便理解了她的意思,抬起腰,让苏梦梦能够顺利的脱掉他全身上下仅

剩的那条内裤。

没有了内裤的阻隔,顾大鹏的阳具便更加狰狞的挺立在苏梦梦的眼前。对于

这根已经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体里进出过多少次的大家伙,苏梦梦已经不会再害怕

了,当她握住阳具的茎身时,反倒是顾大鹏被刺激的浑身一颤,忍不住发出一声

呻吟。

苏梦梦的手心凉凉的,但很柔软,双手合握住阳具的紧绷感让顾大鹏无论如

何都抑制不住自己的声音。

但这些都不是这次的正戏,调整好姿势之后,苏梦梦伏在顾大鹏胯下的脑袋,

便一点点沉了下去。

套在龟头上的安全套也是凉凉的触感,但很快,这股凉意便被一团温暖与软

嫩所包围、覆盖。苏梦梦用舌头顶住安全套的顶端,用嘴唇抵住安全套卷起来的

部分,一点一点的向下沉。她现在还是无法顺利的将顾大鹏的阳具全部含进嘴里,

但即便是只含一半,被服务的顾大鹏就已经被刺激的快要按奈不住了。

苏梦梦最后用手代替嘴唇,将安全套全部套在了顾大鹏的阳具上。粉红色的

套子在全部撑开之后变得透明,顾大鹏的肉棒被半透明的橡胶所包裹着,呈现出

一种十分奇异的,草莓巧克力一般的光泽。

而苏梦梦也好似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她用一只手固定住套子的底部以防

滑脱,另一只手则握住了茎身上下撸动着,比起为顾大鹏服务,她的动作更像是

在摆弄一件心爱的玩具。

但顾大鹏已经忍不了了。

苏梦梦的手被拉开,她抬起头看到的,是顾大鹏那双已经发红的眼睛。

没等苏梦梦说出话来,顾大鹏已经将她抱了起来,睡裙的裙摆被撩到了腰际,

苏梦梦没有穿内裤的下半身直接与顾大鹏的草莓巧克力大香蕉来了个亲密接触。

「别!别用这个姿势行不行?」

「为什么?」顾大鹏几乎是用吼的说出这三个字。

「这种……太深了,我有点儿受不住……」

太深?受不住?

放在以前这些都不可能是阻止顾大鹏的理由。

但现在不同,他还是要怜惜怀中这位他心爱的人儿的。因此,顾大鹏从善如

流,直接抱着苏梦梦站了起来,然后再将她的身体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两人的体位从最直接的女上位变成了最传统的传教士,苏梦梦这下说不出什

么拒绝的理由了,她只得闭上了眼睛,甚至还用手扳住了自己的大腿,准备迎接

顾大鹏的进入。

「唔……嗯!」

尽管已经通过前戏获得了足够的润滑,但当顾大鹏的阳具完全插入后,苏梦

梦还是忍不住发出了略带痛苦的呻吟。

顾大鹏没有马上开始动作。安全套的这一层阻隔让他感受到的刺激并不像往

常那么剧烈而直接,这也让他多了一次余裕,去安慰因为他的侵入而皱紧了眉头

的情人。

顾大鹏的吻落在苏梦梦的脸上,然后是她的嘴唇。他用舌头引导着苏梦梦,

以此分散她的注意力,不让她过分在意身体下半部分的不适。

而当苏梦梦也开始主动的去回应他的舌头之后,顾大鹏则抓住时机,开始挺

动自己的腰进行抽插。

「唔,唔……」

被堵住了嘴唇的苏梦梦在顾大鹏开始运动后依然发出了一丝模糊的哼声,但

很快,她的声音就变了调,眉头也逐渐舒展开来,白皙的皮肤上也浮现出越来越

多的潮红。

因为苏梦梦说过明天早上她要出门,所以顾大鹏并不打算打持久战,他的动

作越来越快,而被他压在身下的苏梦梦也逐渐放开了声音,两人粗重的呼吸声与

苏梦梦单方面的娇喘声在卧室的空间内回荡着。

「啊,啊,啊,啊……」

或许是因为前戏做的太充分,苏梦梦很快便迎来了第一次高潮。她不再用手

扳开自己的大腿,而是双手双脚都缠绕在顾大鹏的身上,以此来换取男人更深入

的冲击。

「来了,我要来了。」

苏梦梦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但就贴在她嘴唇边的顾大鹏一样听的清清楚楚。

其实这也是顾大鹏对苏梦梦的「教育成果」之一,以往,到达高潮的她是绝对不

会自己说出来的,在没有了表演的成分之后,苏梦梦在做爱之中的表现反而变得

特别的拘谨。还是顾大鹏鼓励她主动把高潮的感觉说出来,虽然苏梦梦一开始十

分的不情愿,但在几次顾大鹏不说出来就不继续做的使坏之后,她就学会了用最

简单的语言来宣告自己的高潮。

「唔——」

苏梦梦高潮了,她更加用力的抱住了顾大鹏的身体,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而

顾大鹏也暂时停止了动作,陪着她一起享受高潮的余韵。

「哈,哈……」

「呼,呼。」

高潮结束的苏梦梦松开了手脚的力气,她依然搂着顾大鹏,只是不再用力拉

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而顾大鹏也喘着粗气,他抚摸这苏梦梦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轻轻地亲吻着她

的脸颊。

不等苏梦梦完全恢复,他就再次开始了动作。

「唔,嗯!」

刚刚高潮结束的苏梦梦还在微微的颤抖,此时的她比刚开始更加敏感,顾大

鹏一下又一下直捣花心的动作,让她很快就又到达了高潮的边缘。

苏梦梦有些奇怪,按照以前的经验,她高潮两次,顾大鹏也差不多要射出来

了。毕竟两人在一起的适合都没有刻意去抑制欲望,一个晚上做好几次的情况是

几乎每次都会,但第一发就坚持这么久还是头一回。

她勉强睁开眼睛,看着依然喘着粗气像斗牛一样伏在她身上动作的男人。

「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

「嘿嘿,我哪次不厉害?」

「我不是……那个意思……嗯,嗯嗯!」

苏梦梦一句话没有说完,第二次高潮就已经到来。她的身体不由得弓了起来,

潮水一般的高潮冲击着她的胸口,又蔓延到全身。

这一次,顾大鹏没有停下动作来让苏梦梦休息。他继续着自己的抽插,高潮

中的苏梦梦被连着捣了十几下花心,瞬间就有些承受不住。

「你,你慢点儿,我还在……来呢……」

然而顾大鹏没有理会苏梦梦的求饶,继续着活塞运动,让苏梦梦忍不住连连

尖叫。

终于,苏梦梦又一次挺直了腰。第三次高潮的她已经没有力气了,软软的躺

回床上后,顾大鹏依然抱着她的大腿动作不停。

「你怎么还没射啊!」苏梦梦忍不住了,她都开始怀疑顾大鹏是不是有意要

让她明天起不来了。

但顾大鹏也是满脑子的疑惑。他也有点儿奇怪为什么会坚持的这么久,他是

真的没有刻意去忍耐的,但现在的他却觉得只有体力充足,他可以一直抽插到天

亮。

「你,你别插了,我受不了了……」苏梦梦的身体又开始痉挛了,连着三次,

顾大鹏都没有给她休息的机会,而且现在顾大鹏一点儿都没有要射的意思,一股

未知的恐惧席卷着苏梦梦的心。

顾大鹏终于停了下来,他喘着粗气,看着身下已经承受不住的苏梦梦。

他貌似知道自己抽插了这么久都不射的原因了。

腰身动作,他从苏梦梦的身体里抽了出来,粉红色的安全套上已经沾满了泡

沫状的黏液,而苏梦梦的阴道口更是因为他的抽出而大开着,久久不能闭合。

顾大鹏揪住安全套的顶端,一口气将其扯了下来。

他算是明白了,就是这一层薄薄的橡胶阻止了他的精关。

然后,他在苏梦梦惊恐的目光中重新分开了她的大腿。

「放心吧,这一次,肯定能射。」

生灵怒手游

圣翼传说

2014qq旧版游戏大厅

三国群英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