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私立栖华都露女子高等学校01作者indainoyakou

发布时间:2021-01-21 08:54:26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字数:107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私立栖华都露女子高等学校(1)

私立栖华都露女子高等学校。

在这个校名越奇怪、全国排名就越后段的奇妙规则中,唯一一个逆其道而行、挤身前列的私校。也是唯一一座从教职人员到校工,全部採用优秀女性的寄宿式学校。

由於独特的教学环境与高度自主的学生体制,这间学校的课外活动存在着极端且令少女们心神愉悦的取向。在超过全校二分之一同学组成的学生会无微不至的管理下,师长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加以干涉的每一天,就在响彻校园的晨间钟声中展开──

──伴随着优雅地垂落在校门口的,少女们的香粪。

§

这所学校由三个区块构成:中央校区、环绕校区的小型森林「少女的庭院」,以及座落於森林四个方位的学生会分部。

初来乍到的新生们於校区南面外侧大门集合完毕,接着由指导委员带领她们穿越庭院步道。这条步道虽然一线到底,或许是因为宽度较窄、一列只能挤四个人,两侧绿盖又相当茂密的缘故,刚起步不久便让大家感到彷彿置身秘境。这点小小的惊喜在校区门口越发清楚时悄然消失,但不要紧,随后而至的「洗礼」想必能够一口气填满众人略显失落的心情。

指导委员们都是些气质出众的学姊,虽说还担不起出水芙蓉这般特级形容词,光凭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婉转柔和的声调,已经把不少初次见面的学妹们迷得团团转。所谓美人不管做什么都使人心旷神怡,短短十分钟的步程迅速累积起来的憧憬,加诸青春期特别旺盛的想像力,导致新生们就算看见学姊们在校门口停下脚步、稍微弯身好脱卸深蓝百褶裙下的内裤,脑袋也会过度美化这光怪陆离的景象。

──但也不全然是这样。

对於所有选择栖华女高的新生来说,成绩并非她们唯一的考量,还得再加上一种只能游走於模糊与暧昧状态的情愫,在此我们姑且称之为「少女的教养」。

当然,这是绝对可以透过逻辑推敲出全貌、再用白纸黑字条理分明写出来的情感。少女们知道,校方以及她们的父母也知道,但有时候我们必须模糊理性的界线,因为不是每个真理都该被看见的。总而言之,基於少女的教养,当美丽的学姊们背对大家、在队伍四周纷纷蹲下,并轻盈地撩起裙摆、裸露出光滑剔透的臀部时,新生们无不知晓「洗礼」即将开始。

八点三十分的钟声响起,校门口只剩下两百四十位新生以及二十名指导委员。大胆地在学妹面前呈蹲姿的学姊们,有的优雅微笑,有的轻松自在,有的柳眉轻皱,也有稍微感到紧张的表情。队伍因着二十副美臀安静下来,沉寂了数秒钟,学姊们的脸颊逐渐漾起淡淡红晕,新生们的眼睛亦相继睁大并闪闪发亮。

无声的默契牵动着各自受到憧憬的学姊们,众人那曝露在学妹们眼里的肛门几乎同步外推,接着或温吞、或急凑、又或是不疾不徐地排出粪便。

黄绿色纤细而绵长的粪便。

深褐色夹杂一块块泥黄的粗硬大便。

被过多水分柔化成烂泥般的土色软便。

有如蛇般一气呵成的金黄色湿便。

淡咖啡色及墨绿色混合的臭便。

当然了,脱粪时伴随而至的尿液也洒了一地,不过此刻众人只注意两个地方:要不是那已经可以闻到臭味的粪便,就是刚吐出大便、沾着各色粪汁动人地缩放中的肛门。

笼罩在粪臭与视觉刺激下而脸红的新生们,无不陶醉於学姊们的脱粪之姿,目光简直离不开这短短一分钟内诞生的美妙景象。就在这时,一位和学姊们打扮相去不远、右臂同样套着「指导」臂章的女性来到众人面前,但她并未引起任何新生的注意。当光裸着屁股的指导委员们穿上内裤并起身整理裙摆,随后全都聚集到那名女性身后时,大家才发现原来现场多了一个人,不得不压下前一刻还小鹿乱撞的紧张之情。

那名女性的气质与笑容更胜脸上还带有红晕的指导委员们,一手抚於胸前、一手朝前方抬起,以诚挚的笑意对环绕在粪臭中的小鹿们说道:

「我,九染真未,代表学生会暨全体师生,见证并认同在场诸位的『洗礼』。欢迎来到私立栖华都露女子高等学校!」

§

出於某种缘故,新生们的分班是在洗礼结束后才开始分配,由学生会代表的九染真未学姊与水夏岁子学姊在入学式典礼尾声唱名分班。

自从踏进举办入学式的礼堂起,新生们就回归相当普通的制式流程,不管是

校方人员冗长的演讲、稍微有点紧张感的分发、还是排进队伍等着前往各个教室

,都不再和校门口的洗礼有所衔接。

不久前所窥见的景色是否纯属美妙的错觉呢?那是如此扣人心弦、如此令人振奋,却在漫长又无聊的流程中逐渐消磨,让她们不禁怀疑起错觉的可能性,抑或其实彼此正处於团体性的歇斯底里。

所幸,担任指导委员的学姊们在带队的时候回来了。

大家分成六班前往教室的路上,曾经在她们面前大方脱粪的学姊们回到了队伍中;於人群间悄然飘开的细微粪臭味,重新招回一个个备受消磨的魂魄。啊!

现在她们总算能确认那并不是错觉!证据就是学姊们排便后没有擦拭就穿起的内裤,滞留於肛门的粪汁与残便直接附着在内裤上压挤、磨擦,并且飘出迷人的臭味!

这次她们不再单纯陶醉於学姊的气味,还体认到一个令人兴奋不已的事实──栖华女高就是这么一所特别的学校,是能够彻底解放「少女的教养」的梦幻归宿……!

「一年华组的各位,这里就是伴随你们未来一年的教室。请先暂时就座。」

来到班上,指导委员水夏本芽衣学姊把让学妹们飘飘然的粪臭带往讲台,另外两位学姊则是先行离开。此外,还有一名穿着黑白套装的成熟女性站在讲台旁边,看上去大约二十后半接近三十岁,俏丽的短发带有一抹放纵气息,这股气息

在明显的泪痣与丰润的桃色双唇催化下更加迷人──这位正是华组的班主任国见

丽子。

就连坐在前排的同学都能闻到水夏学姊散发的气味,班主任应该也嗅到了才对。从班主任脸上的笑意丝毫没有产生动摇这点来看,大家更加相信所谓的「教养」是被校方容许的。

「再次欢迎各位学妹加入栖华女高,我是你们的指导学姊,学生会干部、二年华组的水夏本芽衣,任何有关学校的事情都可以向我询问。现在我们先来进行班内分组──」

水夏学姊说到这儿,便转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各个班级委员职位。大家对班级事务的权限划分不怎么感兴趣,反正校方和学生会自己协调过就好。比起这件事,她们更关心的是分组成员。不少人都在四处张望,寻找看得顺眼的同伴。

一片稍有自制的喧闹声中,坐在第二排第四、第五位的篠原凉子和稻叶美柑对上了目光。凉子那是有意无意地看着前方的视线,美柑则是眼里冒着星星、完全掩饰不住交友欲望的眼神。一看见凉子,美柑就像发现新大陆般热情地向她搭话:

「你好漂亮喔!你叫什么名字呢?要不要和我一组?好嘛,就跟我一组嘛!

一定会很好玩的!啊,我叫稻叶美柑,你可以叫我小美柑喔!「

看来是个直率的急性子呢。

凉子展现出早已备妥的社交用微笑,在美柑连珠炮似的说话声停下前的那几秒钟,她努力将这位同学的外貌记忆下来。有蜜柑珠珠的橘色发圈、紮得有点低而感觉沉重的中短型马尾、左耳边边有一小撮漏染的金发……脸蛋则是令人苦恼的可爱。凉子拿这种可爱的脸蛋没办法,因为她不太会记脸,只要是可爱的女生她都觉得很像。等美柑说完时,她也记得差不多了,於是边在脑内複习边应话:

「稻叶同学。」

「叫我小美柑!」

「美柑同学……?」

「拜託你叫我小美柑啦!」

「小美柑……同学。」

才刚听过对方自我介绍,还没来得及介绍回去,忽然就宛如好朋友般直呼对方的名字,还真是难以习惯。凉子顿了下,终究难敌美柑的闪亮亮目光,只好採取回避称呼的方式说道:

「我的名字是篠原凉子。谢谢你的讚美,你也很可爱呢。如果能和你分到同一组就太好了。」

精简的答覆在这种场合其实是不太受欢迎的,这点凉子很清楚,但她已经习惯成自然,若美柑因此感到无趣也没办法。结果出乎她的意料,美柑对她的兴趣丝毫未减,反而立刻就进一步追问:

「凉子的嗜好是什么呢?如果我们嗜好一致,找社团也很方便说!」

「这个……」

「嗯?不好意思说吗?那我先告诉你!我最喜欢涂──」

美柑的声音将那关键的一秒钟无限放大,等凉子察觉她即将脱口而出的内容时,已经失衡坠入无限大的时间之中。这个时间充满了由紧张、期待、不安、愉快混杂交错而成的物质,是一种无法被自我否定掉的「教养」。然而无限大的时间是透过共鸣而生,美柑的时间既能束缚住凉子,也能被凉子自身的时间抵消。

聪明的凉子很快就体认到这个事实,并在无限大的时间里找到自身的时间,将这个仅止於一秒钟的束缚击破、回到一年华组教室里。

「──我最喜欢涂粪自慰!」

美柑的自白犹如令人心情愉快的裂缝般,连带着让附近各自进行中的攀谈也依循相同模式绽开裂痕,最终在短时间内促使横阻於一年华组的陌生之壁轰隆隆地崩坍。

「──你也很享受脱粪的过程吗?」

「──我光是闻到厕所味道就兴奋了呢!」

「──你有试过食粪吗?或者用舌头轻轻舔。」

「──这个不太行,不过如果是尿尿的话……」

取代陌生之壁重新充满一年华组、让不相熟的同学们迅速热络起来的,正是少女们那优雅又下流、扭曲又迷人的教养之花。

再次欢迎各位学妹加入栖华女高──要说此刻有什么缺憾的话,就属这句话不小心在稍早先说掉了。看着迫不及待认识彼此的少女们,水夏本芽衣不禁为自己的失策感到遗憾。

闹哄哄的气氛中,班主任国见悄悄来到本芽衣身边,一手伸进百褶裙下,轻轻抚摸起她那飘出粪臭的臀部。

§

以班级委员为中心的分组随着下课钟响顺利结束。由於美柑自告奋勇担任美化委员,凉子也跟着进入美化小组。她们这组还有另外三个人,分别是老派辣妹早濑玛丽子、高个儿水野光子,以及中规中矩的中川由衣。

玛丽子的外表特徵相当抢眼,十分符合网路上常说的爆乳辣妹:一头廉价感十足的金发搭上烤得恰到好处的麦色肌肤,漂亮的脸蛋与笑笑的双眼给人一股轻浮又自在的感觉。凉子很好奇这个打扮到位的辣妹为何只有头发染得乱七八糟,但她总觉得辣妹是种很棘手的生物,所以保持点到为止的礼仪不多开口。

光子的兴趣是手球和羽球,以前住的镇上附近只要有办马拉松,她都会和家人一起参与。她留着尚未触肩的短发,眼睛细长,谈吐很有礼貌。凉子对她很有好感,不过玛丽子似乎不太喜欢她。

由衣在各方面都是中规中矩的女生,也就是标准的好孩子。她的头发就像美柑放发后那么长,不过黑得很纯粹,没有染过的痕迹。她不像玛丽子耳环手炼一大堆,看起来却没有光子那么简朴,大概是头发比较多、五官身材较为均匀的缘故吧。凉子抓不太到她的记忆点,只能硬记那张脸。

美化小组的成员并非一定要加入美化委员会,纯粹只是班级分组的规则罢了,这点在别的小组也是一样。美柑之所以抢着当美化委员,说穿了不过是由於少女的教养所致。

「所谓的整理校园环境,指的当然就是那件事吧!那件、那件呀!」

看美柑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对自己说出默契搭不上的话,凉子不知该应什么才好。这种时候要是顺势答道「对呀!就是那件事嘛!」而又被反问到说不出个具体的话,就很尴尬了。幸好美柑没有继续加重凉子的负担,而是将自以为是的默契分担到另外三人身上。大家各自思索「那件事」会是何事,却没人能给美柑的默契击上一掌,弄得她只好嘟着嘴公佈答案:

「就是呀……学姊们不是在校门口脱粪了吗?按照这个逻辑,校内各处应该也有相同的情况,或许还更夸张呢!」

「……所以你不是喜欢捡垃圾啰?」

玛丽子皱着淡金色的眉毛问道。美柑立刻否认:

「才不是!怎么,你们都不想看看『肇事现场』吗?」

凉子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纷纷苦笑或摇头。

「那个,自己的是没关系啦……」

「别人的总觉得有点……」

「嗯嗯,就算是同好,自己的跟别人的还是有差嘛。」

「小美柑的等级比大家高呢。」

四比一,就连凉子也忍不住向美柑暗示「别抓我一起『整理校园环境』哦!」美柑真是深受打击。不过这点失落很快就被更多的雀跃挤到一旁去,美柑接着扮演起称职的组长,东扯西聊地替小组感情加温,直到上课钟响还忍不住揪着凉子继续讲。

班主任与指导委员水夏本芽衣学姊於钟响后五分钟进教室,为这看似平凡的活络氛围染上本校特有的亲和感。

「学姊的味道更浓了耶!」

「呀!她们一定是趁刚才……」

「讨厌,这味道也太大胆了啦!」

相较於上一堂课那仅止於前排同学嗅得到的气味,如今粪臭浓度已上升到就连后排同学也能清楚闻到,坐在中央第三、第四排的凉子等人也被熟悉的臭味所吸引,目光纷纷聚焦在水夏学姊微红的脸颊。

──这味道可不是单纯的没擦屁股,而是拉在内裤上了吧?温温黏黏的粪便从肛门直接挤向内裤,将温吞地覆盖住屁股的内裤撑出一大团散发恶臭的形状,依照粪便的种类,或许还有一部分从布料边缘垂落呢!

尽管从座位两侧也无法确认水夏学姊百褶裙内的状况,对这气味十分熟悉的大家都知道学姊的内裤正装着满满的大便。诸多幻想伴随着浓厚粪臭绽放,在这些下流的想像中,每一对热情的目光都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投射进学姊眼中,以此将浑身粪臭的学姊佔为己用。眼皮半垂、心跳加快的凉子似乎还看见赤身裸体的学姊,甚至是学姊身旁的班主任。一对浅褐色的含蓄乳晕、一对深黑色的凸乳晕正在她面前缓缓揭露,而学姊那盛满大便的内裤沈甸甸地勾在膝盖间,彷彿只要往前一伸,就能把湿度适中的褐色软便愉快地抹在两对乳房上……可惜她那向前伸出的手只碰到美柑的脑袋瓜。

水夏学姊向大家讲解学期活动与宿舍分配事宜的时候,班主任依然像是装饰品般杵在一旁微笑,凉子不禁妄想两人的关系。虽然以处女的立场这么想很没说服力,不过她觉得这两人若是肉体关系的话,应该会比恋人关系美妙得多。这种时候真想听听玛丽子发表高见,如果美柑能代替她发问就更好了。

凉子忽然发现,自己想得越多,感官的敏锐度就越迟钝。学姊的粪臭不单是麻痺了嗅觉,连想像力也因为杂乱无章的幻想而疲软。於是她不再胡思乱想,视线放空,试着寻回曾经冲击鼻腔与大脑的刺激。

说明结束之后,大家从教室移动到校区北边的宿舍。北边西侧为一年级宿舍,中央为二、三年级宿舍,东侧则是社团大楼。

从新生入学这天起,各社团多半也开始了新学期活动;每年的重点活动之一,正是趁小学妹们还处於懵懵懂懂的期间吸收进来。不过现在一年华组的同学们还受到学生会干部的庇护,埋伏在行进路线上的社团学姊们只能含泪目送她们安然无恙地抵达宿舍。

宿舍分配和她们往后参与的学校活动一样,都是按照班内分组来进行,但楼层分类却不是看班级,而是分组种类。凉子等人得和别班的美化小组一起住进二楼A区,她们的邻居则是保健小组。

一进到寝室,美柑忽然紧张兮兮地指着室内说道:

「果然出现了!关系全组命运的友情大考验……!」

两组双层式床铺、一组架在矮柜上的床铺,这种单数安排确实算是友情考验呢。

「小美柑也太夸张,这种情况抽籤就能搞定了吧?」

光子马上就提出效率做法,然而凉子已经因为双手被美柑抓住、被那对比直球还直接的闪亮目光逼得难为情,大致上放弃了公平竞争的想法。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玛丽子已经拎着包包走向单人床,先一步抵达终点。

「你们自己选上下铺吧,我就睡这了。」

「欸?」

「干得好,小玛丽子!那么小光子和小由衣睡那边,凉子和我睡这边!」

「欸?」

「我和由衣都没意见,就这么办吧。」

「欸……欸?」

不是说好要抽籤吗?怎么床位分配一转眼就尘埃落定了?凉子讶异地看向不知何时已经培养出默契的光子和由衣。如果说这两个女生自成一对,那么事情就不可能有转机了,因为比起风格强烈的玛丽子,美柑很明显对凉子更有意思。

体认到床位一事已无转寰余地,凉子只好坦然接受美柑的好意,把背包放进下层床位。

「今后请多多指教!凉子!」

「嗯……」

为什么美柑在对大家的称呼都会加上「小」字,对自己就不这么做呢?凉子突然在意起这件说不定没什么意义的小事。

闲下来没多久,水夏学姊的声音便透过广播传进每间寝室,简单交代宿舍生活的注意事项。只闻其声、不闻其味让不少人感觉有点奇怪,虽然在休息的地方能彻底放松是最好,一旦放松下来却又忍不住对学姊的声音绮思遐想。

大家都被水夏学姊制约了呢──凉子从同房的四人脸上确认这件事,为自己并非唯一的特例松了口气。

「──以上。稍后十一点二十分,请学级委员与风纪委员前往宿舍一楼大厅集合。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辛苦大家了。即刻起到后天开学前,我们学生会成员都会在校园内提供协助,如有任何疑问,请务必向邻近的学生会成员提出。

学生会全体,再次欢迎各位加入栖华女高。「

玛丽子呆呆地看着床缘,光子与由衣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连美柑也是脸颊微红、眼睛瞇起的模样。凉子不禁心想,要是把听取注意事项都能如此入迷的情景说给家中爷爷听,恐怕会被误以为是玉音放送吧!

§

凉子与美柑打算趁午餐前四处逛逛,首先熟悉这座校园,不过重点当然是社团。在她们俩兴致勃勃地出发前,玛丽子的声音先一步抵达房门。

「喂,你们不觉得彆扭吗?」

「什么意思?」

美柑代替其她三位注意力都给玛丽子吸引过去的同学反问。坐在床边的玛丽子左腿自然垂放,身体前倾着抱住弓起的右腿说道:

「我们是『同伴』吧?」

麦色修长的食指挑逗似地朝美柑勾弄,玛丽子扬起轻快的语调接着说:

「不先确认这件事,总觉得超彆扭耶?如果我们其中一人其实并不是『同伴』……光是这么想就超不安的说!」

虽然那副表情明摆着一副没事找事做的模样,或许语句中的某个字眼触发了彼此心中的开关,光子和由衣也表态倾向玛丽子。

「早濑同学说得没错,仔细想想确实令人不安……」

「我也这么觉得。虽说大家都是通过校方面试才会在这里,没有亲自确认果然还是不安心。」

由衣所说的面试,是指校方在考生录取后所安排的一场测试,藉由面试结果决定考生能否进入栖华女高,若没通过则会转到另一所同水准的私立女高。简单来说就是透过筛选来聚集有相同教养的少女们。

给令人信服的学姊们带领时,这样的不安并没有茁壮的机会,现在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不然直接来确认好啰?小美柑我是──」

「等一下。」

玛丽子打断美柑,别有所图地笑着。她的眼睛是属於会笑的那种,捉弄人时特别能让对象紧张。

「口头之词随便都可以编织,没有说服力可言。」

「不然该怎么做才好?」

「用这个!」

玛丽子拿着手机从上铺一跃而下,挤到由衣的床位去滑动画面。凉子和美柑见状也靠过去。四人纷纷弯身探头,一窥玛丽子要给她们看的东西。

『啊嗨!这里是玛丽!接下来要做超──不妙的事情唷!』

画面中的玛丽子和人在由衣床上的本尊几乎没有差别,看来是最近才拍的。

背景大概是在自家厕所,没有公厕那种冷冰冰的感觉,后方墙壁架子上还有布偶摆饰。玛丽子说完话就把手机远远地放在地上,横立着对准马桶,马桶座到地板全都入镜,而下体一丝不挂的玛丽子就蹲在马桶上,背对着镜头露出翘挺的麦色屁股。

大家都明白接下来会看到多么隐私的画面,却没有一人打退堂鼓。光子和由衣闭嘴紧盯手机画面,美柑也揪紧凉子的右手,四张脸蛋一致紧绷。

『嗯……!嗯哈……!哼、哼嗯嗯──!』

画面上钜细靡遗地呈现出玛丽子自豪的翘臀,当她开始伴随出声施力时,肛门收缩的运动清晰可见,特别是往外推出时,屁眼稍微鼓起的姿态非常可爱。

凉子看到玛丽子的肛门皱折相当深厚,收缩时不光是屁股在动作,肛门的收放也十分清楚,令人兴奋。她曾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肛门,小小的、紧致却使她沮丧,因为它除了排便,几乎无法引起她的性致。相较之下,玛丽子的肛门迷人多了,充满让凉子心跳加速的媚态。

『不……不妙了!啊哈哈!大便要出来啦……!』

一阵收缩后,玛丽子的肛门发出了温吞的噗嘶声,肛门渐渐扩大,比麦色屁股要浅一点的色彩自呈圆状扩张的肛门里探出,那是玛丽子的大便头。

玛丽子吃力地将大便推出肛门,但似乎是太乾、太粗了点,因此她不断发出闷哼。她越是用力、排得越是辛苦,大家越是对接下来的解放怀抱无比的紧张与期待。

『哼嗯──!哼嗯──!呼──!』

噗嘶、噗嘶──每当粪便排出一小截,含着粪身而拱起的肛门就泄出屁声,好像一颗皮球正在漏气。那条浅咖啡色中夹杂一块块黄色的粗硬粪便令少女们直觉到不同凡响的臭味,此时再听闻噗嘶嘶的屁声,彷彿都能看见黄褐色的臭雾从屁眼喷出。

凉子不知不觉也握住了美柑那双揪着她的手,口水自喉咙滚落,目光再也脱离不了那条已脱出肛门约六、七公分长的大便。

『呀哼──!』

就在大家紧张万分的注视下,玛丽子总算把最后一截大便也挤过括约肌,接着顺畅地整条拉出。

啪答……!

一条大概十公分到十二公分长、起码三公分粗的乾硬大便,就以尾端染红的姿态脱离了温热的肛门、垂落地板。

『呼……!呼……!』

玛丽子那仍在随着喘气而缩放的肛门,四周都沾了粪臭的痕迹,肛门下缘流出一道细微的红流。她蹲在马桶上喘了会儿,便取来湿纸巾擦拭肛门,接着起身宽衣。稍后玛丽子以赤裸姿态再度入镜,假惺惺地遮住胸部装害羞、不一会儿又自个儿挪开手臂,曝露出一对饱满到让人难以想像才刚升高一的麦色巨乳,以及宽阔的深色乳晕;两颗色彩与乳晕同深的长奶头十分诱人。

凉子有点吃惊,她没想到玛丽子这种看似普通的辣妹竟然拥有两种以上的特殊魅力。一种是夸张的自然爆乳,一种是长乳头。她自己的乳头勃起时也才大约一公分高,据说两公分就已经非常大,产后都不见得有那么大的乳头;然而玛丽子的奶头却至少两公分,或许有二点五公分?还是三公分呢?总之画面以暧昧的角度使那对深色奶头变得更迷人,凉子忽然对玛丽子很有好感。

『嘿嘿,接下来是特别服务!』

手机被移放到盖起的马桶盖上,玛丽子跪挺在地,双手捧起刮痛她的那条粗粪,嘻嘻笑着并以噘起的嘴唇吻向大便头。

『啾!啾!嗯啾!嗯呜、哈嗯、嗯呼……』

深深地吻了几口、把唇间的口水都染成浓浓的黄褐色后,玛丽子进一步含住大便头,被粪便染臭的湿亮双唇越含越深;大约含进两个指节的深度后,玛丽子便抬起下巴,让镜头拍下她涨红着脸、口含粪便的痴态……

看到这里,大家不约而同扭捏了起来,就连冷静的凉子也无暇观察同学们的反应了。

实感──同伴的实感正伴随着情欲往身体各处蔓延。玛丽子那含住大便、不断滴下浓臭唾液的下流神韵彻底化解大家对她的戒心,并期待着更多更下流的演出。

影像中的玛丽子似乎早已猜知观看者内心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她开始把手中的粗粪当成某样东西来回吸吮,所有沿着粪身滑落的口水都被她吸进嘴巴后重新挤出,再吸、再吐、再吸、再吐……含着大便的美唇奏出滋噜噜的水声,黄褐色的口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稠了。

『嘶噜噜!嗯、嗯咕、嗯呼……!玛丽……滋噜!啾噜!嗯嘿……玛丽在吃自己的大便唷……啾噗、啾噜、嘶呵、呼哈……好臭……真是超──臭的!哈哈……啾噗、滋噗、滋呜……』

玛丽子陶醉的目光、双颊的红晕以及嘴部那越发杂乱的动作都是货真价实的

,她是打从内心沉迷於吸吮自己的粪便,大家全都看得出来──这就是属於玛丽子的「少女的教养」。

「好、好了!到此为止!后面的有点害羞就算了……」

影片播到玛丽子一边舔粪、一边把手伸向私处抚摸时突然中断,凉子等人下意识发出不满的声音。美柑与由衣两个一搭一唱闹起玛丽子:

「欸──?把它看完啦!」

「就是说呀!早濑同学小气鬼!」

「吵、吵死了!自慰什么的!给人看也太害羞了吧……!」

接着凉子和光子也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加入战局:

「不,跟自慰比起来,前面那段更害羞吧……」

「对嘛!再说你拍这个不就是要给我们看的吗?」

「我!我自己看好玩的啦……!」

自信满满、身材又很棒的辣妹竟然有这么奇特的害羞点,未免太可爱了吧──解读同伴们的目光后得到的这个结论,把玛丽子的脸薰得更红了。

「……总之!你们现在知道我是真的『同伴』了吧!那你们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

玛丽子想寻回影片播放前的主动地位,无奈羞怯红潮尚未退去,反而给人一股愉快的笨拙感。在美柑等人还打着后续影片的主意时,凉子的心情已经转换完毕,她主动回应玛丽子那放着不管或许会越讲越倒退的重点:

「你想要大家都把自己的癖好录下来交换看,藉此消除那个『彆扭』对吧?」

「没错!」

「我明白了,我会做的。」

「哦哦……!」

得到如此有力的支持,玛丽子双眼首度迸出带有亲和力的光彩,就像小孩子找到玩伴时那股单纯的兴奋。凉子虽然也觉得高兴,不过仅止於同伴情怀,要是被带去组成辣妹同盟什么的就太麻烦了,所以她并未跟着表现出兴高采烈。

「总觉得很害羞耶……既然凉子都点头了,那我也参加吧!」

「很好!不愧是美化委员!」

「好像很有趣,我也参加。」

「水野同学,对你刮目相看啰!」

「我可以和光子同学一起录吗?两个人可以吧?」

「欸?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

姑且不论两人究竟是何时搭上线,美化小组全员顺利达成「化解彆扭大作战」的默契,并决定於今晚睡前来场脸红心跳的轮播秀。做为交换条件,玛丽子那紧急喊卡的自慰片段必须放进压轴,当事人只能红着一张脸勉强接受。

「话说回来,小玛丽子那生涩的模样有点可爱耶。凉子觉得呢?」

刚踏出宿舍,远远地和埋伏在对面校舍的学姊对上目光时,美柑忽然这么问。凉子看到那位学姊优雅地顺了顺长发、春风满面地朝两人走来,朝对方点头示意后答道:

「的确很可爱呢。要是没看过她的那一面,恐怕现在还以为是个棘手的生物吧。」

「哈哈!什么生物呀!凉子意外的过分说──」

「我可没吵着要看人家害羞的影片哦。」

「呜!原来你手中握的是双面刃……!」

进入已经无法回避的距离,再无视学姊自个儿聊天就太失礼了。反正两人原本就没打算回避,不如说她们就是故意让附近的学姊前来攀谈。毕竟,给学姊带着认识校园总比自己乱晃来得有效率。

「两位可爱的小学妹,欢迎加入栖华女高!要不要一起喝杯茶呢?姊姊请客喔!」

这是哪门子的拐骗台词呀,真的能骗到人吗──不,其实根本不需要骗吧,肯定也有其她人选择自己让学姊拐走的。与美柑一起跟在新认识的学姊身后、前往社团大楼的路上,凉子不断看到和她们採取同样行动的学生。五颜六色的便服就好像毫无头绪的小鸭,呆呆地跟着白色典雅的夏季制服前往未知目的地。

她们穿越社团大楼、来到靠近东北角森林边界的地方,这里有着似乎是用做社团教室的小木屋,凉子数了一遍,总共有六栋,大部分门口都竖着清洁立牌。

学姊引领她们进入最偏僻的小木屋,还没进门,两人就闻到触动心房的气味。原来木屋侧边还有另外一名学姊以及两位新生。

那名学姊正弯身将勾在膝盖之间的内裤往上提起,在她脚边草皮上的是一团新鲜的深褐色稀粪。

「哎呀,好可爱的学妹呢……欢迎你们来到野粪部!」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边锋游戏官方下载

问鼎封神安卓版

横扫沙城

少年君王传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