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墟鬼境卷1202

发布时间:2021-01-22 09:33:06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卷十二:太祖皇陵~第02章:深洞探秘

赵无谋弹掉手上的烟灰,慢慢的站起身来,不自然的苦笑道:「那个——!

兄弟们!朋友们!你们狗追兔子似的撵着老子的马子干嘛呢?」

小刀又美又骚,大腿修长,肤如凝脂,实在太漂亮,说她是「马子」,对于

男人来讲,是倍儿有面子的事,但往往虚荣心害死人。

领头的流氓狞笑,抱臂向赵无谋恶狠狠的道:「小兔崽子!她是你马子?别

说老子没跟你说,这个婊子可是千人骑、万人跨的骚货,识相的趁早死走,我们

有账要跟她算!」

小刀惊恐,从后面双手抱住赵无谋的虎腰,粉脸紧贴着他的后颈,低声道:

「他是四毛,道上出了名的会折磨人,我要是落到他手上,非给他弄死不可,不

要把我交出去,求你了!」

赵无谋虽说是如假包换的狠角色,但长相实在不沾便宜,眉清目秀,身材修

长,容颜俊美之极,宛如吕布在世,罗成複生,就算发狠也不吓人。

南京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少,但围观的热情极高,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观众,

但既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也没有一个人打手机报警。

赵无谋苦笑,掏出「软中华」

弹出几支,递给对面几个流氓道:「哥儿几位!不如今天给我个面子,以后

你们再碰到她,随便你们收拾可好?」

面目凶狠的四毛把整包烟都抢了过去,狞笑道:「你有个吊面子,老子告诉

你,这个婊子,把我们老大玩得脱阳,现在还蹲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吊着水,大

婶发话,逮住这个婊子立即打残然后破相!」

赵无谋笑道:「不是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话说起来,也怪你们老大,明

知她跨下的两片肉皮厉害,还敢来撩她,弄脱阳就不要声张了嘛?说出来丢不丢

人?」

小刀怎么知道赵无谋这样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跟四毛说话?闻言叫苦道:「老

公耶!你知道四毛说的老大是哪个?」

赵无谋道:「老子又不是道上的,哪知道大、小流氓的事?」

四毛恶声道:「我们老大就是老桩子,南京四虎里资格最老的一位!」

赵无谋一咧嘴,什么南京四虎,四条人渣罢了,回头苦笑道:「你个骚货,

怎么和他干上的?」

小刀惊恐的道:「人家出了钱,我不能不给人家操呀?哪知道——!」

赵无谋苦笑道:「你明知他玩意不行,也得留点神呀?现代版的潘金莲搞死

陈员外,这下有乐子了!你们想怎么样?」

小刀委曲:「不就是想卖点力气,多混两个小费吗?哪知道他那样的不经搞!」

四毛暴怒:「婊子!还敢费话?搞焐了老大,现在大婶发话了,先把你打残

再破相,再赔我们老大医药费一百万,然后罚做女奴,侍候我们老大,直到我们

老大好了为止!」

赵无谋刚想说话,人群一阵骚乱,几条大汉开路,野蛮的撞开人墙,众星捧

月般的拥出一名三十出头的美妇来。

小刀一迭声的叫苦,穿着高跟短邦小蛮靴的脚急得直跺。

赵无谋道:「怎么了?」

小刀小声道:「她就是格兰云天的老闆娘,现在她是老闆了,他男人在我身

上不小心得马上风死了!要不然我现在还在格兰云天,做着快乐的女技师替某个

男人吹箫呢!」

赵无谋抹脸:「不-不小心?麻烦你干活时不要这么卖力好不好?」

郑小刀白了他一眼:「我这是职业道德!不像有些的技师煳弄客人,我的宗

旨是客人至上,赚钱得赚良心钱!」

年轻老闆娘的一双桃花眼,看着赵无谋连泛异彩,迳直走到两人面前,伸手

就想挑起赵无谋的下巴,却被赵老谋挥手打开她雪白的手。

赵无谋哂道:「干什么?男女授受不清,别动手动脚的,老子跟你不熟!」

年轻女老闆身边的几条大汉一齐怒喝,大骂其不识抬举。

年轻女老闆收手一笑道:「就你这长相,不做鸭子实在是可惜了,我男人刚

死,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我男人前妻生的,现在姐正空虚呢,不如你跟

姐走?替姐捏捏脚、敲敲背、舔舔屁眼什么的,姐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赵无谋道:「噁心!死三八,你说的事,老子没兴趣!看你这双桃花眼,应

该也是骚货,你们又怎么说?」

女老闆脸色瞬间即变,恶狠狠的道:「把这个骚货带回去处置,识相的让开!」

人群中又是一片乱,传来蝎子丁棍沙哑的声音:「花小妹!四毛!你们有什

么账呆会再算,这婊子欠着老子大笔的钱不还就算了,还敢躲起来,害得老子连

利息都收不到,今天总算被老子等着了,人先交给老子,老子要把她带走好好教

训一顿,他妈的,要是欠钱的人人学她,老子就血本无归了!」

小刀浑身发抖,花容惨澹。

赵无谋道:「你个婊子呀!到底得罪了多少不能得罪的人?」

小刀道:「南京道上的四虎,我可能全得罪了,可能连蹲在南京的省级大枭

毒豺柴关兵也吃过我两片肉皮的亏,他见我风骚把我弄走玩了几天,结果走路都

要扶墙,老公!交配这种事说起来还是你和我合得来,每次弄得人家爽死了自己

还没什么事,但现在怎么办呢?」

赵无谋恨道:「不准你再叫老子老公!你个婊子,害死老子了!」

小刀妖目一转,忽然歎气道:「实在不行,不如把我交出去?随他们怎么办

得了,就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太没面子罢了!」

赵无谋大恨,低声道:「准备好了,上车后抱紧老子,要是掉下来,就不关

老子的事了!」

丁棍远远的叫道:「花如雪!四毛!当心了,他们想跑!」

四毛腰间抽出九节鞭来,狠恶恶的往前抢,大叫道:「跑不了!」

漂亮的女老闆花如雪一挥手,几条大汉手执日本刀,狞笑着向赵无谋、郑小

刀两人逼近。

赵无谋诡异的一笑,薄皮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符来,手指一抖,黄符不点自

燃,跟着中指一动,将黄符弹向天空,大喝道:「疾——!」

同时发动摩托车,大叫道:「小骚货!快——!」

小刀惊鹿似的跳到摩托车后座上,雪臂环过来,紧紧的搂住赵无谋的虎腰。

四毛大叫道:「哪里走?」

丁棍大喝道:「堵住路口!」

飘在天空的黄符燃尽处,出现一大团黄色的生物,跟着「嗡嗡」

轰鸣,众人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凭白无故的现出无数的超等大的黄蜂,见

机快的扭头就跑。

赵无谋祭出的,是如假包换的云、贵地区谈之色变的「黄土蜂」,只只都有

蜻蜓大小,纵算是牛,也能蛰死,现在不分贤愚,见人就蛰。

所谓符随意走,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四毛、女老闆花如雪和丁棍三群人,这三

伙人破口大骂,亡命似的扑打、躲避起黄土蜂来,繁华的南北要冲大路口,顿时

是一地的鸡毛。

赵无谋的「本田」摩托轰鸣,撞开人群,如飞而去,灵巧的摩托车在车流中

穿插,很快的就不见了人影。

小刀双臂紧搂着赵无谋的腰,把一张吹弹得破的粉脸贴在赵无谋的后背上,

得意的娇笑不已,姐儿爱俏,若不谈钱财,哪个美女不想和帅哥性交?赵无谋一

下子得罪了这么多活闹鬼,心中懊悔不已,听到她妖笑,不由恨道:「你个婊子!

还能笑出来?」

小刀的一只手,不老实的游向赵无谋的胯间,咯咯的笑道:「能躲过这次大

纰漏,人家当然开心啦!」

赵无谋道:「我就不信了,凭你这种骚样,那伙男人能把你怎么样呢?大不

了就是轮大米、玩群奸罢了!」

小刀道:「道上的男人只认钱不认人,要是我长相困难,或许打一顿就算了,

但就因为我长得还行,所以被这些吊人抓住之后,除了毒打之外,还有许多难以

启齿的折磨等着我,以前就算老老实实还了当月的利钱,丁棍还当众捏我的乳头

呢,现在欠了两、三个月的利钱,被他抓到,那还了得?」

赵无谋嘿声道:「你还有不能启齿的话?得了吧!那个女老闆呢?好像叫花

如雪的?」

小刀的手已经在赵无谋敏感的部位抚摸了,小嘴贴在赵无谋的耳边道:「你

们男人坏死了,就想听那种话,看在你救我份上,就说给你听啦,下面可不许硬,

他们抓住我之后,肯定会先把我扒得精光,然后轮大米,当母狗当街鞭打,被女

老闆抓住后更惨,以前有道上的姐妹,得罪了下关七彩蛇张艳丽,竟然被她用针

线,把B缝了起来!」

赵无谋哼道:「七彩蛇?老子也是久闻她的骚名,长得漂亮吗?」

小刀一愣,慢慢的道:「漂亮!而且还骚,性欲也极强,正对你个死人的胃

口,本来我还不在意,现在听你一问,忽然想起来,道上混的太妹,还真没有几

个丑的!」

赵无谋一笑道:「这也好解释,要是丑的话,哪有什么剩馀价值给那些大哥

们搾取?不过这次你连累死老子了,得要受些惩罚?」

小刀浪笑道:「惩罚?怎么罚?是叫我脱光了扮狗还是吊起来鞭打!哎呀!

反正随便怎么样,就你那小鸡巴,到最后还不是给姐收拾得服服帖帖!「

赵无谋心中一动,想起幼年的时候,初次碰到那个老鬼的地方,老鬼当年的

话,他还记得,这次正好有小刀,条件似乎还符合,就算人数不够而不小心把小

刀弄死,她道上仇家众多,公安怎么怀疑也怀疑不到自己身上,更不会想到是因

为那事而死,当下微笑道:「随便怎么样?这话可是你说的?」

小刀道:「是呀是呀!反正随便你玩什么花样,到头来还不是捅B,本姑娘

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捅B,像你这样狂耐战的牲口,不是姐说大话,十个八个

上来,是姐玩你们,要是象老根子那样的老男人,十个八个爬到姐身上,那是寿

星公上吊——找死!」

小刀花容月貌,偏又极骚,说起话来淫荡不羁,这样的美女,最能激起男人

的性欲,恨不得时时压在她们身上狠干,然单打独斗的,却又无奈她何!赵无谋

说了一声:「好——!」

摩托车直向紫金山冲去。

紫金山头陀岭上,有个「刘基洞」,相传是明代刘基躲难的地方,洞口向里

五、六米,被山林管理部门用铁栅封死了,里面很少有人敢进去。

很少有敢进去,但毕竟有人敢进去,赵无谋年幼的时候,在好奇心的驱使下,

深入那直到紫金山根底部的山洞,若不是机缘巧合碰到老鬼,差点没命出来。

赵无谋把摩托车停在头陀岭一处空地上,拿下头盔,小刀也跳下车,站在他

旁边揉屁股,也不管路上淫秽的目光。

赵无谋道:「你揉那屁股做什么?」

小刀披嘴道:「你的摩托车开得像蹦蹦鸡似的,哪里不好走走哪里,姐的屁

股能不受罪吗?再说了,呆会儿你指不定会走后门,姐先把肉揉揉开,是方便你

知道不?」

赵无谋的手,揽在小刀如玉一般的细腰间,嘿嘿笑道:「不如先吃点东西,

然后我们开工?」

小刀道:「山顶上全是速食,有什么吃头?不如我们速战速决,然后到山下

你请我吃好的?说吧?在哪里开战?在哪里开战姐都奉陪,只要你别不好意思就

行!」

赵无谋的下面,无耻的硬起,不自然的把手挤进她后腰的皮裤里,抚弄她的

臀肉。

小刀白了他一眼道:「不如当众脱掉,给你耍个痛快的?」

山顶上有不少游客,赵无谋道:「你真的好意思?」

小刀天生淫骨媚肉,身材又好,长得也漂亮,最爱在人前公然卖弄色相,被

男人看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骚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着话,拉开皮裤前面的拉链,就在路边,把裤子脱了下来,又把上面短小

的紧身皮衣脱了,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细窄的黑色丝质丁字内裤和一个小得不

能再小的黑色丝质小奶罩,抬起光滑的大腿,主动的让赵无谋公然玩弄她的牝户。

游客里有人忍不住了,掏出手机偷偷的拍。

赵无谋的下面更硬了,恨不得立即掏出来叫小刀含着,头脑里想着火烫的鸡

巴被小刀温润小嘴包裹时的暴爽,但毕竟不好意思当众叫小刀吹箫。

小刀调戏道:「好老公!你看你,鸡巴都硬成这样了,不如让我替你吹吹哟?」

说着作势蹲下来,伸手去拉赵无谋裤子前的拉链。

赵无谋打开她的淫手,强忍性欲骂道:「骚货!你还真敢?咦——!你们几

个,不要偷偷摸摸的,老子让你们痛痛快快的拍,不过想拍得付钱!」

一个四眼仔讨好的道:「大哥真是大公无私,毫不利已专门利人!我对你的

敬仰,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有如黄河决堤,一发而不可收?????!」

赵无谋翻眼道:「说人话?」

四眼仔道:「大哥!多少钱可以拍?我银子不多,可不能太离谱哟!」

赵无谋嘿声道:「一块钱!小刀!去那边站好,摆好姿式!叉开大腿给人家

拍!」

在小刀的卖肉生涯中,曾经了无数的变态,像这种当众脱得只穿三点给人拍

的事,实在是小儿科,当下笑嘻嘻的选了个拉风的位置,果然叉腿露穴,摆起姿

式来。

别看她是卖肉的婊子,身体素质好得不行,不但皮肤光滑油亮,身体的柔韧

性还好到暴,一字马大噼叉、朝天一柱香、仙女指路等等等等,无不是把两条肉

腿开到极限的暴贱姿式。

她若没有这本事,在南京最顶极的桑拿里,如何做得头号的婊子?没有极好

的身段素质,没日没夜的攀在红绳上头下脚下吹箫舔肛的高难度动作怎么做?赵

无谋的脚边,顿时堆起一堆的硬币。

一个穿制服的协管走过来,冲赵无谋叫道:「杆子!这里不准摆摊设点!」

赵无谋哼道:「老子这是在惠民呢!难道你个呆B看不见?」

协管其实已经拍了几十张照片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职责,看着粉光肉

致的小刀,嚥着口水道:「但是你收钱了,就叫摆摊设点!」

赵无谋哼道:「老子乞讨不行吗?」

协管瞪眼道:「哪有这么乞讨的?」

赵无谋道:「你没听说过印度阿三耍蛇乞讨的事吗?实话告诉你,其实她不

是美女,而是蛇精!」

协管道:「你大脑抽筋了?」

两名男子冲协管吼道:「黑狗子!老子才拍几张!你个呆B要是多事,信不

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其他的雄性动物跟着也是乱吼乱嚎,大有一种众怒难犯的架式,协管不说话

了,嘟嘟啷啷的钻出人群,也不知跑到哪里打手枪去了。

几个要饭的花子挤到赵无谋面前,其中一个把牙一眦道:「这讨钱的方法要

得,你做我们的老大吧?」

赵无谋翻眼道:「死一边翻去!这些硬币给你!」

要饭的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的黄牙道:「谢了!我叫刘四志,这是我的名片,

今天收了你的钱不好意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有用得我们的地方,尽管开

口!」

说话时,果然递上一张烫金的名片。

赵无谋叫道:「他妈的!这世道变了,要饭的名片比老子的名片还好呢?」

刘四志向赵无谋身前凑道:「其实我们不光是要饭,我们还兼营哭丧、迁坟、

替死人穿衣等种种活计!」赵无谋道:「离老子远点!你身上什么吊味道?」

齐四志乐道:「哎呀!刚才拉屎忘记擦屁股了!看你这长相,铁定是做兔哥

儿的吧?老子最喜欢暴菊花了,不如——!」

赵无谋几乎就要吐出来,冲小刀叫道:「婊子——!我们快走!」

拉起小刀就跑。

「啊——!」

小刀正卖弄雪白的肉体呢,卒不及防中被赵无谋一拉差点跌倒,弯腰飞快的

拣起地上的衣裤,跟着赵无谋跑掉了。

四周拍肉照的一齐不满,群起叫嚣。

刘四志把牙一眦,众人本来已经习惯小刀喷香肉体的鼻子,冷不防的吸了一

大口这种异味,顿时臭翻一群人,有不省事的小杆子,立即破口大骂。

小刀道:「你要拉人家到哪里?」

赵无谋道:「找个地方打炮!」

「野战——!好啊!」

小刀大叫,跟着赵无谋转到头陀岭背面。

赵无谋一指道:「就那里!」

小刀眯眼一笑道:「刘基洞也是有名的景点,每天游客不少,你就不害羞?」

赵无谋哼道:「老子那玩意也不是见得人,怕什么?」

小刀道:「是你说的,可不许抵赖,不当众插我的话,你是小狗!」

赵无谋道:「只说在那里,又没说要当众插你!我们往里面去!」

刘基洞里果然全是游人,赵无谋把小刀的皮衣皮裤丢在洞门口的石桌上,上

衣里掏出在路上买的LED强光长效手电筒,拉着全身几乎赤裸的小刀,越过封

着洞口的不锈钢栅栏,往洞深处走去。

小刀双手抱在胸上,也不知是怕的还是冷的,小心的道:「老公!看这洞的

形状,好像是蛇洞耶!」

赵无谋嘿声道:「真聪明!不过蛇没有这么大,是一种类似龙蛟的玩意,传

说许多年前,南京是沉在海里的,这山原是海中的岛,后来沧海桑田,小的时候

我好奇下来玩,差点被那玩意吞了!」

小刀哆嗦道:「那你还拉我下来?」

赵无谋笑道:「吓你的!洞的深处好玩着呢!」

两人手拉手的走了一段路程,其间连穿了几个常人以为不可能通过的低窄洞

口,半个小时过后,在LED强光手机的光线下,郑小刀瞪大媚目,看见了一个

巨大的石殿,石殿的中央,是一个狰狞的头目,似龙非龙,似蛟非蛟,朝着两人

张着足有三米高的大嘴。

小刀大叫一声,转身猴到了赵无谋的身上。

赵无谋托着她光滑的粉臀笑道:「你多大人了?还猴在老子身上?化石而已!」

小刀大着胆子扭头看道:「真的一样!你确定是化石?」

赵无谋笑道:「二十几年前就是,当年是有一条可能是它的子孙,差点吞了

老子,幸好那老鬼在!不然老子早成蛇屎了,不跟我到后面参观参观?」

小刀这枚骚女,好奇心极重,虽然害怕,但却点头道:「有事时,你可要护

着我!」

赵无谋哂道:「那是自然!」

心中却想,再有当年那玩意时,正好有你这个肉弹为老子挡灾。

小刀跟在赵无谋后面,转过那龙头,龙头后面,又是一个巨大的洞口,黑咕

隆咚的,也不知通到什么地方,龙身陷在一处巨大的地下湖里,龙尾上翻。

赵无谋指着一处盘着的白骨道:「当年就是这东西了!」

小刀定晴一看,只见一堆长长的白骨蜷成一团,不由叫道:「是蟒蛇?」

赵无谋道:「也算是——!这东西活着的时候,老子清楚的看见,它脑袋上

顶着一根独角!就是没有爪子!那年老子好像十岁多一点哟!」

小刀道:「扯哟!这蛇要是活着,你个小屁孩能跑得了?」

赵无谋道:「是老鬼救了我!但是老鬼救了我之后,之后却跑到老子家住了

三个月,先不提这事,我带你去看龙鸡巴!」

小刀身为婊子,对阳物特别的感兴趣,跟着赵无谋就走。

两人手牵手的来到化石怪物翻着尾巴的地方,赵无谋指着一截乌黑的石棍道:

「这就是啦!」

小刀蹲下身来,伸手抚着佈满疙瘩的黑石道:「不会吧!小山一样的龙,鸡

巴就这么大?你又骗人?」

赵无谋嘿嘿笑道:「老子骗你做什么?要不是这东西生殖困难,现在还有我

们人类混的?早拿我们当点心吃了!」

小刀点头道:「这倒也是,我看过熊猫的鸡鸡,确实太小,所以繁殖困难,

数量稀少,成为国宝,要都是你那样的东西,那满山都是熊猫了!」

小刀说话时,雪白的手掌不自然的握住那条乌黑的东西上下套动,这是她的

职业习惯,看见阳物或是类似阳物的东东,就会本能的动作,随着她熟练的套动,

那乌黑的石棒顶端慢慢的张开了一个极细极细的缝隙,满洞悄悄的瀰散着龙涎香

的气味,这种香味对雌性动物极其催情。

赵无谋掏出鸡巴,毫不客气的塞进小刀的小嘴里。

「唔——!」

小刀哼了一声,香舌翻转,卖力的替赵无谋口交,鼻中嗅着龙涎香气,渐渐

的意乱情迷起来,嘴里含着赵无谋的鸡巴,骚穴自然而然的张开,随身坐在了那

条乌黑的石棒上。

「嗯——!」

小刀爽得直哼,那乌黑的石棒,表面全是凹凸不平疙瘩,骚痒的肉穴里被插

入这东西,爽意直冲脑门,浑身粉腻的白肉肉虫似的蠕动,一阵阵女体的肉香飘

散。

赵无谋在外面时,就被这枚骚货撩得不行,这会儿才有机会捅她,性奋的抓

住她的秀发,把她一张如花似玉的俏脸,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裤档处。

「嗯——!唔——!」

小刀早习惯被不同的男人,以各种变态、非变态的姿式狎玩捅插,俏脸被男

人按在裤档里,反而觉得剌激,对她来讲,就是替男人做深喉运动,以她的经验,

深喉对于男人来说,主要是心理上特满足,用不了多久那男人就会交枪了。

赵无谋按住小刀的头颈,前后挺动,爽极处把一泡不明液体,全打进小刀的

嘴里。

「唔唔唔——!」

小刀扭动蛇体,吞下赵无谋的精液,跟着香舌翻动,替赵无谋清理枪管。

赵无谋爽完之后,头脑就清醒了,就在小刀替他清着枪管时,听到了一声清

脆的响动。

这洞中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生物,莫非——?赵无谋低头一看

小刀,只见她妖眸迷离,嘴巴里含着鸡巴时还拚命的挺动下身,身上泛着妖异的

蓝光,在黑暗的石洞中非常的醒目。

「咦——!想不到这个婊子竟然是魔体!」

赵无谋心中暗道,伸手拍拍她的脸颊道:「你先在这里爽着,我去一下就来!」

小刀已经不知道赵无谋在说什么了,感觉小嘴里的鸡巴抽了出去之后,立即

专心对付骚穴里的石棒,高潮处习惯的穴肉翻绞,要是男人的话,就会元阳尽失,

得向她交枪了。

一股透凉的气体,顺着她下身,直涌向她的丹田,跟着过檀中、冲百会,在

她四肢八脉中疯狂的游走。

「哎呀——!」

小刀大叫,犹如掉进了万年寒潭,浑身发起抖来,想抽出身子时,却似粘住

一般,不由妖叫道:「老公救我!」

赵无谋早转到前面去了,哪里听得见?小刀发觉不见了赵无谋,为求自保,

拚命的把小B往外拔,却不料那截石棒忽然就断掉了,半尺长的石棒滑进了她的

体内。

小刀哀叫,翻倒在地,急用手指去抠B,想把石棒掏出来,一股股的寒意不

断从下身涌入身体,半边身子渐渐不能动了。

小刀连张了几次小嘴,想叫赵无谋救她,却发现不能发出一点点声音来,巨

大的天地能量冲入体内,肌肤似裂,头一歪,顿时昏了过去。

赵无谋转到前面,LED手电筒光下,发现巨大的龙嘴处透出一股紫色的光

亮来,自龙嘴内部向上,缓缓的现出一道石门,向上直贯龙脑,不断的有泛着紫

光的灵雾翻腾。

待那诡异的石门打开一尺宽大小时,赵无谋寻了一个借力的地方,纵身钻了

进去,落在了一枚西瓜大小、泛着耀眼光华的紫色宝石边。

此处正是蛟龙的头颅所在,孕育着东南数省的天地灵瑞之气,赵无谋的脑海

里,现出「龟甲」

上的一段修炼法门,立即盘膝坐倒,五心向天,吞吐那天地间的灵气精华。

一道道的紫色光芒被赵无谋汲进嘴里,过百会、下檀中、过丹田,慢慢把人

体内的浊气秽物排出体外,赵无谋的任、督两脉十年前就通了,这股灵气入体后,

令赵无谋的体质,有了更一步的质的飞跃。

强横的紫金灵气最后呆在赵无谋的任脉中不走了,赵无谋贪得无厌,一次汲

光了整枚灵宝,浑身燥热无匹,他道基深厚,不可能像小刀一样的昏死,感觉灵

气尽后,睁开双目,发现原本西瓜大小的灵宝,已经只有鹅蛋大小了,变成了一

枚泛着紫光的宝石。

赵无谋缓缓站起身来,感觉一半身体强横无比,一半身体还是以前那样,不

由奇怪,伸手拿了那枚丧失了天地精华的灵宝,退出了小石洞,忽然想起,小刀

还在后面。

强大的灵气贯体,赵无谋口乾舌燥,鸡巴比铁还硬,发现小刀浑身冰凉的昏

死在地上,如玉一般的肉体上结了一层白霜,但尚有鼻息。

「他妈妈的!不管了!就算奸尸,也解了这燥热再说!」

赵无谋暗道。

自姓邓的把中国人带得一切向钱看时,什么仁义道德的统统不存了,赵无谋

掏出鸡巴,慢慢的插进小刀冰滑的骚穴里。

一股舒爽的快意,从鸡巴处传向赵无谋的全身,灼热紫金气息狂涌,顺着马

眼冲向小刀体内。

「哎呀——!怎么会这样?」

赵无谋大惊,想抽出鸡巴时,却又不能够。

「嗯——!」

小刀有反应了,随着赵无谋的抽插,慢慢的动了起来,肉体上的冰霜快速的

融化,本来僵硬的身子也越来越柔软,迷茫中伸出玉臂,抱住赵无谋亲吻。

赵无谋虽然懊恼,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发觉小刀把嘴凑了上来,

立即低下头来,接住她的小嘴。

小刀伸出香喷喷的舌头,主动的挤进赵无谋的嘴里,搅赵无谋舌尖,一股冰

滑的气息,顺着小刀的舌尖,直涌向赵无谋的体内。

「原来是这样!」

赵无谋心中大定,放下心来,抱着小刀疯狂的性交。

一对男女也不知道交合了多少回,各自身体内的气息,总算达到了平衡,赵

无谋任脉中的那条大龙不再燥热,静静的蛰伏了下来,而小刀体内的督脉,也盘

着一道灵气,把她先天的魔体激发了一半出来。

小刀翻身坐起,体香阵阵,亲了一下赵无谋道:「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来

救我!」

赵无谋嘿笑道:「到底是炮友,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到底怎么回事?」

实际上,要不是得到小刀的调和,赵无谋想完全炼化那股天地间的龙气,也

不知要花多久的时间。

小刀忽然惊叫道:「不好了!有一截石棍,断在姐的B里了,得想法把它抠

出来!」

说话时,叉开两条雪样的大腿,急用手去抠B。

赵无谋笑道:「扯蛋!老子方才在你的B里进出上万次,也不知道射了多少

回,哪有什么东西!或许是你感觉错了!」

小刀抽出手来,夹着两条大腿感受了片刻,果然没有什么石棍,只觉得身子

轻快无比,疑惑的道:「难道是幻觉?」

赵无谋笑道:「别多想了,我们出去再说!」

小刀道:「别急呀!姐的奶罩、丁字裤全没有了,先帮姐找找!」

赵无谋笑道:「洞里这么黑,上哪找去,你不敢光着出洞?」

小刀哼道:「哪个不敢了!算了,光着就光着的,也满足一下你个变态特殊

的爱好!」

赵无谋的下面又硬了,把小刀拉转过来,背对着自己。

小刀立即知道他想干什么,双手扶着洞壁,沉腰叉腿,把一只性感的牝穴的

翻了出来。

「哼——!」

小刀闷哼,坚硬的龟头顶开媚肉,狠狠的捅入骚穴。

赵无谋扶着小刀的细腰,连捅了数十记之后,收了鸡巴。

小刀不满的道:「就玩这么会儿,射出来呀!」

赵无谋哼道:「要是捅穴必射,老子迟早有一天精尽人亡,我们先出去!」

小刀虽然不满,但赵无谋不肯再捅她,她也没法子,被赵无谋拉着手向洞外

走。

出得洞来时,已经是深夜了,洞外一个人也没有,小刀的衣物,还在洞门口

的石桌上放着,小刀欢叫一声,光着身子穿上了衣裤。

黑漆漆的天空中,忽然翻滚起隐隐的雷声。

赵无谋抬头道:「这会儿要下雨?」

小刀道:「我们快下山!」

两人还没有跑到前面的头陀岭,那雷就打了下来,直噼小刀。

赵无谋吓了一跳,忙跳了开去,大叫道:「你个婊子,不会是妖怪吧?」

小刀躲着雷跳脚道:「我怎么可能是妖怪?哎呀——!」

被雷噼头盖脸的打了一下,小刀疼得满地翻滚。

赵无谋刚想说话,一串更大的雷花噼头盖下,打得赵无谋头昏目眩。

小刀叫道:「还说我是妖怪呢?你不是也遭雷噼,不好,是不是我们两个太

无耻的,公然交配会遭雷噼呢?」赵无谋心中一动,已然知晓,手捻道决,咬牙

忍受。小刀却是鬼哭狼嚎,刚穿上身的衣物又烧没了。半个小时后,两人身上全

是破碎的布条,几乎赤身裸体的跳上摩托。小刀抖了抖受劫后雪白的奶子道:

「原来被雷噼的感觉这么好!」

伸手去摸赵无谋的鸡巴道:「我帮你吹,我们再做怎么样?」

赵无谋反手捏弄着她的股肉道:「别放贱!先去弄两套衣服再说!」

小刀道:「半夜的也没人,再说也不是全光着?不如就这样回家,怎么?你

不敢?」

赵无谋想想弄衣服也麻烦,一咬牙道:「好——!就陪你疯一次!」

小刀咯咯妖笑。

一觉睡醒,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钟,赵无谋被一阵砸门声吵醒,大骂道:

「哪个呆B?日本鬼子进村吗?吵人清梦会遭雷噼的!」

说话时,一蹬小刀道:「去开门!」

小刀打着哈欠光熘熘的翻坐了起来,阳光中原本乌黑的秀发,变成了深蓝,

泛着妖异的光泽,浑身上下如牛奶一般的雪白滑腻,嘟嚷道:「讨厌!自己想睡

觉,却叫我去开门!」

说着话,也不穿衣裤,抖着两团雪白的大奶子跑去开门。

陈大年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外。

小刀开了门回身就走,妖声道:「老公!是你的狗党陈大年——!」

赵无谋也醒了,起来找衣服穿,一眼瞥见小刀道:「咦——!你的头发怎么

染成蓝色了?昨天还是黑的呢?什么时候染的,我怎么不知道?」

小刀懒懒的道:「哪染了!你色盲!」

说着话,跑去洗澡,抬头一看自己时也大叫起来道:「他妈的见鬼了!姐的

头发怎么变成蓝色的了?」

赵无谋道:「再看看身上还有什么变化?」

现在赵无谋怀疑,这个婊子已经脱胎换骨,体内魔族的基因起动了。

小刀检察着身子道:「也没什么不好,就是皮肤变滑了,奶子屁投大了两三

圈,头发变蓝了,咦——!身上的旧疤也不见了?????!」

陈大年道:「还有,我一进门就闻到她身上一股肉香,叫人好想上她!」

赵无谋坐在床上,点起一根烟道:「你想上就上老子不介意,反正是花钱雇

来的炮货,不用也浪费,咦——!你个呆B卵子,不在家翻鸡巴,一大早跑来做

什么?」

陈大年哼道:「有了这个骚货,你性交过了头,一大早?现在是中午十二点

半,我来告诉你,杨梓晴她妈约好今天早晨十点和我们会面的,陆景松、齐生振

两个已经过去了,就是不见你,打你个鸟人的手机也不接,所以我就冲过来了,

想不到你还抱着这个骚货睡大觉!」

赵无谋笑道:「姓杨的小婊子既不是你老婆也不是你妈,你急什么急?那两

个长沙蛮子,就算不和杨梓晴她妈会面,也会自己跑到湖南,不过不是替杨美女

找魂的!」

陈大年道:「所以老子巴巴的跑来找你了,只要你能救回杨梓晴,我们钞票

大大的,还更有可能攀上政府这些腐败的虫子哩!」

赵无谋道:「你就扯吧!你们谈得结果怎么样?」

陈大年歎气道:「黄了!她老子是个了不得的大官,根本看不上我们,而是

另请了高人,但两个长沙蛮子还是决定跑一遭,现在已经出发了,他们要我问你

去不去,去的话就在广西永州汇合!」

小刀冲过澡,擦着头发过来,媚眼儿直转,忽然道:「我也去!」

赵无谋一巴掌拍她的屁股上道:「去哪你知道吗?跟着瞎起哄!」

「哎呀——!」

小刀跳脚道:「去哪儿都跟着你,总不会把我卖了吧?」

赵无谋道:「你要是敢去,就真把你卖了!」

小刀一丝不挂,笑嘻嘻的坐在赵无谋身边发嗲道:「老公!带我去好嘛!就

是真把我卖了,我也去!哎呀——!鸡巴又硬了,替你吹吹好吗?」

魔幻客栈

天行剑手游

仗剑天涯手游

侍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