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临汾小伙成功登顶珠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5:11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登顶成功,石磊手举国旗,短暂地摘下氧气面罩,拍照留念。

在登山营地,石磊下厨做山西刀削面请队友品尝。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大地震,雪崩袭击了营地。

近日,一则“临汾小伙石磊成功登顶珠峰”的消息在网上传出,在临汾乃至我省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石磊于5月22日凌晨3时20分成功登顶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登顶成功后,石磊一直在身体恢复期,直到6月11日,石磊才回到临汾。6月8日,记者辗转联系到正在杭州的石磊,请他讲讲这一壮举背后的故事。

A 名字中“石头”多 与登山结下不解之缘

6月8日晚,记者与石磊通话时,他正在为回山西做准备。“也许是因为爸妈给我取的名字中石头太多了,让我和登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今年37岁的石磊出生于临汾市尧都区。1999年,他考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学的是和登山风马牛不相及的经济专业。“登山之于地大,就像中文之于北大,理工之于清华。”这是地质大学的一句名言,而登山正是这所学校的优势传统项目。喜欢户外运动的石磊,常常听学长们讲雪山如何美丽,征服高山如何有成就感。2002年,地质大学在学生中选拔队员参加长江源头科考登山活动,石磊报了名。最后,经过优胜劣汰,石磊成为最后留下8位队员中的一员。2003年9月,石磊完成了第一次登山之旅,他的处女峰是云南哈巴雪山(海拔5356米)。本科毕业半年后,中国登山队队长王勇峰给石磊打来电话,希望他能去国家登山队做教练,于是他就拖着行李去了北京。此后,他几乎每年都要去登山。2004年7月,他成功登顶有“冰山之父”之称的新疆慕士塔格峰(海拔7506米)。2006年,他又登顶雀儿山。紧接着,又登顶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从2003年开始,石磊已经成功登顶10余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2006年,石磊重返母校,考取了中国第一个户外运动专业方向的研究生,主要研究大自然对登山及户外运动者所造成的威胁。石磊坦言,他并不是一个“有钱人”,这些年为了登顶珠峰,他花费了五六十万元,其中除了少量的商业赞助外,大部分花销都是靠自己的积蓄。

B 与本报巅峰之约却遭遇雪崩经历生死考验

石磊说,在他的记忆里,登山故事一箩筐,有不断超越极限征服一座座高峰的喜悦,有队友之间的互相鼓励、互相扶持的感动,也有伤病和失败后的痛苦,更有数度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2006年7月,石磊带队攀登四川甘孜地区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到达5100米高的地方时,一个宽大的冰川裂缝挡住去路,大概七八米深。队员们先行依次顺利通过,石磊是最后一个。当他把绳子放在八字环上在冰裂缝上速降,突然从边缘一下子重重地摔到了冰裂缝的底部。“看着幽蓝色的冰川,第一次感到死神就在身边。醒来后我躺在营地,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石磊回忆道。2012年7月9日下午,好友严冬冬在新疆西天山托木尔地区4400米冰川上下撤途中不幸遇难。2013年6月23日凌晨,一伙武装人员袭击了位于巴基斯坦北部吉尔吉特地区的南迦帕尔巴特峰大本营,好友杨春风当场遇难……最难忘的经历,是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大地震导致珠峰雪崩,石磊就在珠峰大本营,差点遇难。那次冲击珠峰的有3个山西人,除了石磊,还有太原的寇文、晋中的胡宝利,他们带着印有“山西晚报”的旗帜出发,与本报约定好若成功登顶,将把山西晚报的旗子插上世界之巅,没想到猝不及防遇上一场雪崩。石磊参加的团队有将近20人准备挑战珠峰,正在大本营进行登顶的准备工作。“中午12时,我们在帐篷里休息,突然感觉山摇地晃,第一反应就是地震。几分钟后,对面山坡夹杂着雪和石块的巨大雪崩向大本营袭来。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朝反向跑,大概跑了有十多米,雪崩已经到了我的背后,我趴在雪坡上,双手护住头,手撑起来给自己一个呼吸的空间。等我从厚厚的雪里爬起来抬起头来一看,我们的营地消失了,地上残留着帐篷破布和哀嚎的人们。”石磊回忆道,队伍中有5人在此次雪崩中遇难。由于天气条件恶劣,第二天救援直升飞机从大本营经过3次启停,终于在下午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等候的救护车将伤员们送至医院。经检查,石磊头上有一厘米左右的伤口,背部也有一厘米左右的伤口,右腿腓骨骨折。雪崩发生后,3名山西人一度失联,下落不明,在我省引发广泛关注,本报随即开始了“登珠峰的三名山西人,你们在哪儿”72小时不间断直播,并在报纸和本报官方微博微信上持续关注,搜索和他们有关的所有信息,积极联系我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寻找石磊等3位山西人的下落。之后,本报成功联系到3人,刊载的3人安全的消息和对珠峰雪崩事发时的第一人称描述,是国内媒体关于当时珠峰登山队被困人员最早最具体的信息,相关报道被新华社等权威媒体引用。作为珠峰南坡雪崩的亲历者,石磊亲眼目睹了灾难、伤痛、哀号、离别,见证了孕育着希望和梦想的珠峰南坡大本营,仅一分钟就从热闹喧哗变成哀鸿遍野。“能活着,真幸运。”石磊说,这是当时雪崩发生后队友们为数不多的交流语言。“感谢山西晚报和家乡父老对我的关心,登顶珠峰为家乡争光,也许是最好的回报。”石磊说。对石磊登山最不放心的,还是他的妻子成果和父母。经历几次险情之后,家人总是劝石磊不要再冒险了,但伤病甚至死亡的威胁并没有打败他那一颗勇攀高峰的心。如今,石磊的女儿已经7岁,每一次石磊出发,都让妻子成果倍感纠结。

C 登山许可证两年有效,过期再申请费用昂贵

珠穆朗玛峰,藏语意为“圣母”,海拔8848米,为世界第一高峰。珠峰以其“世界之巅”的美誉,更是成为世界各地登山者心目中的“圣殿”。“珠峰是一个实在自然物,更是一种精神象征。”登上珠穆朗玛峰是石磊的终极梦想,并为之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有氧、体能、心理素质……作为专业选手,虽然已经征服过多座大山,但登珠峰之行还是不容半点马虎。石磊介绍,一般业余登山爱好者至少要经过5年以上的训练才能向珠峰发起挑战,这是对生命的负责。有了登海拔5000米、海拔6000米、海拔7000米山峰的实践后,才敢于向珠峰发起挑战。2014年,冲击珠峰,初遇雪崩,失败。2015年,遇上更大的意外,失败。2015年回国之后,石磊一直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养伤并逐步开始恢复体能训练,准备再次发起挑战。石磊说:“登珠峰路线有两条,中国的北坡和尼泊尔的南坡。每年5月是一年中最有可能登顶珠峰的月份,尼泊尔成熟的商业化模式吸引了国内外不少登山者从尼泊尔攀登珠峰。登顶许可证只有两年有效期,过期再申请的费用非常昂贵,所以我选择了今年再次尝试。”4月4日,石磊第三次出发,加入2017夏尔巴高山探险珠峰南坡登山队,逐梦珠峰。对于登山者来说,每一次的出发都伴随着巨大的荣耀与危险,石磊这次珠峰攀登历经49天,每一天都成为难以磨灭的记忆。在珠峰共有5个营地,除大本营外,还有海拔5900米的C1营地、6400米的C2营地、7500米的C3营地和7950米的C4营地。“攀登珠峰并不是一鼓作气地冲顶,而是分阶段做适应性攀登。”石磊说,他们于4月17日到达海拔5200米左右的珠峰大本营。“大本营的夜色美丽却不宁静,夜夜都会有摄人心魄的雪崩声从远方传来。”石磊说,到达大本营后,首先参加了盛大的藏族煨桑仪式,为本次攀登祈福。仪式之后,夏尔巴向导协作开始向山上运送物资、建设营地,而登山者们则在昆布冰川与C1、C2、C3营地之间开始了一系列高海拔适应训练。昆布冰川素有恐怖冰川之称,是珠峰攀登事故多发地。石磊及其队友在攀登前经过严格的技术训练。24日正式通过昆布冰川,到达海拔5900米的C1营地,宿一晚,第二天向6400米的C2营地进发,夜宿C2,第三天攀登到7300米的C3营地,再宿一晚,然后逐渐下撤。5月1日回到大本营,等待天气最好的几天即“登顶窗口期”冲刺顶峰。等待天气窗口的时间显得漫长而又寂寥,在闲暇时,石磊还与中国山友们相互串门、唱国歌,和队友们在帐篷里看电影、包饺子、吃火锅,他还下厨做了一顿地道的山西刀削面请队友品尝。这些看似日常的事情,在高海拔的营地做起来却另有一番趣味。5月17日,好天气终于出现,石磊所在的队伍去往C2营地。5月21日晚7时20分许,他们从8000米的C4营地出发冲顶,大风天气给冲顶增加不少困难。珠穆朗玛峰山体呈巨型金字塔状,地形极端险峻,很多坡度大于90度,且环境非常复杂,峰顶的最低气温常年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石磊背着约20公斤左右的装备和补给越往上走,氧气含量越稀薄,而一些遇难者遗体成为触目惊心的“路标”。失足、缺氧、失温……任何一个小错都有可能把自己永远留在珠峰。石磊说,攀登珠峰不仅要具备强健的体魄和一颗勇敢者的心,更需要丰富的登山经验。“在登顶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的氧气的面罩突然结冰,这是有生命危险的,是经验让我迅速排除了故障,救了自己一命。”石磊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5月22日凌晨3时20分,经过8个多小时的努力,比预计时间缩短了4个小时,石磊成功冲顶,终于圆梦。山顶是一个仅能容纳十余个人的坡形平台,站在世界之巅,石磊思绪万千。时值半夜,天气非常寒冷,由于不断地有其他登山者上去,石磊和队友只能在山顶待十分钟左右,他手举国旗,短暂地摘下氧气面罩,让队友帮忙拍了一张照片,便赶紧下撤。天色渐亮,在海拔8700米的地方更换氧气瓶时,石磊回头望着自己走过的路心想,这次珠峰登顶,无疑是他对自己攀登生涯最好的交待,也将是永生难忘的人生经历。5月22日早上7点15分返回至C4营地,5月23日中午12点50左右下撤至大本营。休整两天之后,此次登山之旅圆满结束。石磊表示,自己是有记载的第一位登顶珠峰的山西籍人士。6月11日,石磊回到临汾,受到家乡亲朋好友英雄般的迎接。“我3次攀登珠峰的经历,送给每一个敢于追梦并为之努力的人。每往前走一步,就离梦想更近一步。珠穆朗玛峰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却不是最难攀登的山峰,所以我觉得这不算什么!我的登山活动仍然会继续,这是我毕生的追求!”石磊说。

本报记者 刘江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济佑堂本仁百消

实验室喷雾干燥机

HZS50搅拌站厂家

园林工具

灯光音响出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