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世界领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54:36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世界领先

【矿山机械产业网】“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总体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在矿产资源综合利用领域形成了一大批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技术创新成果。”在9月23日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利用论坛“先进技术方法与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分论坛上,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所长刘亚川的发言引起了与会专家和代表们的共鸣。

事实上,作为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领域权威专家的刘亚川,早在今年5月11日举行的2012中国—东盟矿业合作论坛上,就率先抛出了这样的观点,并引起了有关院士的高度赞同。时隔不到半年,刘亚川又旧话重提,再次肯定我国在矿产资源综合利用领域取得的成绩,不单单是为了澄清一些人对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情况的误读,更多的是为了让全社会尤其是业内人士正确审视当前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现状,以进一步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

国内外资源没有可比性

众所周知,矿产资源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矿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矿产资源的可持续供给是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立足国内保障矿产资源供给,对于中国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具有历史性的战略意义。要保障矿产资源供给,一靠开源,二靠节流。开源需要加大地质找矿力度,寻找更多的新资源;节流则需要最大限度地利用好现有资源,盘活呆置资源。而要真正做到“节流”,关键在于综合利用技术的发展。

然而,我国矿产资源的基本特点决定了综合利用并非易事。由于我国幅员辽阔,成矿条件复杂,加上数千年发展过程的大量消耗,矿产资源赋存形势十分严峻:一是矿产资源总量大,但人均资源严重不足,仅为世界人均资源量的58%,主要金属人均储量不足世界人均值的1/4;二是虽然资源品种基本齐全,但重要矿产严重不足,目前我国已发现171种矿产,其中,煤炭、铅、锌、稀土、钨、锡、钼、锑等40余种矿产储量排在世界前5位,而石油、铁矿、铝土矿、铜矿、铬铁矿等重要大宗矿产却大量依靠国外进口;三是由于开发利用历史长,贫矿多富矿少,我国从公元前2100年的夏代就进入青铜器时代,4000多年来消耗了大量易开采、品位高的矿产资源。

尤其是矿产资源自然禀赋差,难选矿多易选矿少这一特点,成为了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的严峻挑战。据刘亚川介绍,我国矿产难选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品位低,铁、铜、锰、铝、磷等国民经济紧缺矿产的贫矿比例分别高达97.5%、64.1%、93.6%、98%和93%,其探明储量的平均品位还不及世界平均品位的一半。其次是因为矿石性质复杂,类似“宁乡式”、“宣龙式”的鲕状赤铁矿、宜昌胶磷矿、黔西南粘土吸附型金矿、一水硬铝石这样的矿产资源在国外几乎不开发,而在我国却是重要资源。三是共生伴生矿多,我国有85%以上的有色金属矿是综合矿,共伴生铁矿约占总储量的31%,已探明的900多个铜矿中,共伴生矿的比例达72.9%。要开发这些矿产资源,如果不进行充分地综合利用,在经济上是难以实现盈利的。

“人均矿产资源的相对不足,尤其是大宗矿产品长期大量依赖进口,以及国内矿产资源的难选冶,使社会上对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充满了过高的期望,并由此对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现状产生了误解。”刘亚川眉头紧锁地说,“长期以来,社会上一直认为我国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落后,综合利用水平低,整体水平大大低于发达国家,甚至低于世界平均指标,实际上这是不客观也是不准确的。”他继续说道:“任何对比都需要建立在相同的背景之上,对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来说,矿石的入选品位越高,回收率也就越高;原矿品位越差,入选成本就越高,工艺就越复杂,成本也就越高。从总体上说,国外基本上开的是富矿和易选矿,我们开的是贫矿和难选矿,前者的选矿指标和生产成本要大大优于后者。如果硬要把二者放在一个标准下来对比,是很不科学的。”

总体技术水平世界领先

事实上,我国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水平已经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在世界上开发利用的矿产资源品位是最低的。据了解,我国铁矿的入选品位已低至10%,在澳大利亚和巴西,原矿品位低于40%的铁矿都作为废石抛弃;紫金矿业开发的金矿最低入选品位已经低至0.15克/吨,而澳大利亚金矿开发以0.63克/吨为盈亏平衡点,实际开发的品位至少在1克/吨以上;我国铜矿的最低入选品位已低至0.15%,而世界世界平均值为0.4-0.5%。同时,我国早已对鲕状赤铁矿、胶磷矿、一水硬铝石等国际公认的难选难冶的矿产资源进行了综合利用,攀枝花钒钛磁铁矿、柿竹园钨钼铋多金属矿、西藏甲马铜多金属矿、阿勒泰铜多金属矿等需要通过综合利用才能实现经济利益的多金属矿床也是世界最多。

经过几十年的持续攻关,我国在矿产资源综合利用领域也形成了一大批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技术创新成果。刘亚川掰着指头给记者算了起来:“首先,我们自主研发了大批世界首创的新工艺技术,比如,能够大幅提高磁铁矿精矿品位和回收率的磁团聚重选新工艺、能使低品位赤铁矿得到有效利用的鞍山式铁矿反浮选技术、能使铁钒钛都得到回收的攀西钒钛磁铁矿综合利用技术、以及鲕状赤铁矿脱泥反浮选技术、胶磷矿重介质选矿技术、铝土矿选矿拜耳法、铝土矿反浮选脱硅新技术、德兴铁矿部分优先快速浮选技术及药剂、柿竹园多金属矿综合利用技术、紫金矿业低品位金矿堆浸技术、短流程浮选柱选矿工艺等等;而在选矿新设备方面,我们研究开发应用了磁团聚重选机、磁筛、旋流细筛、重介质选矿机、高压辊磨机、浮选柱、等新设备;在选矿新药剂方面,我们研究开发了用于选钛、选铜、选锡、选铁、选铝土矿的大量新药剂。”

“经过中国几代甚至十几代矿业科技人员的努力,我们将不是矿的‘矿’变成了矿,所以,我们作出‘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技术总体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结论是正确的,也是毋容置疑的。”刘亚川十分坚定地说。

加强技术创新刻不容缓

“面对我国自然禀赋极差的矿产资源,现有的综合利用工艺技术依然无法使之得到充分、高效的利用。也就是说,与我国矿产资源的特殊特点以及自身的利用程度相比,综合利用仍有差距,这也是为何社会上总是认为我们水平低的根本原因。”刘亚川话锋一转:“所以,面对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和‘立足国内保障资源供给’的新要求,要使矿业经济长期健康发展,我们还存在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加强自主创新,继续攻克难关以保障矿产资源供给仍然是唯一的出路。”

事实也正如此。目前,随着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深入,整装勘查发现的深部矿的采选工艺技术、青藏高原等生态脆弱地区的矿产开发工艺技术、微细粒矿物回收利用技术亟待加强。此外,还有提高资源价值的新材料产业相对落后,先进设备不多,拥有的设备质量又普遍不高,这是我们与国外存在的重大差距。在矿山管理方面也存在着环境恶劣、尾矿库危险、重金属污染、周围植被水体破坏情况严重等问题,企业的环境保护意识亟待提高,环保措施也亟待加强。

“随着资源形势的不断紧张,对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工作的关注也在不断提高,努力提高我国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效率成为全社会的共识,这为我国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刘亚川说。

这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国家高度重视矿产综合利用技术研究,从温家宝、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的多次重要指示,到国家每年的大量资金投入,再到国务院将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列入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三大任务之一,都标志着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工作已上升为国家战略任务;二是各地政府更加重视综合利用技术发展对社会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依靠科技进步,实现矿产资源集约节约和高效利用,将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已经成为全社会和各级地方政府的迫切愿望;三是保护与合理利用资源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矿山企业的自觉行动,更加重视应用新技术新工艺解决发展问题。

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我国必须进一步突出矿产综合利用技术创新工作:加强新工艺技术在现有矿山企业的推广使用,推动行业技术进步;注重研究深部矿的选矿工艺技术、生态脆弱地区的矿产开发技术;加强新材料研发,提高资源价值;加强多力场协同设备和选择性更强的浮选药剂研发,努力提高微细粒矿物的回收率;加强矿产开发“三废”治理技术研究,推动资源综合利用效率提高和资源环境协同发展。

刘亚川最后建议,要取消在采矿权审批中允许对资源可利用性评价进行类比的作法,严格要求企业必须在认真开展采选冶工艺技术研究工作并取得科学的经济技术指标后,才能获得矿权实施开发。同时,应采取有效措施,在实施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示范项目评选和示范基地建设工作中,大力推动产学研结合机制的建立,并在地调项目和国土资源部公益性项目中加大对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技术创新的支持力度。

鹤壁西服定做

大安西装制作

大连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