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涪陵消防男神天团行走的荷尔蒙是这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0-11-23 03:14:07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  传奇的大块头“MAN”是消防车里的肌肉汉子、兰博基尼和一代宗师,这次我们探访真人版的“MAN”,消防员里的“MAN”,尽情想象,前方高能。先看图。

­  天团的夜训

­  2017中国消防员台历意外爆红日韩两国,收获大票粉丝。几乎同时,这张10个消防员的合影也在网上人气极高,10尊被刀削斧刻过的身形,在正午阳光下,爆表的荷尔蒙帅出天际,个个都是男神。

­  男神天团

­  这张照片,是在重庆涪陵消防支队特勤中队拍摄的。

­  男神炼成的秘密只有一个字

­  特勤中队大部分人都是6块冰格肌,他们私下会开玩笑说,他们中队是整个涪陵支队的颜值担当。

­  男神天团是怎么炼成的?在我零碎的常识里,漂亮的肌肉线条来自专业的健身教练、特殊配餐的蛋白粉、无盐、无油、严控热量的增肌食谱,以及肌纤维的顶峰收缩、持续紧张等科学专业的训练方式。消防员不是这样练的,但是也能达成。

­  日常训练

­  爬绳上五楼训练

­  围观群众最好奇的问题,谜底解开往往超级“无趣”。

­  特勤中队指导员范忠,可能是这个中队最瘦的人。采访的时候正逢支队月度考核,他被抽考的项目是,负重50斤10层楼计时跑。重庆四月底的正午,阳光滚烫,是一个被夏天劫夺的春天。支队大院没有10层高楼,考官随机选择了马路对面的一座居民楼的楼梯考试。

­  范忠被支队抽考负重登10楼考试

­  范忠的装备是战斗服、头盔,空气呼吸器(我们俗称的氧气瓶),两卷水带,腰带上还有消防斧、绳索。我背上的背包大约5斤,是他的十分之一。计时开始后,我跟在他后面跑,第一层爬上去看到楼标,才发现我们刚才的起点是负一楼,也就是说,这次测试,我们被迫多跑了一层。最后一层楼,我是拉着栏杆,用手把自己拖上去的,跟范忠同时到达,但是只要再多半层楼,我就会被他甩开。

­  成绩是71秒。这个成绩,在30岁年龄组里轻松过关,范忠是84年的80后。他一直想跑南滨路的重庆马拉松,连续两年没有报上名。

­  与此同时,一组10多人的集训队,在涪陵的体育场训练,他们是专门抽调的精英力量,备战5月的重庆总队运动会,也是人气照片中“肌肉天团”的主力。

­  跳绳训练

­  训练都是公开的,没有设置专门的针对具体肌肉群的目标训练,通常他们半天的训练量是:一个5000米,两个3000米,两个1500米,两个800米,4个400米。唯一特殊的是,为提高成绩,训练的时候,中长跑都是负重10斤。

­  为了提高腿部力量,他们正进行拖轮胎训练

­  其他的训练,就是我们常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高楼攀爬,救援,消防水枪、水带等装备的使用,以及拖着消防车废弃的巨型轮胎跑。我用他们的训练姿势努力拖动,试了三次,横卧在跑道上的轮胎纹丝不动,跟毫无遮挡的体育场上的烈日一样沉,一样硬,而他们,半天时间里,要在跑道上来回拖动无数次。

­  一名消防战士给起了泡的脚上药

­  一名消防战士背部在背空气呼吸器跑的时候由于大量出汗,磨破了皮。

­  中队也有小型的健身房,但实际上,除了偶尔下雨的时候改换训练课目会使用到,就只有晚上21点到22点的个人休息时间和星期六、星期天可以自己加练,其余都是“集体”训练,没有“个人”。

­  健身房进行力量训练

­  然后,以年为单位,把这个训练量,乘以300,两年后,冰格肌,人鱼线,就是附赠的surprise,不见不散。

­  这就是“男神天团”炼成的谜底,像格拉德威尔的“一万小时定律”一样简单冰冷,又坚定不移。水到渠成,是过程和结果的一体,本来人人都可以,但最终却不是人人都可以。

­  男神的日常竟然是反复做这样的事

­  2017爆红的消防员台历来自陕西消防,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曾说,练好肌肉=练好力量=保命。但是真相是,男神们的肌肉和力量,大部分其实用于你我想象不到的日常,但同时,也是你我制造的日常。

­  范忠原本是这个特勤中队的战士,考进军校,读完书,又回来。他的“日常”是“开门”。他最难忘的经历是,同一天的不同时段里,同一个人,同一间屋子,同一个门,他们被喊去开了四次,但他们还是做了,这个老人,是想找人多说说话。

­  每年的7-10月,马蜂出没频繁,中队要组织一支专门的灭杀队,早出晚归,集中捕杀。嗯,你们的男神防护服面罩头盔加持,杀虫剂打火机护法,这个工作对他们来说是大炮打蚊子,但是没办法,蚊子总要有人去打。

­  其实取钥匙,取马蜂窝并不属于消防工作职能,只是他们的一种社会服务,而这些琐碎的社会服务会占用消防员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们理论上都知道警力有限,但实际上很难从行动上把有限的公共资源和警力留给真正需要的时刻。

­  队列训练

­  男神们的另一种日常是,每周几次,要去辖区各个重点单位查看、掌握消防设施、通道等。我跟着副队长黎崎麟带的小队,去的影城、商场等人员密集区,搜集各种信息,回去绘制地形图,每一处地方要假想发生事故后,如何处置,形成预案。据了解,整个涪陵有400多家重点单位,一家都不能少。

­  而硬币的另一面很困难,它需要我们自己,在火舌没有落到脚背上的时候,也能预见那样的疼:比如,管着建筑的人,说起消防设施,一个推给另一个,每个人推给另一个的说法都是一样的:嗯,找TA,TA比较了解情况。

­  像子弹穿过时间

­  4月18日16点46分,铃声大作,我正跟随范忠上四楼。他几乎是跟着铃响同时喊了声:出警了!然后飞身向楼下跑。我在原地愣了一秒,也跟着跑。其实只跑了半层楼后,我就跟丢了,身后不断有人从房间、走廊、楼栋的各个角落里跑出来,一个一个从我身边飞扑往下,像一颗颗发射出去的子弹或者光点,连背影都瞬间消失。整个楼板都在震动。

­  一支队伍就像一个人

­  我是最后一个跑到一楼的人,慌乱中随便拉开一辆消防车副驾的门爬上去,没有哪怕一秒的时间询问和解释,车下一个半穿着战斗服的人冲上来关上车门就出发了。三台车,从警铃响起到最后一台出发,也就50多秒。

­  出发

­  消防队的要求是一分钟出警,没有四季和昼夜之分,如果有人曾埋怨消防队迟迟不到,真相是:除了报错地址,就是堵车,而堵车,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要各自买单的城市病。

­  后来才知道我挤了一号车一号指挥员黎崎麟的位置,而一号指挥车,正是传奇的“MAN”。

­  黎歧麟(左一)带队出发

­  黎崎麟去年刚从武警学院毕业,分配到涪陵支队。车上的几分钟里,他同时要做三件事:在挤了两个人的单人座位上腾挪着穿好厚重的战斗服,电话与报警人沟通准确位置、现场情况,用对讲机跟二号指挥员通报信息。

­  黎崎麟是涪陵人,城区道路就是他长大的地方,小到一条背街小巷里的具体一栋楼,他几乎都能给驾驶员下达一个准确的停车位置。起火的地方是一个老家属院,开小餐馆的夫妻炒花椒不慎起火,报警人是邻居,在路上的时候,就说火已经熄了,黎崎麟让后面两台车返回,他带一号车坚持过去看一下。

­  明火虽熄,二楼的浓烟已经飘到院子里,炒花椒的夫妻有点不好意思地支吾着说没有起火。黎崎麟查看了一下,给他们指出哪些易燃的不能靠近火源,比如一堆一次性纸杯就在燃气灶旁边堆着。这对夫妻心不在焉地应答,浓烟里都是不耐烦。黎崎麟很耐烦,他觉得只要没有人被困,受伤,死亡,心就稳了。

­  死亡曾来试探过

­  没有人被困,其实只能算心悬一半。男神、消防员也是人,谁的命都是命,都有一样的质地。

­  几个月前的深夜,一栋老居民楼配电箱电线老化起火,黎崎麟跟战友疏散住户,一家一家敲门。另一组,李旭荣和余满江在检查起火的配电箱。当时本来整栋楼都已经停电,意外是不讲逻辑和道理的,不知道是电闸的自动跳转还是供电部门的恢复供电,一瞬间,整栋楼又通电了,高温燃烧过的配电箱在瞬间电流的刺激下,一声巨响炸出一团白光。

­  余满江就站在炸出的这团白光里,李旭荣站在他身后不到一米,差不多是在光团的边缘。当了四年消防员,这是23岁的李旭荣第一次感到害怕。

­  爆炸后的瞬间,世界突然安静了,听觉被暂时麻痹,骤然炸开的白光就像人的眼睛盯着正午的太阳,一片空茫茫令人失明的雪亮。李旭荣当时觉得自己可能死了。

­  站在稍远一点的黎崎麟看到了这团白光,听到了这声巨响,这也是一个刚刚毕业的青年军官第一次在火场经历近距离的生命教育。他说他记不得当时的感受了,根本来不及感受,只是本能扑过去,想救人。

­  10多秒后,李旭荣震懵的大脑开始复苏,他能看到前面的人了,开始能听到一点微弱的声响,隔着头盔和面罩,隔着一次来了又走的死亡试探,声音和人影更显得不真实。他去拍拉前面的余满江,对方反应很迟钝,他用力把他往后拖。

­  幸运的是两人都没有大碍,听力和视力也很快恢复。已经是士官的余满江于去年11月退伍,我问李旭荣,是否有这次爆炸的潜在影响?他摇摇头:“说不清楚”。事情发生后,他们几乎没有再讨论过。除了必要的技术探讨和业务学习,消防员不太爱讨论某一次救援、灭火的具体感受,更不讨论生死。

­  “是不是有忌讳?”

­  “不是。平时要是总想着这些,被恐惧占满,就没法工作了。”

­  “出警前呢,也不想?这次出发,有可能再也回不来?”

­  “没有想过……真的是没有时间想吧。”李科璐当了四年消防员,常小风当了六年消防员,两人对这两个问题互相都看了一眼,眼神清澈。两人都是楞了一下才回答。

­  我相信他们的说法,在呼啸的警铃和滚滚落石般脚步声里,一分钟的出发时间,连闪过一个念头都是奢侈的。

­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在手机交还给个人的休息时间里,通过微信跟父母、女友说几句,也算是报一个平安,但是几乎都不谈出警,不谈工作,不谈危险。

­  休息时,他们看的书。

­  每一次对话框的刷新,就是一次确认,彼此都在,都好,像每一个晨昏一样确凿无疑。而每一次确认的重量,都与这个世界相等,分毫不差。

­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 杨帆 文/图

­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TuiGirl推女郎] 新晋内衣嫩模叶儿高清私房诱惑照

模特美女墨之舞性感私房写真

性感美胸美女龚叶轩爆乳写真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