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能集团江苏铅酸电池基地被指致村民血铅超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54:27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天能集团江苏铅酸电池基地被指致村民血铅超标

核心提示:江苏省沭阳县近几年来工业经济迅速崛起,这在当地来说是得益于政府有效、有力的招商引资条件。然而,在地方GDP增长的同时,周围的环境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

2010年12月27日,沭阳县沭城镇沭河村村民小韩指着怀抱的婴儿忧郁的对记者说:这孩子体重偏轻,我真担心与“超铅”(当地对血铅含量超标的简称)有关系。相邻的徐庄村村民中有许多人时常觉得疲劳、食欲不振、情绪烦躁(铅中毒的主要症状)等。村民们又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邻近的“天能”集团,因为从2005年以来“天能”一直都在生产铅酸电池,且厂区和生产规模不断扩大。

在进入沭阳县城的高速公路路口,迎宾大道环岛南侧一块沭阳县2010年度工业企业纳税大户名单的巨幅广告牌上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排名第一的就是浙江天能集团,法人代表张天任。

是被“陶醉”,还是被“包围”

2010年12月28日,在江苏省沭阳县经济开发区,“天能”集团南门的小吃摊前,记者与女主人,还有正在吃面条的“摩的”沈师傅聊了起来,沈师傅告诉新湘报记者,他以前曾在“天能”的装配车间干过,他说,这里的打工者,多数都干不了几年,都知道“干的时间越长,对身体越不好”。

记者问:开发区里管线整齐,说明污水回收处理的很好嘛。

沈师傅指指天能二期和四期之间的一条小河流说:污水有没有处理,谁也不好说,但这小河沟的水发黑、发臭这是明摆着。

当记者问及时令、风向不同,对异味有何的感觉时,女主人的话苦涩中夹着风趣:我们都被“陶醉”啦。

“摩的”沈师傅补充说:东南西北,一年四季哪个方向的风都有,只要有它,你往哪跑?再说,“天能”在北区有分厂,还要到七雄镇去扩建,说不定哪一天把沭阳全包围了。

记者到七雄镇暗访,验证了沈师傅的说法。负责土地监察的同志说:“天能”是来考察过,但土地指标没有批下来。

七雄镇的工业“集中区”已涉嫌违反国家关于开发区整顿、设立的相关规定,再为“天能”批地,恐怕难过政策关。

在徐庄村,村民老王回忆说:一个推销保健品的单位来村里为村民免费体检,一查吓一跳,80%人都“超铅”,有的超100,有的严重些超300多。村民在县里的几大医院都检查了,政府根本不告诉结果。

“二百多万人口的县,死几个人算什么?”

“发现铅超标了,就在家‘打一打’吊针”。

“主要是天能离村里太近了,现在的围墙离村里就一条马路和这么几颗树,相隔最远也不超过500米,污染时肯定的。”围观的村民如是说。

而和天能公司一条马路之隔的还有天能自己的天能公寓区,边上就是饮食店。

按照国家《铅蓄电池厂卫生防护距离标准》,超过10万KV/A产量的蓄电池厂,距居民区最近不能低于800米,考虑到处于其下风头,该安全距离应该更长。

匪夷所思做法的背后

沭河村村民告诉新湘报记者两个情况:一是组织村民去体检,却不给他们体检报告。二是把他们手里的化验单全部“统一”收走了。

新湘报记者问:收化验单的人是谁?村民们都说不认识,有几位是讲沭阳话的,有几位是的讲普通话,可能是有“天能”的人。

在沭阳县采访时,一位沭河村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年轻人告诉记者,他和他妈妈都在“天能”上班,而在北区有个铅冶炼项目,气味很臭,对周围的环境影响很大。但随后不愿意继续说明细节,因为怕受到企业和政府的报复,只是内行的说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比方:一个小小的纽扣电池就能污染约60万升水,相当于一个人一辈子喝的水;而一节传统含汞1号电池烂在地里,能使周边1平方米土地失去任何农用价值。

同样,在安徽省芜湖市经济开发区,在天能集团(芜湖)公司工作过的一位农民工告诉记者:在这里工作过的人要离职,都要有一个离职报告,要保证以后身体有什么事不会再找回来,主要原因就是以前有在这里打工的人得了白血病,要“天能”赔。

记者曾长达三年追踪采访过沈阳市“镉污染”事件,深知重金属对人体的危害,对可能进入“食物链”的农作物的危害。

收缴化验单,写个有保证作用的离职报告,秘密上马冶炼违规项目等等,与天能网站中所宣传的社会责任极不吻合。

12月28日,记者向浙江天能集团总部的总裁办核实关于企业去收取化验单一事,一位姓唐的总裁办人员在过问后截止记者发稿时也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回复。

高危行业对贫穷的吸引力

12月30日,在安徽省芜湖市大桥镇永丰村,村民老甘向记新湘报者介绍说:我们村除了菜园自然村几户人家,多数都搬迁了。我们对“天能”的污染感受最深,村里现在几乎没有人在“天能”干活,厂子里,六安人最多,六安比芜湖穷,为什么那些矿难死的多数是四川、河南的农民工,还不是因为家里穷。

正如老甘所言,记者在该村的出租屋里见到了在“天能”工作的六安籍农民工小丁,小丁说:这个厂一来芜湖,我就在这里干,干的好一个月能拿四千多,可才干几个月,就得了皮肤病。赚的钱还不够看病的。我这算轻的,没结过婚的女孩,根本没有来干的,都说,这里的粉尘会影响女人的生育。

在沭阳县采访时,县政府一位知情者告诉新湘报记者,他曾到过“天能”在浙江省的总部考察过,当地一位分管环保的官员酒后的“真话”是:“天能”到你们沭阳投资,长兴是减少了财税,但环保政策压力、社会稳定压力也随之减少了许多。相比浙江,苏北还是比较落后,但愿几年以后,你们那里不会发生沭阳版的“天能事件”。

贵州波形护栏板

安徽红树林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电力电缆

机械式停车设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