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布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绒布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公安局灵异冤案-(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9:01:30 阅读: 来源:绒布袋厂家

陈警官坐在旋转椅子里把脚放在办公桌上悠闲的吸着烟,案子追踪了半年终于告一段落了,公安局里面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代表上级的赞美还代表着丰厚的奖金,陈警官把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这时手机开始震动。

他接通电话劈头盖脸的就骂:“小李都说案子结了,奖金也快下来了你还疑神疑鬼什么?”

电话那边焦急的说:“陈警官我总是觉得案子有问题,我们抓住的凶手也许是被冤枉的。”

陈警官暴怒“冤枉什么,明天把嫌疑犯枪决,你想在公安局里面继续混就赶紧息事宁人,否则撤职走人。”说完陈警官挂掉了电话。

上级命令陈警官处理五年以前的一桩奸杀案,看似简单的案子中间却曲折无比,嫌疑犯躲躲藏藏简直狡猾至极,好不容易抓住了嫌疑犯,作为新警力的小李又说嫌疑犯可能是被冤枉的,陈警官自然暴怒。

第二天处决场,一个形消骨立的男子被蒙上了厚厚的眼罩,他就是嫌疑犯富多海。

他今年三十岁逃亡五年,人虽瘦但是声音出奇的大,甚至振聋发聩,他仰着天空大叫:“我不是杀人犯,我是冤枉的,我不是杀人犯,你们杀了我会遭报应的……”

陈警官戴着雪白的手套对身边的枪手说“立刻枪决”。

于是一颗早就准备好的子弹瞬间穿透富多海的心脏,他猛烈的震颤了一下,声音嘎然而止,眼罩就像被无形的手猛地拽下一样。

富多海最后的眼神紧紧的锁在陈警官的身上,甚至在倒地的那一刻都不曾闭合。

陈警官看着那一双眼睛,带有恨意还有生死不放的意味,但是当了多年警察让陈警官无比的淡定。

他走上前对着温热的尸体说:“富多海别怨我,怨你倒霉,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哪个被抢杀的犯人都这样。”

说完陈警官用手合上了富多海的双眼,他才不会被什么怨恨恐吓,他是局里面出了名的铁血手腕者。

陈警官离开了枪决现场,然而谁都不知道他离开的那一刹那富多海的尸体忽然睁开了双眼死死的盯着陈警官的背影………

日子就像流水一般,很快半年过去,富多海的案子早就成为了一个档案放在公安局的档案室,唯一对这件案子略有牵挂的大概只有小李一人吧。

小李从军五年,之后就在公安局,由于做事严谨很得上级青睐,今天小李下班后从公安局开车出来,平时到家都需要半个小时车程,而今天居然开了一个小时还在路上。

出于职业的敏感性,小李也不着急开车,他干脆把车停下来在路边看看哪里出了问题,当小李打开车门时一股凉风把小李差点掀个趔趄,奇怪,四处的树木静静的哪里有什么风啊,小李沉静的想着。

这时小李听见车底有摩擦的声音,就像被刀片划动的声音一样,奇怪太奇怪,车是静止的哪里会有问题,小李慢慢的低下头准备检查车底,这时候有一双猩红的眼睛缓缓的和小李的眼神对上,小李吓的立马弹跳起来,心往嗓子眼一提。

磨擦车底的声音仍旧不断,小李却不敢再低头,他从身上摸出一把手枪对准车底说:“你不要吓人,你赶快出来吧。”

果然,从车底爬出一只手,然后钻出一个脑袋再是身子,那个身子胸口流着血迹,他望着小李默默的笑,光是那个笑容就具有渗人的恐怖感。

小李一眼就看出来这不就是被枪决的富多海吗?小李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满满的歉疚,他在富多海死后调查过案子,他能确定富多海是被冤枉的。

此时小李居然收起抢上前握住富多海的双手说:“对不起,冤枉了你,但是我没办法,案的决策不在我这里,我为此感到十分羞愧,请你原谅我。”

富多海僵硬的四肢被小李晃动了几下,但是富多海仍旧笑看着小李,小李似乎能读懂富多海的感情,他试探的问:“凶手不是你,你只是长的像凶手对不对?”

富多海点点头。

小李问:“凶手还在潜逃没有缉拿归案对不对?”富多海又点点头。

小李问:“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想找出凶手然后让公安局提你申冤?”富多海点点头又摇摇头。

小李问:“难道陈警官知道你是被冤枉的还要杀你,你是找他复仇的?”富多海点点头。

小李问:“你死后为什么不找陈警官,他手握大权,我怕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富多海摇摇头,拿起小李的手慢悠悠的在小李手中写了一会,小李惊恐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富多海:“你的意思是杀人凶手是陈警官的儿子,由于和你很像就把你当作嫌疑人?”富多海郑重的点点头。

小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任他怎么调查也没有怀疑到陈警官的身上,想不到陈警官居然是那样的人,看起来铁面无私实则包藏祸心。

公安局今天有一件大事,省级领导过来检查,警察局里里外外列队欢迎,首当其冲的就是陈警官,小李则心不在焉的跟在身后。

没多久,几辆车停在公安局门外,都是大人物,谁都不敢怠慢,尤其是陈警官,昂首挺胸精气神特别足,迎接每个领导都卯足了热情,而除了最后一个从车里面走出的压轴领导。

那个白发苍苍但是健步如飞的领导后面跟着一个死去的人,就是富多海,但是富多海现在已经是鬼了,除了陈警官和小李,只怕没人看得见他。

富多海从一下车就望着陈警官,那眼神就和枪决时一模一样,这次还带有洞察一切事情来龙去脉的讽刺。

陈警官不怕鬼,但是他怕降职,怕声明狼藉,他更怕省级领导知道他枪决富多海的来龙去脉,如果那样他就完蛋了,此时他浑身冷汗涔涔。

那个压轴领导姓林,为了尊敬他都叫他林老,林老走近陈警官伸出手用力拍拍陈警官的肩膀夸赞道:“搞得不错,后生可畏。”

陈警官吓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他反而看见富多海也附在林老身体内拍他的肩膀,因此他一胳膊顶过去,骂道:“混蛋,鬼东西。”

而被顶的人正是林老,他一个趔趄被掀翻在地上,其他警察和领导惊呆了,陈警官也惊呆了,而富多海在笑,小李也在笑。

林老被助理扶起来,冲着陈警官叫道:“你疯了吗。”

陈警官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他赶紧上前去扶林老,富多海鬼魅的出现了,他拿着一根球杆往陈警官头上砸去,陈警官身手矫健力气惊人的夺走球杆反而砸向了林老,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没有缓口气就被陈警官砸在血泊中了。

片刻后陈警官看清楚了一切,这下得完蛋了,光天化日下亲手杀死省级领导,不是死刑是什么?

其实林老死的一点都不冤枉,看起慈眉善目,实际上人面兽心,贪污受贿过亿,小三情人成堆,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

陈警官无故击杀领导事件继续发酵,还有无名人士道出陈警官半年前冤杀富多海包庇儿子,经过查证属实,陈警官撤职择日枪决。

在行刑现场,富多海嘲笑的看着碰头垢面的陈警官,那眼神仿佛在说:“恶人下场就是这样,我变成鬼也不放过你。”

广东社区自助售货香烟售货机

天津大口径D形型管厂、课桌椅凳床管

自动电动叉砖车加气块砖运输车

河源市紫金县代写投标书公司标书怎么做

广河县东风多利卡前盘后鼓5米15厢长甲烷运输车哪里有

遇埋注浆管批发丽水天津预埋注浆管厂家

推荐济南CPVC电力管哪种型号常用

江宁区代做投标书的公司

安庆风力发电160弧形弯头铺设需要环境